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410 難言之隱(下)

京城重要衙門布局很有講究,是像朝班位置一樣,東文西武散布在承天門的南邊。也就是說,從承天門出去,沿御道之東是六部、翰林等文臣衙門,御道之西則是五軍都督府等武官衙門。或者說,重要文官衙門大都在大興縣地面,而五軍都督府等武官衙門在宛平縣地界。
  比較特殊和例外的就是三法司了,即都察院、刑部、大理寺。這三個衙門因為性質特殊,根據風水理念全部建在了遠離皇城的西城地區,從行政區域來看也在宛平縣地面上。這對方應物的意義就是,省了不少力氣,少走許多冤枉路。
  這日一大早,宛平縣殘破的縣衙大門外漸漸聚集了一批人。應該說,縣衙大門外每天都會有很多人來來往往,但今天這批確實是與往常那些人目的不同的,他們是來捐錢重修縣衙的。
  那些家里有點閑錢的人,為了免去徭役和攤派的辛苦自然樂意捐點銀子,在京城還是有不少這樣“中產階級”家庭的。
  忽然間,那勉強支撐起作為遮掩的破門轟然倒地,然后在灰塵中有個身穿官袍的年輕官員現了身,從樣貌來看定然是最近新上任的方縣尊了。
  方知縣對著門外眾人道:“父老鄉親的拳拳之心叫本官十分感念,只要本官在任一日,定然秉公執法,還本縣境內一片青天!”
  大道理人人會說,但此時此刻有殘破的縣衙作襯托,還是很有感染力的——大明立國以來。何曾有為了平民百姓與顯貴拼到如此慘烈的強硬知縣?故而圍觀人群很捧場,齊齊高聲叫好。
  方應物對著人群拱拱手道:“今日諸位都是客。但本官不能一一道謝了,眼下要去都察院接受朝廷質詢。告辭!”
  人群里有人叫道:“我等愿與縣尊同去,向都察院老爺陳情!”
  縣衙門外動靜不小,惹得路人紛紛駐足觀看,不知不覺看熱鬧的人也與原先人群混在一起難分彼此了,倒顯得人群擴大了數倍。
  方應物朗聲答道:“本官問心無愧,朝廷自有公斷,何須勞動爾等?若因此獲罪于朝廷,無緣再做爾等父母官,甚至成了階下之囚。那也是本官的命數!”
  說罷,方知縣便在幾名隨從陪同下,昂首向西南方向進發。周圍不少百姓聽縣尊說得如此悲壯,有點不舍又不知所措,不由自主的在后面跟著,形成了一條尾隨隊伍。
  這支隊伍在街上很是醒目顯眼,走了幾里路,又有些百姓自發的加入了隊伍。再走幾里,結果隊伍倒是越來越長。畢竟平常人都有點從眾心理。等方應物走到都察院大門前時,后面已經跟著數百人了......
  伴隨在旁邊的婁天化回頭看看,嘟噥道:“東主大費周折,即便出現這個陣仗。還是沒甚用處。”
  方應物正在享受“萬民擁戴”的氛圍,被百姓捧的熱血沸騰,恨不能立刻造福一方名垂青史。聽到婁天化這不長進的話。訓斥道:“這就是......”
  婁天化迅速插嘴道:“在下知道,這就是在下為什么讀書讀不成的原因!”
  方應物心里暗暗嘀咕幾聲。什么叫粉絲經濟?什么叫互聯網思維?你這土老帽懂個屁!現在只是起步推廣階段而已。
  后世史書記載:小方相公為宛平令時,初至因觸顯貴受察。縣中奔走相告。群集塞道,父老數百相擁而至,詣于察院之外,齊稱應物賢。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走到了在都察院大門外時,抬頭望見對面也來了一只隊伍,前呼后擁煞是威風。
  及到身前,又見從對面轎子里下來一位大人物,方應物定睛一看,認出是東廠提督尚銘尚公公。這叫方應物很是吃驚,尚銘怎的親自來了?
  天子下旨,確實有“東廠坐聽”之語,這也是很常規的作法。三法司審問重要案子時,東廠作為天子耳目派人在旁邊監督并不稀奇。
  但是這用不著堂堂的廠督親自到場,只需派一個代表來就可以了。所以看到尚銘,方應石委實驚訝的很,摸不清尚公公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尚銘抬眼看到方應物,嘿然一笑,又見方應物身后尾隨大批百姓,開口道:“喲,方大人后面好生熱鬧。”
  方應物對尚銘簡單的抱拳行個禮,淡淡的答道:“百姓一腔好意,非本官愿爾。”
  隨后尚公公與方應物進了都察院,自然有小吏領著二人一直到堂上坐定。不多時,從后面進來一名緋衣高官,邊走邊客氣道:“本院有失遠迎了。”
  方應物依稀認得,此人應該是都察院右都御使戴縉,不然也不會敢自稱“本院”。
  一般時候,都察院左都御史是主持都察院的主官,而右都御使多半都是加官虛銜,比如巡撫總督加一個右都御使,代表此人是正二品欽差。
  但這幾年卻反了過來,左都御史王越武功赫赫,還因戰功封了爵,但他是文人出身又不肯放棄文臣身份,所以就很怪異的仍然兼任左都御史。
  不過王大人工作重心放在了提督京營和邊事上,都察院這邊很少光顧。因而現如今都察院名義上的當家人是右都御使戴縉,左都御史王越倒成了虛的。
  方應物暗暗想道,既然戴縉現身此地,那么今天就是由他來問話?這又叫他大吃了一驚......
  天子說讓“都察院查問明白”,那就需要都察院派人出面問話了。方應物自己只是個六品知縣,另一方永平伯雖然享受超品待遇但畢竟是二流勛臣,所以都察院派個僉都御使或者副都御使出面即可。
  也就是說,今天根本用不著都察院的主官出面,可是這正二品的右都御使居然親自來了。不過相對而言,既然東廠提督尚銘都出現了,那么都察院由正官出面也不難理解,否則未免太過于輕慢了。
  方應物瞧了瞧尚銘尚公公,又看了看戴縉戴中丞,心里越發的感到詭異了。
  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加上都察院主官右都御使,這個陣容簡直是高規格、超豪華陣容了,就為自己這個小小的六品知縣?即便算上那二流勛臣永平伯也不夠看啊!
  更讓方應物驚悚的是,從他耳濡目染和若干史書印象,尚公公和戴中丞這倆人,人品都算不上好......自己這種人品端方的人落在這個場合里,隱隱有些不妙哪。(未完待續。。)
  ps:和昨晚一樣又開始頭暈肚子惡心,難道是吃飯太急又吹了涼風?我去找個暖水袋先。。。下一章大概12點左右,如果我能不睡著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