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408 令人心寒

這日宛平縣衙從大門到前庭幾乎淪為戰場,經過永平伯調派來的軍士一番打砸,大門被拆成碎片,八字墻也塌了一個口子。雖然沒有波及到更深處的大堂、六房等要害地區,但縣衙里人心浮動,運轉幾近于癱瘓。
  在這種急需鎮定人心的時刻,縣衙首腦方知縣卻從縣衙里消失了,只帶著方應石做保鏢,微服私行悄悄溜回了家去。
  此時是傍晚時候,方清之已經從衙門里回了家,聽到兒子也進門了,父子兩人便在書房相見。
  方應物恭恭敬敬行個禮,萬分熱情的問候道:“父親大人多日不見,別來無恙乎?兒子我王命在身佐治一方,不能晨昏定省早晚孝順,心中委實難安!時時恨不能辭官歸里,侍候尊親!”
  看著自家兒子一付神情不亞于懷橘遺親、臥冰求鯉的大孝子的模樣,方清之渾身不舒服,很是不適應。
  在方清之心里,能感到兒子對自己其實不錯,只是這兒子并不善于表現出來,或者說他不善于用世俗的方式來展現。
  像方才這樣**裸的、熱情洋溢的表達,別人說出來順理成章,讀書人無論是否真孝順,都是這么說話的。但從自家兒子口中說出來,怎么聽怎么別扭。
  連續調整了幾下坐姿,方清之感到略舒適了,這才淡淡的開口道:“你有這個心就好,既然身負重任,斷然不可因私廢公,何況為父還沒老到需要有人照料的地步。”
  寒暄話說完,方應物試探道:“父親大概也聽說了,我在縣衙接了狀告永平伯的狀子,近日正盡力辦案,與那永平伯也起了沖突。”
  方清之贊賞道:“吾輩讀書人,就是要頂天立地、問心無愧!你做的不錯,正該義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
  為父借那前朝賢人文文山的正氣歌送與你,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
  方應物直勾勾的看著父親,等他老人家搖頭晃腦背誦完一遍正氣歌,仍然沒有聽到自己所要聽的。
  又等了一等,還沒有聽到自己想要的,方應物仿佛是妖怪現了原形一般,就差抱著大腿似的叫道:“爹!沒用的先別說了,兒子正要請你老人家伸出援手哇!”
  方清之斜視之,良久,輕輕地嘆口氣,眼角些許淚光一閃而過。彈指一揮間好多年了,自家這兒子終于有個當兒子的樣子了,真不容易!
  那種“無論有沒有你這個爹,我一樣能混得開”的態度真是超級令人不爽,相比之下,還是近乎抱著大腿苦苦哀求的兒子似乎比較可愛。
  壓下難以言表的暗爽,方清之貌似渾不在意的對兒子說:“你身后不是有三座大山么?為父大概只能屈居末位,怎的不去找那更管用的第一和第二去?”
  什么?方應物愣了愣,父親大人怎么知道“三座大山”這個說法的?當初也只是和項成賢閑聊時一時戲言而已啊!而且聽父親這態度,仿佛對于排第三很不滿!
  有求于父的方應物便小心翼翼的問道:“外人傳言不足為道也,父親是從哪里聽說的?”
  方清之信口答道:“你年紀輕輕便被朝廷托付一地重任,特別還是天子腳下京城附郭縣,為父很是憂心忡忡,擔心你誤了大事。
  而項成賢前來到訪時,為了寬解為父,便說了說這三座大山的事情,叫為父盡管放心。”
  交友不慎哪!方應物心里不由得暗罵幾句,項大公子真是一個大嘴巴,這話也敢說與父親聽!
  方清之擺夠了譜,過夠了癮,才悠然問道:“說罷,你到底意欲何為?”
  方應物擔心父親心思又生了變化,連忙說起正題,“那永平伯橫行霸道,連縣衙都砸了,兒子我勢微力薄,實在無可奈何,只能上疏辭官!”
  上疏辭官?方清之皺起了眉頭,連他也能看出,如果方應物被勛臣逼到上疏辭官,這就等于是一個信號,必將挑戰他們這樣文臣的敏感神經。
  土木堡之變后,文臣勢力大漲,徹底壓住了勛貴勢力,目前仍處于急劇膨脹上升的時期,斷然不肯輕易放過這種武勛欺負文官的事件。只要運作得當,掀起一次輿論風波并不難。
  而且這等于是又一次把事情捅了出去,公然擺在了朝堂上,讓朝廷做出一個選擇。效果大概和上次方應物趁著上朝時捉拿永平伯一個樣,只不過上次天子無心和了一次稀泥,把事情拖了下去。
  “然后就到父親的出手時候了!煩請父親大人聯絡同道,為兒子鳴冤叫屈!這并不難,本來兒子我就占據著道理,一切都是按規矩行事!”
  這才是方應物回家拜訪父親的真實目的,現在條件成熟了,他需要的是輿論關注,而不是大批麻木的看客!
  而若想在朝廷輿論上掀起風波,那非請父親這清流名臣出面幫忙不可。自己畢竟太年輕,在朝堂混跡日子太短,名望雖不錯但有點人微言輕,資歷太淺。
  而父親就不同了,從名聲到身份都比自己強,資歷也夠班,招呼一批翰林,聯絡一批科道或者同年同鄉什么的,形成聲勢問題不大。
  方清之忽然不動聲色的問道:“我怎么聽著,像是你引誘我黨同伐異?”方應物急忙說:“常言道,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怎么能叫黨同伐異?”
  “知道了,你就聽消息罷。”方清之抬著下巴高高在上的答應下來,然后他略有些擔心的問道:“不過之后你打算怎么辦?你有什么把握?”
  聽到父親答應了,方應物輕松起來,神態恢復了正常樣子,胸有成竹的答道:“父親大人但請放心!兒子我只需要一個契機,只要有了契機,一切都不是問題,父親只管為我造勢就好!”
  方清之聽在耳朵里,又感到不爽了,自己好像就是個工具,只需按照兒子使喚行事似的。他真有種甩手不管的沖動,但目前就這么一個兒子,又不能不管!
  想著心事時,方清之耳朵里又聽到兒子像個老太婆一樣敦敦教導:“那個,造勢重點要放在兩條,別的先不要多說。一是永平伯目前不過是一個閑散伯爵,還沒有充任實職,為何能屢屢調遣軍士私用?二是他用軍士圍攻縣衙,該視為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