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419 撲朔迷離案中案(上)

雖然大舅哥沒有表現出應該有的“惱怒”,但方應物也不想大談風月了,他與項成賢比較熟,話頭也容易找,很隨意的問道:“項兄如今在哪個衙門觀政歷事?選官有結果了么?”
  項成賢滿不在乎的說:“在太仆寺跑腿打雜,沒甚可說的。如今已經掛在吏部排號選官了,不過三甲功名只怕選不出什么好果子,我又不是楊廷和那樣的少年天才。
  故而我沒什么太高期待,有個中上知縣或者府推官便上任去也。要說在下的事情,那實在乏善可陳,不過朝廷最近很是有熱鬧,方賢弟可否知道內情么?”
  “我最近在縣衙全力履新,不知朝廷有什么事?”方應物問道。
  項成賢嗤聲道:“你又裝相!是裝不知道罷?你的老泰山丁憂去職,內閣有了空缺,勢必要補上,難道是不值得關心的大事么?”
  方應物恍然,內閣人數無一定之規,但自從三楊輔政后,這二三十年來漸漸穩定為三個,有時候四個。不過無論如何也不能只有兩人,劉棉花丁憂去職,內閣肯定至少要補充一個人。
  這閣老號稱宰輔,地位權勢尊貴無比,出現了空缺確實是一件大事。但方應物想了想,沒有什么頭緒,于是便做出不在意的樣子答道:“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朝廷閣老人選,你我又有何干?”
  項大公子很好奇的問道:“你不是向來消息靈通、深知內幕么?今天怎的如此遲鈍?”
  方應物沒好氣的說:“那是因為有我那老泰山在,從內閣大學士嘴里當然能獲知很多消息。現如今老泰山已經回鄉,我又能從哪里知道內幕?”當然。方應物沒說出口的消息來源還有汪太監......反正現在也派不上用場了。
  再說在真實歷史上,根本就沒有劉棉花丁憂這回事。也就更談不上有誰能在成化十七年補入內閣,方應物自然無從說起。
  因而方應物對眼下這個狀況差不多也算是一無所知。更別說爆內幕了。不過倒是有個參考,按照真實歷史軌跡,過幾年次輔劉珝會被排擠并罷官,然后有尹直、彭時入閣,聽說此二人都是萬安的黨羽。
  項成賢又想起什么說:“還有一件大事,兵部尚書陳大人上疏請辭致仕了!聽說天子不會強留,只怕兵部尚書的位置也要空缺出來。朝廷居然同時空缺一名閣老和一位尚書,這可是不多見。”
  兵部尚書陳鉞乃是著名的汪芷黨羽,他現在要致仕退休。是很好理解的。如今汪芷眼看似乎已經失去帝心,處在風雨飄搖的倒臺前夜,所以這陳尚書急流勇退,搶先辭官回鄉,總比日后被當成汪芷黨羽被收拾好。
  一位正二品尚書只要回了老家,也就沒人會追究什么了,也算是政治斗爭的潛規則。聽到此事,聯想起汪太監,方應物只能深深嘆口氣。這歷史軌跡有變的有沒變的,慣性依舊強大。
  方應物又對項成賢勸道:“如今朝廷正是多事之秋,你就老老實實選官混日子罷!不該關心的就別亂關心了,也不是你該關心的!”
  項成賢苦惱的說:“方賢弟飽漢不知餓漢饑。現在滿朝公卿中,為兄缺乏過硬門路,這官位還沒有靠譜的著落。為兄不想再顛沛流離,心里愿留在京中。如果能猜到新閣老人選。可以看看能否搭上關系,如果還是沒有門路那就聽天由命算了。”
  某大舅哥一直看著方應物與項成賢說話。忽然插嘴說:“說起此事,鄙人倒是知曉一些。”
  項成賢猛然側頭,連方應物也轉過頭來盯著劉公子。“今日有幸相見,不知閣下如何稱呼?”項成賢再次問候道。
  方應物只得透了底介紹道:“此乃我那未婚妻的長兄,劉府大公子也。”項成賢立刻抬手道:“久仰久仰!今夜得空否?教坊分司我請了,你我不醉不歸。”
  劉大舅哥有點受不了項成賢的熱情,開口道:“家父離去之前,曾經議論過去后之事。他有言道,朝中有一人,乃是名臣近親,會試第一,為人深詭多算計,善伺機攻人之短......實乃小人也。”
  項成賢聽到這些話,忍不住斜視方應物,這幾段評論連起來看,怎么看怎么像方應物,不知道劉大學士說這些作甚。
  方應物懶得搭理項成賢,若有所悟道:“老泰山說的可是彭華彭學士?”
  這彭華乃是前首輔彭時(商輅前面那個)的族弟,景泰五年的會試第一,現在是翰林院侍讀學士,是投靠萬安的死黨之一。有背景有資歷,完全具備入閣資格。
  方應物對彭華有印象,是因為在原時空的歷史中,幾年后次輔劉珝倒臺,彭華靠著萬安援引補入內閣,在史書上屬于被鄙棄的那種。難道在本時空,彭華入閣要提前了?
  劉楓點頭道:“正是此人。家父說,若他離去后,入閣之人定然是彭華,萬首輔必然也極力推舉。”
  項成賢疑問道:“徐溥老大人身為禮部侍郎兼掌院學士,聲望隆重,更具備資格,怎么能讓彭華搶到前面去?”
  對劉棉花的判斷,方應物是比較相信的,阻止了項成賢的追問,“我看以徐大人的秉性,眼下此時是不會出面入閣的。或許是不想,或許是不愿得罪萬首輔。”
  項成賢忽然就泄了氣,要是彭華入閣,那還能有什么新門路?自己依舊只能在吏部撞大運了。
  不過項大公子想起什么,忽的眼前一亮,對方應物道:“我記得上次見面時,你說過你那里的縣丞忒不是個東西,不如你想法子把他做掉,然后讓為兄我來補上如何?正所謂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方應物啼笑皆非,“你說的叫什么話?我哪有想做掉誰就能做掉誰的本事?”
  項成賢的眼神繼續滿懷期待,方應物又輕哼道:“我腦子生了毛病,才會叫你這管不住的大嘴巴到身邊來當同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