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415 快刀斬亂麻(上)

常言道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安小伯爺醒悟后的怒吼歸怒吼,但還處在看熱鬧的程度,雖然是他自己的熱鬧。
  但是兩旁的胥吏就是久在公堂的老公門,見慣了大老爺審案子,今天從頭旁觀到尾,看著方知縣唱獨角戲,端的是叫他們暗暗心驚。
  這案子的要害之處有兩個,一是縣尊隱忍多時,故意勾著安小伯爺一而再,再而三的鬧事,不知不覺之間微不足道的小事也成了致命的問題。
  二是縣尊使出的移花接木、偷梁換柱之計,直接把陳家店產和報國寺換了個位置,永平伯原本霸占店產的行為變成了強占報國寺地方。其實這個轉接比較生硬,有往永平伯頭上潑污水的嫌疑,但關鍵在于皇家認不認帳?
  以當朝太后那死命為自家人撈好處的性格,在繁華地帶有人主動為兄弟尋覓廟產,那自然求之不得、欣然納之。更何況太后居住在皇宮東北端,從北門出入到鐘鼓樓一帶很便利,把報國寺搬遷到這里自然是極其讓太后中意的。
  今上作為孝子,在這上頭自然沒有必要忤逆母親,再說今上也不是什么嚴于律己的人,所以肯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認賬了。然后,這永平伯便屈尊到縣衙來聽審了。
  從頭到尾連起來看,眾胥吏不得不贊一聲運籌精細,心里隱隱對年輕縣尊產生了敬畏感。
  方應物側頭對旁邊刑房書吏問道:“強占店產、傳喚不到、毆打命官、毀損縣衙,數罪并罰,按大明律例該當何罪?”
  書吏瞠目結舌,訥訥不能語。這些罪名加起來是很重的,充軍流放都是小意思,但犯人可是一位伯爵勛臣,他一個小吏如何敢說出口?
  方應物罵了一聲:“不學無術的蠢材”!
  又回過頭來判道:“念在是功臣之后,從輕處置,重責三十。枷號示眾一日!”在古代做官就是這點好,判罰起來自由度太大了。
  這他娘的也叫從輕處置?安小伯爺忽然悟到什么,天子雖然下詔說叫他到縣衙受審,其實就是給他和方應物一個私下里解決糾紛的機會,但方應物卻是扯起虎皮做大旗、狐假虎威的對自己下狠手!
  永平伯轉念又一想,即便方應物滿懷惡意的把自己修理了,天子大概也不會多說什么。他一個二流伯爵丟人現眼又不是皇家丟人現眼,天子自然沒什么感覺,只要事情早點結束就好。
  永平伯念及此,咬牙切齒道:“方大人須知,士可殺不可辱!”
  方知縣嗤笑一聲,嘲弄道:“你這胡作非為的紈绔也配稱是士么?今日不是你撕毀傳票的時候了?不是你毆打本縣官吏的時候了?不是你縱兵行兇毀掉縣衙前庭的時候了?”
  安小伯爺一時間啞口無言。方知縣再次下令道:“左右何在?難道叫本官親自動手么?”
  小伯爺怒喝道:“誰敢?!”
  在大堂上當班的衙役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大老爺的命令應該是聽的,但是叫他們去打一個小伯爺的板子,那就實在有點不敢動。
  關鍵時刻,還是只能靠親信,方應石大喝一聲,從角落里跳了出來。一巴掌把瘦弱的小伯爺拍倒在地上,就像上次對待永平伯府管家一樣。
  又有人主動送了水火棍到方應石手里,抬頭一看,果然還是張貴張班頭。方應石抬起水火棍,呀了一聲就要打下去,卻又發現張班頭站在旁邊一動不動,忍不住疑問道:“為何不一起動手?”
  張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抬手道:“您請。您請!”方應石撇撇嘴,重新抬起水火棍,一下又一下的打了下去。
  卻說在大堂外尚有不少還在等待的百姓,雖然聽不真切大堂里發生了什么時候,但卻都看到先前那氣勢洶洶的貴人進了大堂沒多久,便被按在地上打板子,一干百姓無不震驚的以為眼睛看錯。無論是來告狀的。還是來喊冤的,無不目瞪口呆。
  那貴人身上的朝服還沒有脫下,從式樣來看,肯定是一位不得了的人物。聽剛才吆喝應該是永平伯。
  一位伯爵就這樣被新知縣按在小破縣衙公堂上當眾行刑?這個場景,讓眾位目擊者感到人生觀都被顛覆了,他們從來沒有想象到過這樣的場景。
  然后不知挨了多少下,貴人慘叫幾聲后昏了過去,堂下觀眾不由得冒出個詭異念頭,“原來大人物挨板子時,也和吾輩小民也沒甚區別。一樣會叫,一樣會裝得昏死過去,裝的一樣很像......”
  再然后,便見有個高壯漢子提起昏倒在大堂上的貴人,拖著他一直朝外面走過來。堂外人群剛才看熱鬧,已經漸漸聚集在門口外一片地方,見狀又分開一條路,讓這高壯漢子拖著小伯爺繼續向外走。
  只聽得高壯漢子邊走邊對旁邊衙役道:“縣尊有令,將人犯枷號示眾!速速去拿枷鎖!”
  人群里又是轟然炸響,也顧不上公堂威嚴,忍不住的議論紛紛起來。一時間,連官司也顧不上打了,不由自主的跟隨著那高壯漢子朝縣衙大門走去。官司以后可以再打,但見識要錯過一次,那也許就再也看不到了。
  大門外還有幾個永平伯隨從等候,突然見到自家主人被拖著出來,無不驚愕。待要有所動作,卻見那高壯大漢捏著小伯爺吼道:“宛平縣奉詔提審永平伯,現已經伏法,誰敢劫走囚犯?想造反么?”
  于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永平伯還真被拷上了枷鎖,按在縣衙大門八字墻的墻根下,像是犯了事的平民百姓一般任由圍觀。
  頓時附近這一片百姓徹底轟動了,其實不相信傳言的人相當多,但扶老攜幼的來看過景后,驚嘆之余不能不服。受制于技術條件,半日內也就這種效果了,要是放在七百年后的網絡時代,只怕一個小時就能傳遍全國。
  與此同時,“永平伯仗勢欺人強奪店產,方知縣鐵面無私為民做主”的故事迅速發酵并成型,百姓對這種清官段子的喜聞樂見程度,猶在才子佳人卿卿我我、英雄好漢劫富濟貧之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老規矩,先補昨天的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