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401 余波裊裊(上)

方知縣一聲令下,張貴在衙中吆喝一番,宛平縣縣衙緊急動員起來,頃刻之間聚集了百余各色衙役、差役,聚集在大堂到大門之間的空地上。除去在外辦公事的和看守牢獄的,基本都到齊了。
  方知縣對此效率很滿意,上任以來處處刻意的樹立權威,效果還是不錯的。又略略檢視了一遍,方知縣斥退老弱病殘,只留下了六七十個看起來健壯的,并下令道:“爾等帶上手中家什,隨本官出發!”
  以心腹自居、在旁邊狐假虎威張貴瞪大了眼睛,難道縣尊大老爺為了替他出氣,打算親自帶著強壯人馬去找永平伯府火并?
  想及此,張班頭登時熱淚盈眶,他做衙役二十年,沒有見過這么講義氣的縣太爺!一個字,仁義!
  張班頭擦去熱淚,心情激動的與大隊人馬出了縣衙大門,然后見到前面開道的人折向東去,便忍不住小跑到縣尊大轎子旁邊,小聲稟報道:“大老爺!路錯了,路錯了!”
  轎簾從內掀開,方知縣猶疑的問道:“什么路錯了?”張貴殷勤的指著西邊道:“永平伯府在縣衙西邊,不該向東去!”
  “你有毛病啊?”方知縣呵斥一聲,便放下簾子,不再與張班頭說話。
  卻說縣衙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向東去,沒走多久便遠遠地望見了鐘鼓樓,又折向北,過河進入了一條寬敞斜街。
  這條斜街可以直接通往西北德勝門,交通便利,故而街道上店鋪林立。行人亦不少。突然看到幾十名衙役“全副武裝”的出現在大街上,不禁人人側目。全然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
  張班頭也暈菜了,感到自己做心腹做得實在太失敗。竟然不知道縣尊大老爺到底想干什么。剛才好幾個熟人都偷偷問他,他什么也答不上來,真是很丟人!
  方應物下了轎子,當街負手而立,他的對面是兩家并排店鋪,門臉都很大,皆有五開間。而且這兩家店鋪用的是同一種風格的招牌,上面的店鋪名字也很近似,只不過一家叫永平綢緞。另一家叫永平當鋪。
  婁天化指著前面說:“確認無疑,這里就是那永平伯強奪的店產了。前面是沿街鋪面,后面是倉庫和掌柜伙計的住處。”
  方應物招招手,把張貴叫來,吩咐道:“傳令!查封這兩處產業!”張貴心里嘀咕幾句,不過嘴上不慢,應聲道:“得令!”
  方應物又道:“至于店中貨物,權且視為贓物,爾等扣下搬回縣衙!天大的事有本官擔著!”
  本來衙役們也都在犯嘀咕。這些胥吏誰也不是傻子,那可是伯爵的產業,有那么好搞么?
  但聽到后面這句,人群響起里一陣小小的歡呼。隨后狼奔豬突的蜂擁而上,縣尊大老爺這分明是給他們發一筆小財的機會啊!
  綢緞,那是可以直接當錢用的!當鋪。里面想必又有很多值錢玩意!撈這一把,能頂十年八年的工食銀了!縣太爺還說了。一切有他擔著!
  猝不及防,兩家店鋪的掌柜伙計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就看到如狼似虎的幾十名壯漢涌了進來,不由分說的砸爛了柜臺,直接闖進店鋪內部,然后就搶奪起貨物,動作慢點沒趕上第一波的又直接闖到后面倉庫去。若非穿著公門制服,還以為這伙人是強盜!或者說,和強盜也沒什么兩樣了。
  有幾個膽子大的伙計要阻攔,卻被連推帶踹的踩在地上,幸虧眾衙役急著扣押贓物,沒工夫動手,這才保住一條命。
  婁天化看著目瞪口呆,產生了與張貴張班頭一樣的心思,自己這心腹算是白當了!忍不住問道:“東主,這......”
  方應物并沒有回答,只是面無表情的站在街邊,看著對面店鋪里一派雞飛狗跳的場面。
  鬧鬧哄哄中,收獲極大豐富的衙役都“辦完公事”出來了,有腰間鼓囊囊的,有渾身纏滿絲綢的,又抱著一堆物事的......不過店鋪確實已經查封,“贓物”也都已經扣下。
  方知縣笑了笑,很體貼的對眾人道:“歇息片刻,然后啟程回衙。”
  此時此刻,方知縣在眾衙役眼里,那簡直是比父母還親的父母官,當了這么多年衙役,從來沒有像今日這么痛快過!從來沒見過這么霸氣的父母官!
  過了一會兒,忽然從街道遠處現出影影綽綽的一群人,雖然雜亂,但離得近了能看出來,也有三五十人。當頭有個頭目模樣的帶隊,頗顯得氣急敗壞。
  張貴張班頭立刻向知縣告刁狀:“前面那個就是永平府大管事,打了小的撕了傳票的就是這廝!”
  婁天化則皺著眉頭提點道:“以在下看來,這群人仿佛是營兵!”
  大明的公侯伯基本上就是武勛,勛貴大都要在京營和親軍十二衛擔任武職,永平伯也不例外。只不過腐化的一代不如一代,越往后期越是擺設,連營兵都快成擺設了。
  卻說這現任永平伯才二十多歲便承襲了爵位,正是年輕氣盛貪圖享受的時候。雖然他在京營掛了職務,但因為太年輕還沒有實任,不過并不影響他借用幾個士兵來干私活。
  比如今日,這位年輕的永平伯正使喚幾十個軍士在家里整修花園——對于武官而言,使用軍士當私家雜役是再常見不過的福利了。
  忽然間,永平伯得到稟報,說那有幾十人到新開的兩家店鋪那里砸場子了,氣急敗壞之下,永平伯便讓家將帶著正在修花園的軍士去救場。
  閑話不提,卻說在大街這里,宛平縣衙門眾人齊齊看向知縣,等候縣尊大老爺的指示。
  方應物冷冷的看了一眼來人,向前揮手,喝令道:“無論是誰敢干擾公務,打!不可讓贓物被搶回去!一切后果由本官擔待!”
  想想到手的豐厚“贓物”有可能得而復失,衙役們忽然產生了同仇敵愾的心理,張貴張班頭終于跟上了縣太爺的思路,帶著頭振臂高呼道:“兄弟們,殺!”
  隨后張班頭熱血上頭一馬當先,沖到街道中間,仿佛化身為評書里的絕世武將,威風凜凜宛如天神下凡一般,橫刀立馬大喝道:“宛平張貴在此!誰敢與我一戰!”
  受到張班頭強大氣場的感染,四周登時靜謐下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腳步,無數雙眼睛眾目睽睽的盯著張班頭。
  張貴獨自站在街心,前面幾步遠就是敵對的數十營兵,幾乎就是以一當百的態勢......一陣涼風吹來,他忽然打了個顫抖,扭頭對后面叫罵道:“你們這些蠢材,他娘的還不跟上!”
  在張班頭這先進典型的率先垂范下,頓時便見數十名衙役狂呼亂叫的迎著來敵沖了上去。
  正所謂兩軍相遇勇者勝,這些普通京營兵久疏戰陣,來的倉促手里家伙也不全,與氣勢洶洶、武器齊全的衙役們剛一交手,便落了下風。
  再說若論起平時生活,一般軍士都是苦哈哈,還真不如衙役過得滋潤,體格上便不如衙役雄壯,更何況這伙衙役都是方知縣挑選出來的“精銳”。
  故而幾個回合戰下來,場面簡直就是一邊倒,永平伯府派來救場的營兵短短片刻便被打得落花流水、潰不成軍,被追殺的滿街抱頭鼠竄、狼狽不堪。
  婁天化得到知縣示意后,又扯著嗓子大叫道:“見好就收!手底下輕些,不要出人命!”喊了幾下嗓子有點冒煙,只恨手頭沒有銅鑼,不然也可以來個鳴金收兵了。
  此時周邊尚有許多行人和店家,看到眼前這一幕,無不瞠目結舌。一百多衙役和營兵在繁華大街上當街鏖戰,打得一地雞毛,這絕對是大事件,年度八卦級別的火爆大事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