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396 超豪華陣容

雖然婁天化不大明白方應物話里深意,但不妨礙他繼續勸阻方應物。作為一個合格的幕席,那必須要把話說完,盡到輔佐協助的責任,至于東家聽與不聽是另一回事。
  婁天化又斟酌了片刻,開口道:“東主!在下讀書不成之后,在京城也廝混了一二十年,期間也耳聞目睹的見識過一些官員,深知這強項令不好做。
  不知有多少一腔熱血的要做青天,出過風頭后最終卻折戟沉沙,能留下名聲的實在是少數。東主你出身清華之選,又是年輕有為,來日方長,何須在上任伊始冒險急進?”
  方應物呵呵幾聲,反問道:“自古以來,以不畏權貴、正直無私最有名、最成功的是誰?”
  婁天化稍加思索便答道:“若所猜不錯,應當是前朝宋的包龍圖包學士,得了青天之名,至今民間尚稱包青天。”
  方應物又問道:“為何包青天最成功的同時名氣最大?而別人始終不如他?”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仔細一想卻真不好回答。原因到底是什么?婁天化沉思半晌也不得要領。
  方應物微微一笑,去了堂中,重新審視起手中這批狀詞。又把還在冥思苦想的婁天化叫了進來,一邊問話一邊看狀詞。
  問來問去,看來看去,方應物從中揀出一份狀告永平伯強奪房產的狀子,單獨放在一邊。
  狀子是一個叫陳別雪的商人呈上來的,案情也簡單,鐘鼓樓附近有一處好地段的鋪面要出售。原告苦主也就是陳別雪的父親先買下了。但永平伯府上隨后也看中了這處鋪面,不過陳別雪父親不肯相讓。永平伯府便強行占了這處鋪面,并將陳別雪父親毆成重傷。
  此外方知縣又挑了挑。揀出一個告內官監少監家人不法的狀子,與先前狀告永平伯的那一份放在一起。
  婁天化看在眼里,暗暗點頭,這東主沒有徹底昏頭,起碼還知道揀軟柿子捏。這永平伯是公侯伯里面比較弱的一位,當家家主才二十余歲,掛著京營游擊將軍的銜頭,姻親中也沒有太強勢的。
  至于為何又挑出一個太監,婁天化就猜不透了。不過以東主的思路,想來也沒什么問題。
  完成這些事,就是正午時分,方知縣的一上午就這么過去了。在飯舍用完午膳,方應物打算小憩片刻時,前面門子來稟報:“外面有人手持東廠名帖,前來求見縣尊。”
  東廠找自己有什么事情?方應物滿腹疑團,揮揮手讓門子將人帶了進來,而自己坐在后堂花廳里等候。
  過了片刻有人進來。方應物抬眼看了看,驚得站了起來,上前迎接道:“尚公你為何到此?”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東廠提督尚銘本人。此時寬袍大袖,宛如老年文士。若非熟悉的,任是誰也想不到他是東廠提督......方應物萬萬沒想到。是尚銘本人隱姓埋名微服前來。
  尚銘答道:“有些話不便通過他人之口,所以我親自前來與你面談。”
  方應物笑了。他忽然覺得尚銘此人很有意思。前一刻可以虛張聲勢的對你嚴刑拷打,后一刻就可以委曲求全;前一刻可以高高的擺出廠公架子。后一刻就能放低身段主動登門造訪。
  想至此處,方應物主動問道:“不知尚公前來有何見教?”
  尚銘不等招呼,徑自坐下,然后才答道:“昨日孩兒們去西廠抓了韋千戶,這并非我的本意,實乃天子昨日下了手詔捉人,因而我東廠不敢抗旨,只能去將韋千戶捉拿關押。”
  方應物擺擺手道:“尚公大可不必解釋,這與我何干?”尚銘迅速接話道:“若汪公問起時,還請方大人替我分說一二。”
  原來如此,方應物恍然大悟!汪太監過去幾年囂張跋扈,在尚公公心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這次奉命抓了西廠千戶韋瑛,誰知道汪芷會不會發怒報復?
  雖然汪太監倉皇遠赴宣大,好像是故意逃出去一樣,但尚銘知道汪直這種人隨時會咸魚翻身,仍不敢掉以輕心。
  方應物明白了,尚銘很清楚自己與汪直的友好關系,所以才會把話說到自己這里,算是對著汪芷隔空喊話,解釋一下不得不為之的苦衷。
  但方應物在口頭上不會答應什么,只是裝作沒聽明白,含糊幾聲而已。
  “此外還有另一件事,須請方大人協助。”尚銘又起了話頭,“還是關于韋千戶的,聽說韋千戶曾經從宛平縣貪了三千兩銀子?”
  方應物若有所思,這尚公公如果專門為了委托自己向汪芷傳話,那就未免小題大做了,果然還是有其他目的。他故意很疑惑的說:“這是宛平縣與西廠的事情,尚公問此作甚?”
  尚銘很坦誠的說:“皇爺命我捉拿韋千戶審問,總要給皇爺一個交待,我看拿此事做文章不錯。”
  方應物又明白了,天子要殺韋瑛這條狗,東廠作為具體經辦人就要找出點借口。但韋瑛在西廠多年,手上沾惹的多是政治斗爭,這里面背后牽涉復雜,有時連天子本人都是黑手,根本不便公開出來。
  相比之下,如果以貪贓罪名來處置韋瑛,麻煩相對就少一點,又可以達到治罪的目的。就像當初天子處置自己,為了避免麻煩非要另找一個“勾結內宦”的罪名,與這次又是一個道理。
  正好在這個節骨眼上,自己去西廠要債大鬧一場,把三千兩銀子的事情傳到東廠了......想必尚公公聽說了此事,感覺是想睡覺遇到個枕頭一般的驚喜。
  如果東廠想要調查韋千戶貪贓事情,當然需要宛平縣配合了,又加上要通過方應物向汪太監解釋,故而尚銘親自登門來說事情。
  但方應物現在卻陷入了小小的糾結里......自己到底配合不配合尚公公?
  韋瑛這個人很不討喜,能坑他一把,自然是喜聞樂見的。但政治人物不能感情用事,如今汪芷遠遁,韋瑛若被治罪,只怕西廠就像多米諾骨牌一般倒掉,天子便可以順應人心的罷去西廠。若汪芷汪太監的西廠倒掉了,對自己有好處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