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413 青天與潑婦

天色蒙蒙亮,幾聲梆子響起,宛平縣縣衙仿佛從沉睡中驚醒過來。[文學吧]一片有序的騷動過后,大小胥吏上堂參見知縣,然后各自做各自的公事去。
  今天是審案日,對父母官們而言堪稱是最忙最累的日子,即便有刑房和師爺幫忙把關篩選,但仍然有很多案件需要知縣耗費心神的當堂過問。
  同時這也是最考驗知縣臨機能力、專業素質的時候,當然也是最好的塑造公眾形象、傳播口碑的時機之一。
  一般百姓接觸不到高高在上的知縣大老爺,也看不到知縣大老爺日常所作所為,只能通過半公開的公堂審案來窺其全豹。所以,幾乎所有青天的傳說都是從公堂斷案這個窗口開始的。
  今日宛平縣方知縣接受了胥吏參拜之后,似乎有點心不在焉,沒有長篇大論的講話訓誡,只是揮揮手便讓大家散了。
  然后方知縣就坐在公堂上面發呆,旁邊刑房書吏抱著案卷提醒道:“大老爺?大老爺?案卷在此,原告被告大抵也都在堂下候著了,可否開始斷案?”
  “哦,哦!”方知縣回過神來,伸脖子望了望堂外,果然看見院中跪了一地百姓,都是今日這些案子的原告被告,得了傳喚便在今日來縣衙候審。
  “叫百姓們都起身!”方知縣再次很仁慈的發話,又道:“不過暫時不審案,還要等等。”
  刑房書吏莫名其妙,不明白為什么縣尊大老爺寧可坐在公堂上浪費時間發呆,也不肯開始審理案件。
  天色逐漸從蒙蒙亮變成了旭日東升。又從旭日東升逐漸向西移動,眼看辰時就要結束。半個上午已經過去了。
  此時宛平縣衙看起來十分不正常,大堂外面站著一大片不明所以的原告被告。交頭接耳嘰嘰喳喳的也沒人管。
  大堂里當值衙役列作兩排相對而立,個個拄著水火棍打瞌睡,公案旁邊的書吏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亂翻著小案上的狀詞案卷。
  至于知縣大老爺還能神采奕奕,只是一直扯著脖子向外看,也不知道望穿秋水的等著什么。
  忽然有前面門禁連滾帶爬的上了公堂門外的月臺,口中胡亂嚷嚷著:“來了,來了!”
  公堂里的寧靜氣氛瞬間被打破了,自視為知縣心腹的張貴張班頭見著門禁實在不像個樣子,主動站在門邊呵斥道:“王老三!把話說清楚些!什么來了來了的?”
  那門禁叫道:“永平伯來了來了!渾身朝服冠帶的。就在大門外面!”
  永平伯?公堂里大小胥吏齊齊一驚,堂外百姓也停住了竊竊私語,一起注視公堂這邊。
  忽的又見到錢縣丞竄了進來,慌慌張張的叫道:“如何是好?如何是好?還請方縣尊趕緊去前面阻一阻,不然新修到一半的大門就白白浪費了!”
  方應物似笑非笑的反問道:“錢大人為何不去?”
  錢縣丞答道:“縣衙以方大人最尊,本官職小位卑,何德何能可以代表縣衙與永平伯周旋?”
  張貴張班頭掃了一眼知縣大老爺,舉起水火棍虛張聲勢的喊道:“啊呀呀!縣衙大門才修了一半,這永平伯又欺負上門了!兄弟們跟我沖!”
  隨后張班頭又殷勤的問道:“大老爺是不是要避一避?小的護送大老爺去后衙!”
  “胡說什么!”方知縣拍案大喝一聲。扔下簽子下令道:“張貴!你去大門外將永平伯捉拿進來!”
  張貴臉色立刻苦得皺成一團,囁喏道:“大老爺明鑒,小的雖不惜此身,刀山火海也敢去。但實在沒這個捉拿永平伯的本事啊。”
  方應物又喝道:“你怕什么?那永平伯不會大鬧。還不速速去拿人!”
  張貴愣了愣,大老爺這明顯是話中有話,看到方知縣的鎮靜模樣。張班頭鼓足了勇氣,揀了簽子便出門“拿”人去。
  方應物瞥了一眼錢縣丞。吩咐道:“錢大人既然來之則安之,先不要走了。站在旁邊看著!”
  站著?錢縣丞剛想抗議幾聲,但一接觸到銳利的目光,便縮了縮脖子,不敢再出聲討要座椅。
  過了片刻,堂外密集的百姓忽然仿佛被劈開潮水向兩旁涌開,中間閃現出一條道路。
  只見得永平伯安知頭戴梁冠身披朝服,昂首挺胸的登上大堂,不過臉色很不好看。這可是正牌的伯爵勛貴,難怪百姓很敬畏的閃開一條路。
  張班頭小心翼翼的跟在安伯爺后面,伸出脖子對方知縣回稟道:“大老爺!永平伯已經帶到!”
  滿堂胥吏包括堂外百姓都忍不住的嘩然,這看起來簡直不可思議。一個高高在上的勛臣怎的會乖乖的上公堂?這又不是在包青天戲文里!
  方應物嘿然笑了幾聲,喝問道:“永平伯!十天之前,本縣便送了傳票到貴府,為何時至今日才赴堂聽審?”
  安小伯爺破口罵道:“呸!你這奸賊不過是蒙混了陛下而已!”
  一說起來,安小伯爺便出奇的憤怒。今天慣例早朝,他永平伯可不是某個被罷免朝參的撲街仔,所以勤勤懇懇的上朝當擺設去。特別是最近風聲緊,隨時有可能點名,文武大臣都不敢輕易的偷懶。
  在朝會上,按照慣例是象征性的奏聞幾件事、然后下幾道事先制好的詔書,代表君臣共商國是,隨后就可以散朝了。
  誰知道第一道詔書就是給他永平伯的,全部旨意凝縮起來就一句話:“著永平伯安知赴宛平縣縣衙聽審。”
  當時安小伯爺便感到天旋地轉,渾然不知發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內幕!這一定是方應物奸賊使出陰謀詭計蒙蔽了陛下!
  其實他并不懼怕聽審,他是功臣后人,他是伯爵勛貴,他家里有太宗皇帝賜予的金書鐵券,除了天子誰也奈何不得他,更別說方應物一個小知縣!但是去衙門聽審這個過程叫安小伯爺很屈辱,這必將成為一個笑柄!
  宛平縣縣衙大堂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過比伯爵還大的顯貴上堂,搞得眾胥吏吃驚過后便面面相覷,不知所措這樣的人怎么審?
  ps:昨天網文第二輪嚴打,現代都市官場和民國歷史幾乎被無差別大屠殺,很多關系不錯的朋友中了招,書都被屏蔽掉。他們以后日子很艱難啊。晚上和他們閑聊這事,結果影響了碼字,只好今早爬補上前半章,下一半爭取下午之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