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400 沒文化真可怕(下)

方應物就站在殿中,瞪著性閑和尚半晌,但性閑和尚不以為意,繼續灑掃殿宇,然后坐在佛像下,手持木魚念經,南無阿彌陀佛!
  送施主一夜歡欣喜悅?一想到這句話,方應物便氣得牙癢癢,這也叫報答?有信仰的出家人精神世界自成封閉體系,用他們自己的邏輯詭辯起來就是個死循環,平常人根本插不進去。
  氣歸氣,怎奈縣太爺的威風在這兒使不出來,對這性閑和尚真是打不得也罵不得。
  方應物在珈藍殿里聽著性閑和尚念經無趣,便出去看看能否另尋蹊徑,找到了報國寺的老住持閑談。
  “性閑法師是如何來到貴寺的?”方知縣饒有興趣的問道。
  這老住持法號圓通,聽到縣太爺詢問,很殷勤的答道:“十年前,性閑重病纏身,倒在本寺門前。老衲于心不忍,便抬了他進殿,此后我佛庇佑,叫他全好了。如此性閑誠心拜在老衲座下,在本寺為僧。”
  方知縣嘆道:“看來你們師徒之間相處不錯,孰料這性閑法師竟然是東朝圣母的幼弟,這多年來你也想不到罷!只是性閑法師向佛之心堅執,不肯再沾惹紅塵,圣母欲相認而不得,為之奈何。”
  聽到這里,圓通老和尚雖然沒有說話,但也忍不住輕輕嘆口氣。方應物一邊感慨,一邊沒忘了察言觀色。見此暗想,仿佛有門兒!
  如此方應物仿佛拉起家常,循循善誘的問道:“貴寺是何時所建?是如何建起來的?”
  圓通老和尚答道:“蔽寺淵源甚久,不過文皇帝起兵靖難時候荒廢了。后由上代住持在荒野中重建廟宇,至今五十年了。”
  方應物漫不經心的問道:“荒野之中重建?可有田宅地契否?”
  圓通老和尚一時語塞。當初靖難時北平城外兵荒馬亂、十室九空,后來兵事結束。上一代老住持隨便在村居田間尋了塊空地建起寺廟。先來先得,又不曾買賣過,也沒占了別人地方,哪有什么地契?
  但老和尚轉念一想,莫非這縣太爺有意示好,要給報國寺辦一張地契文書?那樣寺廟土地就是鐵板釘釘的永產了,倒也是好事。
  如此老和尚“阿彌陀佛”一聲,坦然答道:“多年來蔽寺一直據此,實未見用到過地契。”
  “哦。”方知縣兩眼望天。想了片刻,又開口道:“常人都知道,崇文門地處要津,九門之中最富,其實我宛平縣宣武門這邊也不是不能聚財。”
  圓通老和尚本來也算是老于世故的人,但現在也徹底糊涂了,渾然不明縣太爺到底想說什么?這話題也太跳脫了罷?
  方應物沒有在意老和尚的態度,自顧自道:“據本官眼中所看,貴寺地處宣武門外。瀕臨要道,南邊直隸、西邊山西的商旅之人從陸路入京,少不得也要從旁邊過路。”
  老和尚更糊涂了,難道這方知縣想叫報國寺設卡收稅?那可真是阿彌了個陀佛!佛祖在上。干還是不干?
  “本縣財賦窘困,一直入不敷出,虧空實在不小。故而必須要有開源之舉。故而本官方才想了個打算,征收貴寺土地并在此設立集市。縣衙收取稅銀,或可稍稍彌補虧空!”
  什么!圓通老和尚大吃一驚。繞了半天圈子,不是要替報國寺辦好事,而是打算征占報國寺的土地,然后借此地賺錢!
  難怪剛才縣太爺旁敲側擊的打聽有沒有地契!若沒有地契,那就是拳頭說了算的,誰拳頭大誰就能占住!時常聽說農家開墾荒地后,但卻被權貴侵占淪為佃戶,沒想到類似的事情也要發生在本寺!
  老和尚氣得直哆嗦,質問道:“施主!這如何可以?”
  方應物站了起來,伸個懶腰道:“這有什么不可以,你腳底下不是大明的公地么?而且本官并不是找你商量來的,明天就派人前來丈量土地,然后就要拆掉廟宇,另外動工!”
  說完方知縣便揮揮袖子,帶著隨從離開了報國寺,只留下四名衙役繼續在此監視,免得那性閑法師又消失跑路。
  圓通住持直愣愣的目送縣太爺離開,原以為性閑徒弟真實身份暴露,本寺要雞犬升天了,卻沒想到招來如此一個禍害!難怪常言道,破家知縣滅門知府!
  方知縣邊走邊對婁天化道:“明日叫縣衙工房小吏帶幾個工匠,來這邊丈量一下屋舍土地。”
  婁天化一邊記下,一邊憂心忡忡的說:“東主打算翻修寺廟么?想法是好的,但縣庫里沒這份余錢了。”
  方應物斜看婁天化一眼道:“誰說要翻修?是要拆廟!”
  婁天化聞言簡直比圓通住持還要吃驚,出聲叫道:“這使不得!太后的幼弟不是在廟里么?東主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方應物冷哼一聲,“如果這性閑法師真去找太后告本官的狀,那就好了!拆一個破廟算什么大事!”
  婁天化驚愕之后細細一想確實有幾分道理,這東主做事真是不拘一格天馬行空的別出心裁
  回到縣衙,已經是午后。方應物見了見各房小吏,在后堂處置了幾樁緊急公務,便看到張貴匆匆忙忙的進了堂中。再細看,卻見張班頭衣冠不整,臉面很清晰的有一片紅腫,隱隱約約還有幾道印記。
  張貴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叫道:“大老爺要為小的做主啊!”方應物皺皺眉頭喝道:“張差役起來說話!究竟有什么事?”
  “今日早間,小的奉命去永平伯府送傳票。到了那里,卻被府里管事朝著小的臉面打了兩個巴掌,并一通亂棍趕了出來!”
  方應物并不吃驚,這事兒再正常不過了,便又問道:“那傳票呢?”
  “傳票被當場撕得粉碎。”張班頭忽然感到很委屈,自己勇于公事挨了打,縣大老爺卻只管問傳票,也太不體恤忠心耿耿的心腹下屬了!忍不住又嚎了一聲:“大老爺要為小的做主!”
  方應物揮揮手道:“知道了!這就為你做主,你先去將在衙的差役都點齊聚集起來!”(未完待續……)
  ps:今天有事,下一章晚上12點前能寫完就發,寫不完明天凌晨起床補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