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98 做啊做啊就習慣了

此時方應物心里真是追悔莫及,他真不該拿這個問題來咨詢老泰山!本來覺得老泰山歷練豐富,能幫著自己解開糾結并指出一條明路,誰知道他老人家嗅覺如此靈敏,竟然把他與汪芷的關系猜出個**不離十!
  現在可是為難了,假如要承認與汪芷的奸情,怎么都不妥當。若不點出汪芷真實性別,自己就平白背上了一個令人難堪的嫌疑?若是點出汪芷的性別,后果只怕也不會太好,再寬容的老泰山只怕也不會容忍女婿在婚前公然亂搞罷?
  假如抵死不承認有奸情,那說來說去自己都無法解釋為什么自己如此優柔寡斷了。
  按照老泰山的分析,自己根本不用猶豫什么,只管狠心踩著汪直成全自己的威望——這就是政治,有什么可猶豫的?
  “誤會?莫非老夫想岔了什么?”劉棉花猶疑的問道。
  方應物急中生智,“小婿猶豫確實另有緣故!話說小婿左右有個叫方應石的族兄,甚有勇武,可是跟隨小婿看家護實在是委屈了他。
  所以小婿有意送他補入官軍謀一個前程,當初那汪太監答應過幫忙,補他入錦衣衛。如今若翻了臉,未免前功盡棄,殊為可惜。”
  劉棉花訓道:“糊涂!孰輕孰重你分不清么?你自己若能抓住機會,還愁沒機會提挈別人?”
  “是,是,老泰山說的是。”方應物唯唯諾諾。任由劉大學士如何說都好,只要別再懷疑他與汪芷有奸情就行了。
  劉棉花疑云未去,看了看方應物。想了想方應物平常的舉動,一個會試之前都有心思去教坊司胡同喝花酒的人。應當不至于性取向有問題罷?
  反正都是快離開的人了,劉棉花也就懶得追問什么。只囑咐道:“老夫言盡于此,聽與不聽全在你自己!
  另外,老夫明日舉家南下,唯將長子留在京師。待四十九日后,便叫他去你那縣衙歷練,請你多多看顧他。”
  “老泰山放心!”方應物答應道,胸脯拍得震天響。
  從劉府告辭出來時,夜色已經深了。雖然劉府距離家里近,距離衙門遠。但是方應物知道,以父親的性子大概已經睡下,若回了家難免吵吵一番驚動全家,所以方應物還是打算直接回縣衙去。
  卻說方知縣微服而行,一路倒也無事,與長隨兼護衛方應石說說笑笑,不知不覺便到了城北宛平縣衙。
  按著規矩,天下大大小小所有衙門(包括皇宮)到了夜間必須要落鎖,四周門戶關閉隔絕內外。方應物現在回來。所看到的自然是縣衙大門緊閉。
  方應物困意上頭,對方應石吩咐道:“去叫門!回內衙便去歇了罷!”
  方應石便走上前,將木制大門拍的“砰砰”作響,不多時聽到里面有人叫道:“外面何人?”
  方應石隔著門答道:“縣尊大老爺回來了!開門放行!”但是半天卻聽不到門響。方應石又催促道:“磨蹭什么,快些快些!”
  卻又聽到里面叫道:“縣衙重地,謹防宵小。是以內外關防必嚴!夜晚落鎖之后,向來除非災情、軍情、民變、圣旨之外。絕不可開門!此為縣衙綱紀也!”
  方應石與方應物聞言愕然,面面相覷。這是哪來的秀逗人士?
  方應石氣不過,再次拍了拍大門,高聲喝道:“縣尊在此,你也不放?里面蠢貨聽好了,他娘的速速開門!”
  里面又朗聲道:“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是為玩忽職守,小人既負守夜之責,便不能做失責之人!規矩不能從小人這里壞掉!”
  方應石氣極而笑,愈發使了幾把力氣,將大門拍的震天響,早不知道驚到了多少值夜的人。
  里面一陣忙亂響動,大門被打開了,卻見張貴提著燈籠,與另外幾個人慌慌張張迎了出來,對方應物道:“大老爺恕罪!小的在里面班房打盹,卻不料門禁擋了駕!”
  方應物皺眉道:“今夜門禁是誰?”然后便見從張貴身后閃出一個年輕后生,方應物又道:“你攔著本官不許進入,膽量委實不小!難道不認得本官這張臉么?”
  那后生磕頭道:“小的不敢!只是規矩所在,落鎖之后不許放人出入”張貴一腳把這后生踢翻在地上,“規矩你個頭!縣尊大老爺也就是規矩!”
  方大老爺人困馬乏,只想早早鉆被窩睡覺,被一個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的卑微小人物攔在門口折騰半天,心里早就惱火了,開口就想把這不長眼的門禁臭罵一通。
  但話到嘴邊,方應物忽然想到,縣衙里這些胥吏多半都是老公門,平常秩序散漫的很,好不容易出現這么一個嚴守職責的正面典型,自己若還訓斥一頓,豈不更讓其他人目無紀律、放任自流了?
  想及此處,方應物張了張嘴,只得耐住性子捏著鼻子贊揚道:“這差役很不錯,年紀輕輕便知道職責重于泰山的道理,應當褒揚!”
  說罷,方知縣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門口,向后衙走去。方應石連忙跟上,小聲問道:“那不長眼的狗才殊為可惡,為何不抓起來打板子?”
  方應物長嘆道:“今夜才知,為何天子有時候對家父這樣的諍臣十分忍耐了!就如我今夜這般,是要捏著鼻子忍!”
  目送縣尊遠去,張貴回過頭來便對年輕門禁罵道:“你有毛病么?找死不是這么找的!”
  年輕門禁很委屈的說:“叔叔你說過的,這縣尊大老爺初來乍到正是主張綱紀嚴明的時候,表現的一絲不茍盡忠職守不會有壞處。”
  張貴氣得又打了一巴掌:“叫一次門你不放行,這叫盡忠職守;三番兩次叫門,你還不放行,那就是蠢豬!知道可一不可二更不可三的道理么!”
  年輕門禁捂著臉更委屈了,“可是我聽衙里劉先生講古,說到過漢代細柳營故事,那周將軍門禁嚴厲,最終得到皇帝賞識了。”
  “你他娘的聽故事只聽一半么!那周將軍性子倔,是得到皇帝賞識沒錯,但幾年后就被新皇帝搞死了!以后少聽故事!”未完待續。。)
  ps:下面有個細節拖到現在也考慮好,先過渡一下。。晚上搞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