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402 余波裊裊(下)

天色臨近黃昏,在一干路人的驚愕目光中,宛平縣衙役隊伍作為長街之戰的勝利一方,趾高氣揚的收兵回衙。方應物看著喜氣洋洋、收獲豐富的手下們,不知怎的想起了一首歌:日落西山紅霞飛......
  衙役們真是揚眉吐氣了,經此一戰后,在他們心中,率領他們合法打劫的方知縣在簡直就是神人了。不過人群中唯有婁天化憂心忡忡,在他眼里,東主作為新鮮知縣,行事實在太激進了,太極端了。
  想至此處婁天化暗暗嘆口氣,真是奇哉怪也,當初自己認識方應物時,他并不是這樣魯莽武斷的人,為何當上了知縣后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報國寺那邊稍有不順,就要叫囂直接占地拆廟;永平伯這邊稍有抵制,就徹底砸了人家的店鋪,左看右看怎么看也是二愣子的行為啊。
  難道說權力能夠輕易扭曲人性,方應物這樣一個少年人驟然成為一縣正堂父母官,在一聲聲“大老爺”中心態膨脹起來,然后迷失了自我?
  這樣下去,東主只怕干不了幾天就要被轟出京城、趕到外地去當個偏遠知縣或者推官。到那時候,自己是背井離鄉的繼續追隨,還是趁早另謀高就?婁天化不禁陷入了嚴重的糾結癥候中。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與宛平縣衙役這邊不同,永平伯派來的京營軍士作為斗毆的另一方,那可就輸的愁云慘淡了。
  回到府里將狀況稟報,頓時把小伯爺氣得三尸暴跳、七竅生煙。他生來就是含著金鑰匙的世子,二十多歲便繼承爵位,世受國恩身份尊榮,什么時候受過這種鳥氣?
  當即便張羅著再從京營找關系親近的叔伯們借幾百個士兵出來,明日就踏平宛平縣衙。如此才能出了心中一口惡氣!
  不過還好小伯爺身邊有老成的家將,當即抱著大腿攔住了小伯爺,苦苦勸道:“宛平縣雖小。但縣衙卻也是官府重地,主公若率兵圍攻縣衙。只怕要被推波助瀾的有心人去告一個造反!到了那時,祖先創下的這份家業再難保住!”
  小伯爺氣憤難平,怒道:“照你說來,他能來砸了我的店鋪,我卻不能去砸了他的縣衙?難道就沒有辦法了,任由區區一個知縣踩在頭上么?”
  店鋪與縣衙怎么能比......老家將又獻計道:“也不是沒法子,可雙管齊下。一是遣人在縣衙左右盯梢,關注那知縣出入動向伺機而動;二是聯絡勛臣親朋長輩上疏朝廷彈劾宛平縣!”
  再說方應物方知縣回了縣衙后,在二堂看了看當日公文,并沒有什么太緊急的。這時候他感到有幾分疲累。正打算退回內衙歇息,在外面守門的方應石進來稟報說有錢縣丞到訪。
  方應物暗暗納悶,這錢縣丞拜訪自己的表現可是真夠積極的,看來不單純是因為自己初來乍到的緣故。實在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只得放進來說話。
  錢縣丞進了屋。行個禮道:“前日欲設宴接風,奈何縣尊不得空,不知今夜有閑暇否?”
  方應物今天有點累,不想太折騰,便道:“你我有同僚之誼。何須過于多禮,不如只在衙中飯舍小酌暢談。”
  錢縣丞自然沒意見,連忙遣人去飯舍那里打招呼,讓廚子整治菜肴酒食。隨后方應物便與錢縣丞安步當車,來到位于縣衙西北端的飯舍。
  酒過三巡,錢縣丞壓抑不住,迫不及待的問道:“昨日縣尊去了城南巡視,又聽說縣尊意欲拆廟建市,以聚斂財源?”
  錢縣丞知道這些,方應物并不奇怪,只是奇怪錢縣丞為什么對這個好奇,點頭道:“確有此事。”
  錢縣丞便毛遂自薦道:“在下雖不才,愿代勞之。”方應物更好奇了,反問道:“本官甚為不解,你若還有話,就全說出來。”
  錢縣丞咳嗽一聲,“縣衙位在城內,又地處偏北,本為彈壓城中及西山地面而設;而近些年來,南城外卻因地利之便,生息繁衍,事務雜劇,又距離縣衙較遠,未免鞭長莫及,難以治理。”
  方應物想起自己昨天出南城所見所聞,覺得錢縣丞所言有理。何況根據后世印象,京城南邊確實人口滋生迅速,到了嘉靖朝不得不向南擴建京城城墻,將南郊包圍了進來,成為京師外城。他便又問道:“你有何良策?”
  錢縣丞干脆利落的答道:“以在下看來,本縣理當設城南分署治之,如此可收之效,彈壓地方。”
  設立分署,并遣官坐鎮?方應物知道,這種辦法并不稀奇,在一些縣情復雜或者地域廣闊的地方,縣衙不能顧及到,便經常有另建分署就近治理的。
  而且,方應物更知道,如果在外設立縣衙分署,縣衙二把手縣丞就是當然第一人選了。原來錢縣丞是起了這個心思,他若出外坐鎮分署,那起碼也是個能管事的老爺了,勝似在縣衙里混吃等死。
  錢縣丞的這個心情,方知縣是表示理解的。大明體制就是正堂集權制,知縣幾乎擁有所有縣政權力,縣丞這種佐貳官基本就是看知縣臉色打雜的,錢縣丞這樣不甘心于此的人想出去搞點實權并不奇怪。
  但是理解歸理解,有些事情是不能輕易開口的,方應物沉吟片刻沒有答話。
  錢縣丞繼續懇求道:“城外南郊村落密布,四方人流混雜,若不就近彈壓,根本難治。縣尊你居于縣衙,近于朝廷,周旋權貴,撫理百姓,上下左右庶務纏身,難免應接不暇,對城南只怕顧及不到。
  在下若前去城南治理,清理戶口、整頓賦稅、彈壓地面,可分縣尊庶政之勞,可解縣尊后顧之憂也!”
  唔......這錢縣丞言之鑿鑿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方知縣繼續沉吟,倒不是因為他貪戀權力生怕被人分走。從本性上,方應物是個抓大放小、不耐煩瑣碎事務的人,若有靠譜的人幫他承擔,那真是求之不得。
  但仍有兩點需要斟酌,第一,錢縣丞到底靠譜不靠譜?自己才與錢縣丞見過兩次面,話也沒說過多少,實在看不出此人本性;
  第二,方知縣從昨日起心中便另有謀劃,意欲在城南宣武門這一帶發展商業,以開拓縣庫財源,改變縣庫年年虧空的局面,成就自己的政績。事關自己的業績,那么對城南分署設立及人選不能不慎重幾分。
  錢縣丞做了這么多年官,自然曉得怎么破解知縣的顧慮,拍著胸脯道:“所以在下剛才說過,縣尊要城南拆廟建市,在下愿請纓前往!做成了再與縣尊談論分署之事!”
  錢縣丞這話意思很明顯,就是請縣尊用此事來考察他姓錢的!同時他也期待,在城南負責完這項大工程后,那自然也就熟悉地方了,可以順理成章、毫無滯礙的設立分署。
  方知縣拍板道:“好!就請錢大人前往報國寺負責此事!”
  “遵命!縣尊但請放心!”錢縣丞生怕反悔,忙不迭的答應下來。
  忽然,錢縣丞意識到什么,又猶疑的確認道:“是報國寺?宣武門外西南邊的那個報國寺?”
  方知縣肯定道:“不錯,正是此處。”
  錢縣丞大驚!我靠,那不是太后他弟弟出家的地方么?不要欺負他位置卑微,消息該靈通時很靈通的!那些遭瘟的衙役說話也不說清楚,只說縣尊巡視城南到了一個破廟,然后就看上破廟地方了,卻沒說明白是什么廟!
  其實也不能怪衙役,這些衙役哪里知道什么高層消息,更不知道報國寺這個小破廟有什么特殊含義。
  這時候錢縣丞的臉色苦了下來,訥訥道:“縣尊,這...這...”
  方應物擺了擺手,阻止錢縣丞說話:“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錢縣丞若能成事,本官自然也不會虧待!明日本官便調派衙役、工匠與你隨行!”
  ps:
  昨天沒想好后續,生怕還有修改,所以一直沒發,拖到今早了。今天我預感要三更啊啊啊。
  〖啟蒙書網∷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