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416 快刀斬亂麻(下)

方知縣只把小伯爺枷號了一個白天,并沒等大把大把說情來臨,然后便主動放人了。反正效果已經達到,與其到那時扛著說情壓力放人,還不如主動早點放了,更能彰顯自己的威權。
  與平民百姓動輒被枷號兩三天比起來,時間可以說是很短,但仍然引起了巨大反響,在京城街頭巷尾的議論中持續震蕩、不絕于耳。
  其中本案的被告苦主陳別雪得知消息后也很愕然,雖然最后他的店產被換成了南城外報國寺地方,但這官司該算是打贏了罷?
  陳別雪看得出來,這位年輕知縣挺好名的,他作為普通商人難得能與父母官拉上關系,這個結交機會不能錯過。于是陳別雪便很知趣的制作了牌匾,敲敲打打的送到縣衙,亦惹得附近百姓駐足觀看。
  只是方知縣并沒有接受,他讓身邊的婁師爺出面傳話道:“為民伸冤乃是父母官的分內事,實在算不得什么,爾等只管安居樂業去,無須節外生枝。”
  方知縣不收,陳別雪心里也是無所謂的,只要自己心意盡到并讓知縣大老爺知道了就行。只是還聽說城南要有新動作,舊報國寺地方另有大用,看來還得另擇時機走動一番。
  卻說婁天化打發走苦主陳別雪后,仍然不改憂心忡忡的模樣,尋了個空對方應物絮絮叨叨的說:“雖說這次徹底壓到了永平伯,但東主也是曲曲折折的險中求勝,不可習以為常也。
  何況還不知道有沒有后患。平白為了一個坐商去得罪伯爵,怎么看還是不值當。實在劃不來。”
  方應物心情不錯,大笑幾聲嘲弄道:“出世做官和做事哪有不得罪人的?若怕得罪人。不如辭官歸去隱居田園,那樣大概才會不容易得罪人。
  此外,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若依照你所言,那最終也就是平平庸庸的尋常官兒,無功也無過的安安穩穩混到死。你要記清楚,本官是要做青史留名的人物,不是當默默無聞的庸官!”
  見著婁天化跟不上自己思路,擔心他要拖后腿,故而方應物有意點撥。便問道:“本官問過你,歷代正直大臣多有,為何獨獨包龍圖名聲最大,得了青天美名并成為一個模范象征?”
  對此婁天化還是答不上來,這些天他沒少想過這個問題,但始終不得要領,或者說不明白東主到底想問什么。
  方應物又問道:“其實理由很簡單,故事里的包青天做得是什么官?”這個問題婁天化倒是能答上來,三歲小孩子都知道。“自然是坐在開封府大堂的。”
  方應物鼓掌回應道:“這就是了,原因便在這里面!開封府乃前朝帝都,四方賓客云集,人口稠密前所未有。街頭巷尾、酒樓店肆議論極多,消息傳遞頻繁快捷——若非條件如此得天獨厚,包龍圖如何能成名?”
  好像有點道理......婁天化轉念一想。開封府是帝都,宛平縣也是帝都。難道東主想生搬硬套包青天故事?連忙又開口勸道:“事情并非如此簡單......”
  “事情當然不是這么簡單!本官再問你,包龍圖為官多年。立朝剛正無私,觸犯權貴不少,為何一直安穩無恙?而且歷朝歷代其他正人君子多有倒霉的?”
  婁天化看出來了,東主今天是鐵了心要教訓他,便答道:“在下愚昧,實在不明其中真意,還請東主教導。”
  “經我研磨,大概有幾個原因。其一,宋代以文人治國,包龍圖本身就是名望很重的清流,甚至是標志性人物,絕非孤家寡人,朝中多有賞識者,一旦有事便能伸手相幫。其二,包青天名揚天下萬民擁戴,大概稍有動靜,民間百姓便可聚集起來響應聲援,開封府人口百萬、閑人眾多,不能不令人顧忌。
  如此動輒朝野呼應,別人要拾掇包青天談何容易,盤算其間利益得失,便知道還不如不做。尤其是在包青天成名之后,他威名赫赫,自然奸邪畏懼避讓,更不會生事,越發襯得他剛直。”
  婁天化聽完這些解讀,心里忽然比較了一番——宋代是文人治國,當今的大明又何嘗不是如此?
  那包青天是清流重臣,眼前這位方知縣出身也不差,一樣是潛力無限的清流新秀,上面亦有臂力;
  那包青天受萬民擁戴,眼前這位方知縣也在很努力的去營造這個氣氛,目前算是小有成就......去都察院的時候,不就有幾百個民眾追隨相送么。
  這么看來,東主要做稍小一號的青天,各方面基礎條件其實都已具備,唯一所欠缺的大概就是時間了。真要成了大氣候,讓別人顧忌威名敬畏三分,那這個京城附郭知縣做起來就輕松多了。
  當然,僅有志向不夠,還需要有智慧,不過東主哪里又像是沒有智慧的人?想到此處,婁天化徹底心悅誠服了,這份格局確實不是自己所能想到的。不過也好,東主要做成了青天,那他婁天化大概有機會混個“公孫策”當當......
  閑話不提,當初剛上任時,與永平伯案子一起接下的狀詞還涉及到其他一些顯貴或者太監,方知縣又揀了幾家,一一發了傳票過去。這次衙役們便沒有畏縮之感了,領了傳票便登門去傳喚。
  效果大抵不錯,雖然這幾家沒有肯放下臉面到衙門來聽審的,但也都采取了種種法子積極應對,大錯寫了文書解釋,小錯便主動改正——沒有像永平伯那般明知故犯、跋扈無禮的。
  這年頭缺智商的畢竟是少數,有永平伯這個灰頭土臉的先例在,別人不能不警醒三分。那方知縣真要是個鐵面無私的較真人物,手段毒辣又加上最近風頭強盛,自家撞上去未必就比永平伯下場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好!
  幾件事情傳揚出去,自然又讓百姓叫好,皆言建都六十年來,從未見過如方應物這般雷厲風行的知縣。如果不是方知縣上任時間太短、醞釀不夠,只怕青天之類的帽子已經戴上了。(未完待續。。)
  ps:今天又被幾個作者朋友批評最近節奏不太好,略干,過于追求細節轉折,建議來點水潤滑烘托一下,問題是。。。咋個水法?寫書這么長時間了,一直學不會穩定的灌水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