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06 這是什么狀況

朝會秩序恢復了正常,與此同時,午門外發生的事情傳到了金臺上天子的耳朵里,這不可能不奏報天子。
  “方應物?當朝拿人?”朱見深愕然了一下。
  隨即天子又想起另一件事,昨天有密報說,方應物打算為了賺錢拆掉占有地利之便的報國寺,這讓母后她老人家很不高興,嘮叨了幾句。雖然方應物貌似是為了公事,宛平縣縣庫連年虧空確實也需要開源,但皇家的事情應該更重要!
  朱見深登基十七八年,對這種正直大臣的嘴臉見多了,他們常常打著“國事”的旗號,根本不拿皇家的臉面當回事!
  就像十幾年前元宵節,他出于孝心在宮中為母后多點了一些花燈,就被某位已經記不清名字的無聊翰林劈頭蓋臉的進諫切責,這方應物只不過又是一個例子而已!
  天子醒過神來,看到糾儀御史還在等著自己的旨意,便開口道:“這成何體統?免去肇事者方應物朝參!另一個是誰來著?回去閉門自省三日!”
  朝參就是朝見參拜天子,在名義上是大臣的榮耀,具體形式就是參加早朝。免朝參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對年老多病大臣的恩典,讓他省點力氣多活幾天;
  還有第二種情況,如果這位大臣年輕力壯,被判一個免朝參就是“懲罰”了,言外之意就是天子嫌棄你,暫時不想見到你,滾一邊涼快去罷!也就是說,免朝參雖然可能沒有實際意義,但可以看做政治風向......
  至少對成化天子而言,這個處罰是很恰當的。不管怎么說,方應物畢竟剛剛有恩與皇家,罷官貶職打廷杖都不合適。象征性給點處分就算了,他朱見深真是個仁慈的帝王!
  午門外方應物聽到天子降旨,嘆口氣發起呆來。他很無語。這果然是朱見深式的處事風格,不求解決問題。也不分是非對錯,只求一團和氣搗糨糊......若非在宮中這個特殊場合,出了宮去,他方應物區區一個知縣哪里還有本事抓住永平伯?
  細細計較下來,還是他方應物虧了點,被處罰以免朝參和回家閉門自省三日相比,誰輕誰重一目了然。
  前來傳旨的錦衣衛官拱拱手道:“方大人。交出牙牌,然后請出宮罷!”
  是的,既然“免朝參”了,那么方應物就沒資格進宮了。作為入宮憑證的牙牌自然也要上交。
  脖子上還套著牛皮索的永平伯安知聞言對方應物叫道:“你這狗官,還不放手!”既然方應物連入宮資格都失去,那就更沒資格在午門外抓人!
  不得不說,方應物的宛平縣知縣生涯蒙上了一層陰影。但方知縣仿佛并沒有受到影響,這日興致勃勃的把婁天化招來。詢問道:“宛平與大興同為京城附郭縣,為何宛平窮而大興富?”
  婁天化答道:“蓋因大興商戶多,宛平商戶少。”方應物拍案道:“對!無農不穩,無商不富,那為何大興商戶多?”
  婁天化又開始懷疑東主智商也出現問題了。這么簡單的問題也要問?“大興位于東城,距離通州運河方向近,自然占了地利之便,導致商家云集,縣庫入賬也更得力。”
  方應物手撫下巴,若有所思:“確實如此,那該在這上面想想法子,為本縣開源,如此才能減少虧空。”
  婁天化白了白眼,東主你是缺心眼么?這時候還不趕緊活動一番鞏固位置,關心這些暫時沒用的作甚?別連知縣都當不下去了,想什么都是白想,還有你要被調職,到了交接時候,三千兩虧空就要全靠你自己承擔了!
  如此婁天化便開口提醒道:“衙門里傳起了流言,到處都在議論,說那報國寺里有太后親弟弟,東主你力主拆廟,消息傳到宮中,已經得罪了太后!”
  方應物將注意力轉回,奇道:“胥吏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又怎么會這么快的流傳起來?”
  “在下叫張貴去打聽過了,據說這些說法是從錢縣丞那邊的門子口中傳出來的。”
  “錢縣丞?”方應物意識到什么。連連冷笑道:“先前沒看出來,原來這可不是個老實人。”
  婁天化行個禮道:“說句剖心逆耳之言,也不能完全怪錢縣丞起了心思,古人云,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東主不明其理么?”
  婁天化的言外之意就是,東主你自己把自己送進了困境,別人看到了取而代之的希望,自然就生出異樣心思。而且很順利成章,宛平縣知縣這個職務若在短期內連續劇烈變動,為了平穩過渡,就地提拔錢縣丞這個熟手為知縣也不算奇怪。
  方應物繼續冷笑:“所謂流言不止這點罷?”
  婁天化欲言又止幾番,最后下定決心開口道:“流言說東主你太年輕,只會書生氣用事,別看闖西廠、封店,拆廟這些事做得痛快,其實是兔子的尾巴長不了!
  還有說東主你惹得皇家不高興,被罷了朝參資格,而且最近永平伯要聯合京城勛貴彈劾你行事跋扈、欺凌勛臣,只怕東主你在這知縣位置上坐不長久!”
  婁天化一邊說,一邊唉聲嘆氣,為自己的前途命運擔憂起來。東主畢竟是少年心性,又驟然初掌大權,這可是一把雙刃劍,他根本把持不住。自己前前后后勸過幾次,可惜東主一意孤行......看來說不定過上幾天,自己便要重新求職了。
  方應物又將隨從王英招來問道:“你在街頭巷尾茶鋪酒肆打聽,百姓如何傳揚的?”
  王英與有榮焉的答道:“老爺與永平伯當街打了一場,又查封了永平伯的店鋪貨物,鬧得眾口紛紛,百姓皆稱贊老爺不畏強暴、力抗權貴,有古強項令之風,京師多年來,難得有老爺這般敢為民做主之人!”
  婁天化跌足嘆道:“民心有何用處?民心要有用,京城這些勛貴早就一個不剩了!”
  這時候,外面門子來稟報:“永平伯府差了管事的人到衙中求見大老爺!說是叫大老爺解了店鋪封條,賠償歸還貨物!”
  ps:
  今天翹班。。。掐指一算,諸君大概又有不少月票了!以上說笑,主要是欠了別人單章推書,但這幾天沒機會爆更新開單章,實在拖不下去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