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421 撲朔迷離案中案(下)

天色傍晚時,方應物目送項成賢與劉大舅哥離開,他最終還是沒有一同出去鬼混。至于項大公子和劉大舅哥接下來要去干什么,方應物也懶得管了,他自己家里還有兩個小別勝新婚的沒有喂飽,哪有多余的閑心可操。
  從今天的觀感來看,方應物忽然覺得這位大舅哥有點“弱”。當然如果放在平常人家,劉大舅哥還算過得去,不好不差的普通人;但作為宰相公子,他未免就有點不夠看了,跟他父親劉棉花那種頂尖人物相比較,差的更多。
  虎父犬子終究常見,念及此方應物嘆口氣,難怪在所看到過的史料中,堂堂首輔劉棉花的后人寂寂無聞,連個名字都沒留下。
  老泰山壓著兒子不讓出來做官,大概也是覺得水平不夠“出師”罷。也難怪當初劉吉身為堂堂的大學士,對自己如此不可思議的熱切,只怕為的就是“后續有人”四個字。
  感慨一番古今,方應物回了自家西院小天地。卻見兩房小妾已經置備好了一桌酒菜。美人美食,只等著自己回屋享用。
  小酌幾杯,王蘭與王瑜對視一眼,便由瑜姐兒開口道:“老爺你上任多時,什么時候將我們姐妹接過去?”
  “這個好說”方應物話說一半,忽然卡了殼。自己今天早晨時角色扮演過于投入,激情滿滿的順口裝了一次廉潔自律、不占公家一文錢便宜的清官,若轉眼間就將小妾接過去,那未免也太打臉了。
  “不急不急。過一陣子再說那破縣衙年久失修,真不如家里住著舒坦。”方應物邊想邊拖延道。
  兩女瞬間珠淚點點。輕聲問道:“莫非老爺喜新厭舊,厭煩我們姐妹二人了?”
  看著小妾們的哀怨模樣。方應物有點頭大,心里連連感慨這清官真是不好當也不知道那些江湖傳聞中的“豆腐知縣”、“青菜御史”之類同行是怎么當下去的。
  哄來哄去,方應物便覺得用嘴巴實在太麻煩了,常言道君子動手不動口,還是動手比較直接。
  所以他攬了兩女就要往床上滾,正要興致勃勃時,忽聽到婢女敲著窗戶叫道:“老爺!前面門子來傳話,說是有人送請帖。”
  方應物只想破口大罵,天都要黑了。誰這么不講究的來送什么請帖?讓婢女把請帖送了進來,展開看去,卻是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屠滽屠大人落筆,邀他今晚一晤。
  這屠滽也是浙江同鄉,與方家常有往來。前文介紹過,自從商輅、姚夔、陸瑜、鄒干等閣部大臣離開后,朝廷中的浙籍官員有點沒落,閣臣、九卿中竟然無一個浙江人,而這屠滽屠大人已經是浙江官員中最出頭的人之一了。也是科道里最高級別的浙省官員。
  所以對方應物而言,屠滽的面子不能不賣,而且方應物還隱約記得,這屠滽未來似乎也是都御使、尚書級別的高官。同時代的本省人里似乎只比謝遷小。
  一萬個無可奈何,方應物只得整頓衣冠,離開溫柔鄉。喊了方應石挑起燈籠,重新出門。大門外有人在候著。見了方應物出來,便引著方應物沿街而去。
  在路上。方應物被暮春晚風吹了幾下,頭腦清醒過來,頓時疑云泛起。
  屠滽按照江湖地位和資歷,應該與自家父親互相往來才是,怎么會直接找上自己這年輕后輩?而且為何又是傍晚了才來叫人?若非這個帶路人是見過的,方應物真要懷疑有別人騙他。
  向西北走了不到半時辰時間,天色漸漸黑了,但卻見前方滿街張燈結彩,光亮如白晝,隱隱約約有管弦絲竹之音傳入耳朵里。
  方應物停住腳步,問那帶路家奴道:“這是哪里?”那人恭敬的答道:“方大人請勿驚疑,此處乃是新開的分司胡同,就是要在此會晤。”
  所謂分司,教坊司分司也,胡同里都是什么人家,不言而喻。方應物愕然無語,前番剛正義凜然的嚴詞拒絕了項大公子的邀約,轉眼間還是晃到這花街柳巷了?
  還有,這屠滽屠大人怎么想的,召請后輩召到青樓楚館里會晤?這也太沒有正形了,時就是劉棉花也干不出這種沒節操的事兒啊。更別說屠滽還是右僉都御使這樣的風憲官,更需要格外注意品行,怎能如此不莊重?
  仿佛看出了方應物的猶豫,那帶路家奴又道:“我家老爺說了,請小方大人務必前往。”
  好罷,方應物搖搖頭,還是那句話,屠滽在浙江幫里地位特殊,面子不能不賣。他一邊走一邊東張西望的觀察四周,這不是好奇,而是擔心遇到熟人,如果看見了就躲避一下。
  繞過幾棟院落,來到一處掛著兩盞紅燈的院首,里面又套著幾個小院。另外有人領著方應物繼續向內行去。過了穿堂繞過回廊,來到后面一處內院,卻見臨水建有一棟精致廳堂。
  此時從廳堂里傳出頗為激烈的琵琶聲,方應物立足聽了聽,心里更奇怪了,他家與屠大人也算熟悉,但從未聽說過屠滽喜歡琵琶。
  方應物滿懷疑惑的進了廳內并抬眼看去,正對著他的是一扇黑墨大理石屏風,屏風下面是榻席和案幾。有位五六十歲的老者斜靠在矮塌上,身量魁偉相貌堂堂,正在全神貫注的聽著琵琶樂。在老者的斜前方不遠處,則有一名身穿紅色紗衣的窈窕女子,坐在矮墩上低頭撥弄著手里的琵琶。
  方應物仔細打量了幾眼,便隱隱約約認出這老者是誰,心里赫然大吃一驚,嘴巴幾乎合不攏。
  想不認出都難,這位老者可是朝廷里的大名人,乃左都御史、威寧伯、提督京營王越也!當初在午門獻俘大禮上,王越當著天下人的面被封為威寧伯,方應物印象很深刻。
  這叫方應物越發的驚疑不定,不是屠滽屠僉憲要請他相見么?怎么成了王越王老大人在這里?而且他與王越幾乎是素昧平生,怎的王越突然要單獨見他?這是什么狀況?
  話說回來,這王越可是一個非常極其特別敏感的人物啊
  ps:本來正糾結一章一章的發刷存在感,還是晚上人多時一次發三四章刷爆發力,現在看來頂不住了,還是一章一章的發吧,晚上再持續發兩章。另外,今天真是萬惡的黑色星期一啊,幸虧有存稿頂著,撒潑打滾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