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427 學會拒絕

見項大公子口氣響亮,老鴇子遲疑了一下,看看在座四人,又看看另一邊催促的公子哥兒,都是很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以她的毒辣眼力,一時也也看不出孰高孰低了。最后只得為難道:“要不,你們兩頭自行商量?或者一同使用?”
  那邊的公子走過來,隨意對這邊貌似為首的項成賢拱拱手,“在下楊川,今夜要在萬花樓招待貴人,還請幾位行個方便。”
  項成賢冷笑幾聲,能有多貴的人?比得了他們這一桌小伙伴么?拍案道:“為什么不是你們行個方便?”
  在京城混了這么久,回回遇到這種事都得低聲下氣的讓人,難得今天后面站著這么多大粗腿撐腰,腰桿必須要挺直了。
  方賢弟是今科會元、士林名流、清翰之家、地頭蛇父母官;今天剛認識的劉公子更不消說了,宰輔嫡長子的身份更是粗壯得很;至于最后一個問不出背景的小年輕,只從他那驕傲到連宰輔公子也不大放眼里的神態來看,也不是善茬。
  綜合起來不敢說打遍天下無敵手,但在這種地方大概是所向披靡不成問題的......想至此處,項大公子滿懷希冀的看了看幾位小伙伴,不知道哪一位會挺身而出,狠狠地去打對方的臉。
  不過項大公子看向方應物,方應物低頭不語,仿佛茶杯里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他是青天父母官,有誰聽說過青天逛章臺楚館的?不能不低調。
  項大公子又看向劉楓,劉公子也低頭不語。仿佛是老實巴交的好學生一動不動——他祖父去世,現在還沒出四十九日。飲酒作樂被外人發現就不爽了!
  至于那位小年輕,雖然很好奇的東張西望。但就是不出面說話——汪太監本來就是偷偷摸摸潛入京師的,自然能不出風頭就不出風頭。
  個個都有難言之隱啊!
  你們這是......項成賢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最后長嘆一聲,今天又他娘的要裝孫子了!便又聽到不明來歷的楊公子催促:“今夜敝處賓客是宰相公子,還望諸位與人方便。”
  宰相公子?項成賢與方應物對視了一眼,然后由項成賢問道:“那又如何?不知是哪家的?”對方含含糊糊的答道:“是劉相國家的。”
  眾人腦子都冒出個人來,次輔劉珝的兒子劉鎡,江湖人稱劉二公子也,喜歡出沒于花街柳巷的相國公子也就只有這位了。
  “晦氣!”方應物本來就不想久待。聞言便起身要走。他可不想再鬧出青天知縣與宰輔公子爭風吃醋的故事了,現在他是穿鞋的,就怕光腳的。
  這一伙人表面由項大公子牽頭,但實際上還是以方應物為首的,他要走,別人也就不好呆著了。楊川楊公子還算知禮,一邊說“多謝”,一邊送著他們出門。
  正走到大堂門口,迎面進來一位三十余歲的文士。衣飾華貴、神態瀟灑。楊川立即上前招呼道:“劉兄近來安好?”
  這就是楊川所說的宰相公子?幾人都不認識,方應物心頭一動,站在門口對楊川問道:“朝廷有兩個劉相國,當面的是哪位劉相國家的?”
  楊公子與有榮焉的傲然答道:“乃是文淵閣劉博野相公家的公子。”
  劉棉花的兒子?這邊廂齊齊愕然。愕然過后面面相覷,他們一伙里可是也有劉楓劉公子,應該也是劉棉花的兒子......
  方應物側過頭。不懷好意的對劉楓低聲道:“大舅哥啊,一家人要說實話。咱這老泰山......莫非還有外室私生子?”
  “盡胡說!”劉楓一口否認:“家父就我們兄弟兩個兒子,絕對不可能有外室!”
  方應物很嚴肅的問道:“當真沒有?”
  劉楓臉色黑了下來。反問道:“你很想有?”
  看來劉棉花身上沒有好戲瞧了,方應物感覺很有點小失望,又將目光轉向另一位“劉公子”。大舅哥就在身邊,二舅哥跟著老泰山回了老家,眼前這位劉家公子又是什么玩意?
  楊川顧不上給陌生人們答疑解惑了,殷勤的對“劉公子”道:“大公子請!”我靠,這邊眾人再次驚訝,不但是劉棉花家的公子,還是劉棉花家的大公子?
  正牌大公子劉楓聞言沖了上去,劈手捉住那位“劉公子”責問道:“何方小賊,膽敢冒充!”
  泥人也仍有三分火性,劉楓自己還沒怎么瀟灑過,今天卻親眼看到有人大搖大擺的假冒自己來吃花酒,能不惱火么?
  不過那人雖然是西貝貨,但并不慌忙,反而厲聲喝道:“你是何人?”楊川大汗淋漓的分開劉楓和西貝貨,連聲道:“誤會!誤會!”
  方應物出面問道:“明明就是個假貨,又有什么誤會?”
  楊川總算看出來了,這伙人里方應物才是頭目,他將方應物拉到角落里,低聲道:“這位公子器宇不凡,想必也是貴人。他只是一時好奇,借用了下名頭。”
  方應物很不可思議,“宰輔家的名頭也是可以隨意假冒借用的?與招搖撞騙何異?”楊川很為難的解釋道:“此人乃劉次輔的大公子,其實算不得冒充宰輔人家。”
  方應物愕然,是對方有毛病還是自己有毛病?劉次輔的長子出來冒充劉棉花的長子,這是什么邏輯?
  楊川很清楚方應物的疑惑,含含糊糊的說明道:“他不想留名,所以......”
  方應物忽然明白了,敢情這位次輔大公子既想出來花差花差,又出于種種顧慮不想這花街柳巷留名,同時還舍不得宰輔公子的體面和尊榮,所以就想出了冒充劉棉花家公子的主意......反正都是姓劉的,別人都稱一聲劉公子,含含糊糊也就過去了。
  不得不說,這劉次輔家的大公子真是一個奇葩,這樣的主意也能想出來!不過似乎也可以理解,大家都有難言之隱啊,他方應物眼下不也是擔心留名么?
  那邊“劉公子”不耐煩了,況且被人看穿,也就無心繼續,遙遙對著楊川道:“我先走了,改日再敘同鄉之誼!”
  楊川苦笑幾聲,轉頭問道:“閣下能識破,不知是何方高士?”在他想來,這伙人既然能識破,肯定是認識劉棉花家大公子的,那身份肯定不會太差,能結識一下也不錯。
  方應物傲然道:“詢問別人之前,不該先自報家門么?”楊川行禮道:“在下楊川,家父諱浩,現為延綏鎮巡撫。”(未完待續。。)
  ps:哭死在廁所,我的雙倍月票啊!!!!!!!我也不想斷三天啊!!!!現在感覺整個人都空了,三天不碼字,手感全無。。。擦干眼淚,找狀態奮起急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