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418 各懷心思

告辭了父親,方應物當然是回到自己的小天地。在縣衙這段時間,過得簡直就像是和尚一樣素,佛也要有火,何況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人。
  進了西院大門,方應物見院中無人,掀起門簾登堂入室,卻看到王蘭王瑜兩房小妾都坐在堂屋中,面面相對神態蕭索,很是郁郁寡歡。
  方應物打趣道:“這是怎么的?為夫不過才離家上任幾日,你們就相思成這樣子了?”
  瑜姐兒白了方應物一眼,不過沒有說話,依舊手托下巴愁眉苦臉,蘭姐兒也是不停的長吁短嘆。
  方應物念頭一轉,便猜到了幾分,指著外面說:“莫不是看到那邊生了一個,你們眼熱了?”
  兩女異口同聲道:“老爺你知道就好!偏生每次到了緊要時候動輒拔將出來,也不知是什么怪毛病!別人不明內情,只怕還以為是我們不下蛋!”
  方應物拍拍胸脯道:“為夫這不是愛惜你們么?兩位娘子勿惱,命里有時終會有!不要擔心,為夫我自會加倍努力,爭取早日開花結果、子孫滿堂。對了,我看現在就是個良辰吉時......”
  方應物邊說邊摩拳擦掌,褲帶才解開一半,忽然聽到院首有人高聲喊道:“小老爺!大老爺叫你再過去,說是有客人來訪,定要你去會客!”
  靠!方應物心里罵了一聲,重新將褲帶綁上,狠狠的在兩女身上各自掏摸一把過了干癮。然后悻悻的出了院子,到東院正堂去見客。
  這次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方應物的大舅哥,也就是劉棉花家的大公子。單名一個楓字。劉家作為方家的親家,劉公子得到了消息。自然應該登門道喜,再說此時劉府沒有別人了,他這代表不來不行。
  方應物進了堂屋,卻見父親有點小局促,正不明所以時,卻見父親對自己吩咐道:“你這劉世兄來訪,仔細招待些!”隨后又見父親對劉大舅哥點點頭,然后“溜”了出去。
  方清之不走不行,實在太尷尬了。這位劉楓劉公子的歲數居然與他方清之一樣。但輩分資歷卻比自己矮了一輩......
  面對劉棉花,方清之可以瀟灑自如,以官場禮節相見,還算自在。但面對劉棉花這個沒什么功名的兒子,方清之就糾結了,實在是無禮可依。尊也不好,卑也不好,相處時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說話,只能把兒子叫出來應付。
  方應物則毫無壓力。他雖然年紀不大,但整天端著大人架子與三四五六十歲的人打交道,早就習慣了,抱拳見禮道:“大兄到訪。寒舍蓬蓽生輝。”
  劉楓擺擺手道:“都是自家人,無須多禮。我今日到此除了賀喜之外,還是為尋你而來。當初父親離京之前。說是叫我到你那縣衙里歷練,我看可以成行了。”
  方應物笑道:“大兄有意。我自然掃榻相迎,不過老泰山臨走前有所交待。大兄這七七四十九日尚未守滿?”
  劉楓嘆口氣道:“在府中枯燥無趣,不如早日出來歷練。”
  大舅哥著急,方應物知道自己攔不住,只是不明白為何如此猴急猴急的。按道理說,宰輔人家的公子哥應該壓根瞧不上區區縣衙,千般不愿萬般不肯,甚至陽奉陰違死活不去。
  沉吟片刻后,方應物只能點頭道:“既然如此,早來助我一臂之力也好。”
  兩人之間名為大舅哥與妹夫,但沒見過幾次,也并不熟悉,寒暄幾句就沒甚話可說。劉大舅哥沉默半晌,忽然開口道:“愚兄久在鄉中,雖然到京師住過幾次,但未曾見識過花國風物,聽說方賢弟風流倜儻,可否引我一游?”
  方應物愕然,沒話找話也別談這些啊,大家還沒這么熟,話題直奔下三路也太難為情了,再說你可是大舅哥,與妹夫談這些真的好么?難道是被老泰山管教拘束的太久,現在得到解放,終于壓抑不住本性了?
  亦或是故意考驗自己?想至此處,方應物便正色嚴詞道:“大兄這是哪里話?小弟我潔身自好,莫要相信謠言!”
  這時候,又從外面閃出一人,高聲道:“恭喜恭喜!”方應物看去,原來是項成賢進來了。
  這項大公子正式官職尚未定下,所以一直寄居在方應物這里沒搬走。今日他從衙門觀政回來,聽說了喜事,便過來道賀了。
  恭喜完后,項成賢左顧右看,見方清之不在屋內,只有另外一個人坐在旁邊,抱拳為禮道:“閣下面生的很,不知是何方高士?”
  方應物心有顧慮,一時沒想好如何在大舅哥和項成賢之間介紹,這完全是兩個圈子的人,混在一起未必是好事。便含糊說:“這不是外人。”
  項成賢聞言放了心,嘿嘿一笑道:“坊司胡同雖好雖妙,但地方卻在東城,吾輩來去不甚便利,不過聽說近日教坊司在西城新開了分司,占據了兩條胡同,推出了許多新鮮人。這可是你的地面,你作為東道主,不請為兄去參觀么?想必那些樓館都要賣你的面子!”
  大舅哥當面,方應物臉色很不好看,悶聲道:“胡鬧,吾輩讀書人豈可自甘墮落、留戀煙花?”
  項成賢愣了愣,嘲笑道:“嘖嘖,做了父母官兒就是不一樣了,當初你可不是如此說道的......那杭州城花魁袁鳳蕭,還有京城里杜香琴都還對你望眼欲穿。
  如今成了知縣,就開始拿腔捏調了,一張官帽兒當真能扭曲人性,叫為兄好生唏噓,世人當引以為戒乎!”
  方應物此刻恨不能把項成賢的嘴巴縫起來,回頭一定要送他一張牌匾,上面寫道“大嘴達人”四個大字!在自己正房妻室的哥哥面前大談自己的風月歷史,這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他忍不住回頭去看了幾眼劉楓,卻見這位大舅哥沒有惱怒,反而是饒有興趣,一臉艷羨向往的表情。
  對此方應物暗暗思忖,莫非此人真是個沒經歷過歡場的溫室公子?倒是可以看出老泰山家教不錯......
  可老泰山把他丟在自己身邊歷練,到底是個什么意思啊?不怕被自己“帶壞”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