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04 家事(下)

錢縣丞早晨出縣衙時,是被抬著出去的;下午回縣衙,也是被抬著回來的......不止錢縣丞,還有幾個受傷較重的差役也是被抬回來的,擺在了縣衙中庭醫治。
  滿衙胥吏都出來觀看,圍著竊竊私語,神色各異。方知縣也站在大堂月臺上,臉色陰沉似水。
  其實這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方應物知道永平伯這樣蠻橫慣了的世襲勛臣不會輕易善罷甘休,所以謹慎的躲在縣衙里不出去,但卻沒料到錢縣丞中大獎替自己擋了災。
  下面若不果斷處置,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威信就要渙散掉了......在實力對比上,自己有優勢有弱勢,現在需要考慮如何能最大程度的發揮出自己合法、合理、合情的優勢。
  方應物正在沉思時,忽然婁天化進來稟報道:“那狀告永平伯的陳別雪來到縣衙,說是要收回狀詞,不上告了!”
  什么?方應物大怒,若那陳別雪撤了訟,那自己豈不白忙一場還平白得罪人?自己辛辛苦苦替為民做主,要當方青天,結果這“民”竟然想半道縮卵子,把自己當猴耍么?素質也太差了!
  想至此處,方知縣吩咐道:“將他召來!本官要親自問他!”
  不多時,便見陳別雪被領進堂中,跪在臺下行禮。方應物質問道:“你為何要撤回訟詞?莫不是永平伯在私下里威脅了你?”
  陳別雪叫道:“大老爺在上,并無此事!小的心甘情愿撤回狀子。沒有別人威脅!”
  方應物拍案大喝道:“說什么混話?若無緣故,你為何要撤訟?你將官司當成了兒戲么?今日若說不出個一二三。本官定要將你治罪!”
  聽到縣尊的威脅,陳別雪臉色發苦,十分進退兩難,但不得不辯解道:“縣尊聽小的細說!縣尊與永平伯打斗了一場,鬧得滿城風雨,小的我雖心中感激,但卻實在吃不消了!小的只不過是小本經營的坐商,哪里扛得住如此風波!”
  方應物臉色緩和了下來。原來這陳別雪是因為自己與永平伯鬧得陣仗太大,他這小商人擔心夾在中間吃不住,成了遭殃的犧牲品,所以想著。
  作為小人物,陳別雪產生這種擔心是可以理解的,但理解歸理解,方知縣這時候不可能按照陳別雪的想法去做。方大人有自己的立場。哪能被人牽著鼻子走?
  所以方應物呵斥道:“多少人受了權貴欺辱但告狀無門,有冤無處申,如今有本官愿為你做主,你卻身在福中不知福!本官在此明說了,你告也得告,不告也得告!”
  陳別雪愣了愣。告狀這種事難道不是民不舉官不糾么?就是傳說中的包青天也沒聽說會逼著別人找他告狀的。
  活了三十幾年從未見過這樣的官員,陳別雪只能連連磕頭道:“還請縣尊體諒小人的難處!小人當初告狀也是一時沖動!”
  方應物冷哼一聲,所謂的刁民就是這樣!當初若自己不收狀詞,他私下里又會怎么罵自己?現在膽小了,瞻前顧后的又想溜?沒門!
  “若不識好歹。狀詞便不用撤回去了,本官直接判你誣告罪名!一介商人誣告當朝勛臣。我看判個抄家充軍大概不難罷。”
  陳別雪惶惶然,感到騎虎難下。但又一想,永平伯的威脅還只在潛意識中,方知縣的威脅卻已經"ciluo"裸展示在眼前了。在強權面前,陳別雪只能打消了撤訟的念頭,失魂落魄的起身告辭。
  “慢著!”方應物叫道。陳別雪心神不屬的問道:“不知縣尊還有什么幺蛾......不,還有何吩咐?”
  方應物指示道:“你若真想保住自己安然無恙,那現在便寫個文書與本官,自有用處!至于如何寫,本官自會告訴你!”
  天色到了傍晚,又有家里人求見,原來是奉了父親方清之的命令傳話的。“小老爺!大老爺說,今晚能否回家聽訓?”
  方應物立刻答道:“縣衙公務繁忙,千頭萬緒尚沒理清,焉得有閑?”開玩笑,誰知道那永平伯有沒有繼續派人在外面堵著,萬一出去被圍攻毆打,那丟臉就丟到家了。
  “大老爺還說了,小老爺你若勤于王事,理當鼓勵。不過也不能誤了參拜天子之禮,明日早朝須得去上。”
  什么?當知縣還得上朝?方應物把婁天化招來問道:“附郭縣官員需要上朝么?”
  婁天化撓撓頭,“順天府、宛平縣、大興縣官員雖為地面官,其實也都屬于京官,按規矩說應該去上朝。
  只是每天清晨上朝實在辛苦,又因為陛下寬仁縱容,故而這十幾年來,許多大臣都是有去有不去的,松散的很,聽說缺席半數都是常事。京城府縣官員更是樂得輕松,除非初一和節日大朝會,一般都不去朝參了。”
  聽完婁天化解釋,方應物感覺很古怪,怎么這上朝有一種上輩子大學課堂的即視感?那時候,上課缺席一半也是家常便飯,除非知道要點名或者期末劃重點。
  只能說,中華文化傳承果然源遠流長哪......另外,父親怎的忽然傳話說叫自己明天上朝?莫非是得到了內部消息,明天早朝要“點名”?
  話說回來,這還是方應物第一次正兒八經的上早朝,作為一個初哥,還是小激動了一下,當然也沒到輾轉反側的地步。還有,早朝時候似乎是一個不錯的場合......能最大限度發揮自己優勢的場合。
  一夜無話,到了日次天色還沒亮,方應物便被叫醒,然后匆匆忙忙上了轎子往南邊長安右門趕路——因為縣衙地理位置的緣故,方應物比絕大多數朝臣的路程都要遠。
  這時候應該不用擔心,那永平伯膽子再大,也不能此時動手。到了長安右門外,便看到很多其他朝臣聚集在這里,并三三兩兩的穿越城門向里面步行。
  方應物下了轎子,在城門口處登記過,便獨自隨著人流進了皇城。朝會開始之前,大臣們只能在午門外等候,其中文官在東邊,武勛在西邊。等得到號令,便分別從午門的東角門和西角門進去。
  方應物站在東邊文官人群里,但沒有拉幫結伙的搞交際,只是明亮的目光不停地往西邊武勛人群里逡巡......像是潛伏的猛獸尋找著自己的獵物。(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昨天周一,實在沒空,晚上才寫了點,因為考慮后面劇情可能會修改,所以拖到現在發。今天時間比較充裕了,應該會多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