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90 潛伏猛獸

宛平縣方圓五十里,轄境主要是京城西半部,還有城墻外的周邊城郊地區,主要是是阜成門、西直門外的西山地區,還有山川壇(先農壇)一帶的南郊。
  當今宛平全縣賬面戶籍大約兩萬戶,理論口數不到二十萬,實際還得少一點。看著似乎與京城很不相稱,兩個京師附郭縣之一怎么可能只有這么點人?
  但是不要忘了,京城人口比例與外地不一樣。因天子戍邊,故而京師軍戶比例很高,除此之外的官員家人和太監數目也數以萬計,都不包括在宛平縣民戶里的。
  這就是方應物要上任的地方。宛平縣縣衙位于京城北部,大概位置在皇城北墻外,東邊挨著什剎海,距離方家宅院約莫十里的路程。
  如果在外地,新任知縣于黃道吉日前一天住宿于城外的驛站。到了上任當天,儀仗隊伍帶著指定數目的轎子出城去迎接,在縣城正門口有本地名流為第二波迎接隊伍,到了縣衙門口又有第三波迎接隊伍。
  整個上任儀式是極其熱鬧、隆重的,這種排場除了顯示一縣之父母的體面尊嚴外,大概還有向全城百姓宣揚新知縣到任的意思。
  可是在京城,宛平新任知縣方應物方縣尊想要這個排場?還是想都別想了。
  夜宿城外,出城迎接?他方應物腦子有病才會特意出城去折騰一趟。本地名流在縣城正門迎接?京城名流有公侯,有宰輔,讓這些人在城門迎接知縣?
  還有,宛平縣“縣城”正門理論上應該是正陽門,但這是國門象征,除非天子御用,平常并不打開,他方應物有什么膽量敢用正陽門當成自己上任儀式場所?
  所以方縣尊上任只能簡而化之了,不過比起普通京官單身匹馬去衙門報道的情況,排場還是強了不少。
  天色才蒙蒙亮,已經有一支二三十人的隊伍,簇擁著大官轎等候在方家大門外的胡同里了。
  這支隊伍自然就是由宛平縣衙胥吏雜役組成的,手持牌子、銅棍等各式什物。用具大都是擦干凈的舊貨,唯有三對高腳牌是婁天化囑咐新制的。
  第一對上面寫著“肅靜”、“肅靜”,第二對上面寫著“賜進士出身”“宛平縣正堂”,第三對上面寫著“鄉魁”、“會元”。
  這高腳牌就相當于一地父母官亮出來的公開名片,盡可能的要把自家身份和光榮歷史寫進去。
  比如這幾面高腳牌里,賜進士出身表明方應物二甲進士的最終成績,鄉魁表明方應物是本省鄉試五魁首之一,會元表明方應物是會試第一,都是方應物榮耀歷史的一部分。
  卻說這支迎接隊伍就這么在方家大門外等著,雖然沒有大聲喧嘩的,但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的不少。
  沒多久,方家大門打開了,從里面走出一位年輕俊朗的官員,頭頂烏紗帽,身穿青色官袍。
  從宛平縣衙來的幾個胥吏頭目頓時停住了交談,爭先恐后的一擁而上,在臺階下面跪倒在地,高聲道:“恭請大老爺上轎!”
  隨后其余胥吏也跟隨著前面頭目跪倒在胡同里,重復高聲道:“恭請大老爺上轎!”
  年輕官員驚愕的望了眾人幾眼,板著臉悶聲道:“你們認錯人了!”
  有個領頭的小吏頭目抬頭仔細看了看,詫異的說:“大老爺說笑了,此地明明是方府,小的來認過地方,如何會看錯?”
  此時忽然從年輕官員后面伸出一顆更年輕的腦袋,也是頭頂烏紗帽,看起來年紀更不可思議。他對著跪在地上的胥吏惡狠狠的說:“你們就是認錯人了!”
  然后,許多胥吏都已經認識的婁天化婁先生慌里慌張從大門里躥了出來,“前面這是老太爺方大人方編修!后面這個才是縣尊!”
  宛平縣眾胥吏此刻都有暈菜的感覺,他們知道新知縣是一個歲數不大的官員,剛才看著先出來的那位老爺身穿青色官袍,樣貌還算年輕,就認成是縣尊了,原來卻是縣尊他爹,還是翰林老爺。
  后面冒出來的縣尊真身更年輕,這一家子都是文曲星下凡么?要怪,就怪六品和七品官袍是一樣的原因罷......猛然見到一個還真不好分辨。
  這一小插曲沒有太影響到什么,方清之負手而去,方應物站在門廊上正式接受下屬拜見。二三十人再次一起跪倒高聲道:“恭請大老爺上轎!”
  呼喝聲回響于胡同里,叫方應物心神蕩動幾下。他扭頭對婁天化道:“今日才知,為何正堂父母官易生驕矜跋扈之氣也,當引以為戒!”
  此后方知縣讓下屬們起身,然后就下了臺階去上轎。他抬眼又看到了在轎子前方分兩列打起的六面高腳牌,再看看上面的大號字體,感到實在醒目,便對婁天化問道:“這會不會有點太過?”
  婁天化連忙上前開口道:“不過分不過分!這又不是虛構亂編的名號,有何不可?正是要向全縣百姓顯揚東主你的功業,所謂教化人心也。”
  隨后婁天化又嘖嘖稱羨道:“話說回來,東主這些出行儀牌絕對是大明地方父母官里的第一號,天下大概無出其右者。”
  方應物疑惑道:“什么第一號,這是何意?”
  婁天化與有榮焉的解釋道:“在天下府州縣里,能同時打出會元、賜進士出身、鄉魁的親民官還能有何人?東主你是獨一份!”
  方應物微微愕然,好像確實是這么一回事......習慣上京官為貴,比鄉試第三名、會試第一名、殿試第十一名這個成績更好的人,選官時絕對不可能去當知縣的,至少目前沒聽說過。
  也就是說,在當前天下一千多個州縣正堂里,出身絕對不可能有比自己更高檔的,所以自家這幾面高腳牌堪稱是目前最豪華的頂配。除非哪天有三鼎甲想不開了,被羞辱性的發落為知縣,打出狀元知縣之類的牌子。
  婁天化又拍馬道:“無論從出身說,還是從京城附郭縣的地位說,東主你肯定是名符其實的天下第一知縣。”
  天下第一......知縣?方應物啞然失笑,前面四個字很好,后面兩個字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