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39 方解元的八卦

方應物回到上花溪村時,天色已經是傍晚了。他迎著夕陽,拖著長長的影子,轉過山坡后,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一片人群。全族男女老少百余人都聚集村口,一個不少一個不差,但個個神色興奮,互相熱烈的說著各種話兒。好像是過節一樣,只有最熱鬧的節日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有眼尖的人瞅見方應物出現在山路上,高叫一聲:“秋哥兒回來了!”人群齊刷刷的冷了場,屏息斂聲,一起向方應物看去。
  皆是同村同族,方應物基本上都很熟悉,大體上也知道各自性格,有的溫和、有的急躁、有的大度、有的小氣、有的勤勞、有的懶惰......
  但是在此時,方應物發現,所有人面對他的神情仿佛都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模一樣,沒有什么差別。
  好像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自然而然的將上花溪村區分為兩種人,一種人是方應物,其他人都只是第二種。
  看來報喜信的人已經來過,只怕以后這要成常態了,方應物想道。這就是力爭上游的結果,還是努力適應罷!
  族長二叔爺激動地走過來,仿佛匯報工作一樣,對方應物道:“日間來了幾個報信人,報了方相公高中解元,你也名列案首。全族人湊了喜錢,已經將他們打發走了。”
  方應物點點頭,“如此有勞二叔爺費心了。”
  秋哥兒還是這么平易近人啊,二叔爺仿佛暗暗松了口氣。又匯報道:“你家舊宅,門窗已經被砸爛了,現下不能住人。所以在宗祠那里收拾了兩間干凈好房子,你且先住過去,回頭慢慢整治舊宅。”
  砸爛門窗?方應物愣了愣,就明白了,這也是習俗。中了舉人的家庭,必然要被別人砸爛窗戶、砍掉門檻,然后再翻新修理。這叫做改換門庭,象征從此門戶不同了。
  人群自動分開,讓方應物通過。在族長二叔爺和里長方逢時的陪同下,方應物在自家門前轉了一圈。果然滿院狼藉,門窗破碎,籬笆院墻都被人掀翻了,確實無法住人。
  房屋的黃泥土墻壁上貼著兩張大字喜報——“捷報,貴府老爺方諱清之高中浙江丁酉科鄉試第一名解元。京報連登黃甲!”和“捷報,貴府學童方應物取中縣試第一名案首!”
  方應物看著仍在遠處強力圍觀自己的鄉親,感到很無奈,對二叔爺道:“叫鄉親們都散了罷,不然小子我真無地自容了。”
  二叔爺笑道:“這是全族的大喜事,他們都想看看你們家有什么需要協助的,也好搭把手。”
  方應物很鄭重的說:“其實我現在最想做的是撒泡尿。”
  這......二叔爺對人群揮了揮手,“散了散了,有事再叫你們!”
  隨后方應物和二叔爺、方逢時一起向宗祠那邊走去,這次換了方逢時匯報工作:“床是新的,被褥也是新的,還添置了桌椅一套。都是我那不成器兒子準備成親用的,先搬來緊著你用。”
  方應物無語,半晌才道:“小子何德何能......”
  “這點家什不值當什么!回頭我把地契給你送過來,改成你的名字。”方逢時大方地說。
  二叔爺咳嗽一聲,對方逢時不滿道:“你這事情先不要單獨說,回頭全村一起辦。”
  這些都在預料之中,飽讀史料的方應物連連苦笑,他豈能不知其中含義?
  舉人可以免稅,誰家要有人中了舉,全族都來投獻土地并主動當佃戶是很正常的,一夜之間名下多出幾百上千畝地產也不稀奇。這就是最現實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忽然感到后面有動靜,方應物扭頭去看,卻發現有個女子默默地尾隨在自己一行人后面。
  “蘭姐兒?你也在這里?”方應物很意外。剛才一大片人群扎堆,他確實沒注意到蘭姐兒也在其中。
  王蘭捏著手帕,很羞澀的低頭道:“父親說讓奴家來迎候你......”
  二叔爺和方逢時頓時滿臉了然于心的表情,主動繼續向前走開。
  方應物看了看天色,都快黑了。讓一個女子在這種曖昧時刻迎接另一個男人,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下面是不是就該“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了?那王塾師終于舍得下本,肯放蘭姐兒在這種時候來找他了么?只怕根本不用她回去了罷。
  眼瞅著嬌俏忸怩的女子,方應物心頭動了動,卻被理智壓住。
  今天還是算了,一是太累,二是他可不想在這動輒被鄉親強力圍觀的新鮮期,成了大眾春宮男主角。
  所以他上前道:“我還是我,沒什么可迎接的。今晚家中事情多,實在顧不得你,明天你再過來好了。”
  王蘭輕輕的點了點頭,“那你早些安歇,不要累到。奴家先回了,明日早晨過去看你。”
  送走蘭姐兒,方應物來到宗祠旁邊的空房那邊,二叔爺和方逢時都在門外等候。進了屋,確實被打掃的干干凈凈,一水兒的新家具。
  方應物只能拱拱手道:“生受了,生受了。”
  看到方應物接受了好意,方逢時這才徹底放了心,笑道:“我去催一催酒菜,二叔與秋哥兒稍待片刻。”
  等方逢時出去,二叔爺請了方應物坐下,“村里共有兩百四十畝地,由我做個決斷,只要愿意的人家,田產全都托付到你們家如何?”
  方應物搖頭道:“這都是族人產業,傳出去豈不成了我家奪族人之產了?”
  “秋哥兒何必如此迂腐,不過是借用你家名頭而已,親族之間,這點忙都不肯相幫么?”
  方應物當然知道,這叫“詭寄”,是逃稅的手段,雖不為官府認可,但也是民間通行潛規則之一了。當然造成田籍不清,因此而起的糾紛官司也很多。
  但方應物有點抵觸之心,熟讀明史的他怎能不知道,正是因為這種規矩,明代后期國家財稅越發艱難,最后產生連鎖反應導致大崩盤。當時作為研究者,他對這種逃稅手段一直是很鄙視的。
  所以他仍拒絕道:“二叔爺聽我一言。一家之主是我父親,大事須得請他做主,小子我何德何能,焉敢擅收族人田產?”
  “秋稅開征在即,汝父卻不知何時返鄉,非常時期當有非常之策,你就答應了罷!”
  方應物嘆口氣,“奪別家之基業,豈是仁人之所為。”
  二叔爺忽然起身,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急聲道:“我花溪方氏幾百年來只有你家這次出息中了舉,你要不收田地,老夫就不起了!”
  本來穩坐的方應物登時嚇得一跳三尺高,連忙也對著二叔爺跪下,并伸手去扶他,連聲道:“收了,收了,二叔爺不要折殺了小子!”
  他心里很清楚,這樣一來,他們家名下至少要增加一百畝地了,這還是他們村太窮的情況下。
  難怪常常聽說窮秀才酸秀才,但有誰聽說過窮舉人酸舉人?舉人沒有窮人,倒是有句俗語是,金舉人、銀進士。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有的是人哭著喊著送田上門,這便是書中自有黃金屋的真諦啊。
  但方應物仍盡力維持心中一點節操不滅,他不想徹底沉淪,不想當研究素材上被自己鄙視過的那種國家蛀蟲。“二叔爺,我也有言在先。我家只收同族田產,外姓人一個不收!而且我家只收土地,不收同姓族親為奴仆!”
  一夜再無話,方應物今天大起大落,心神疲累,吃過飯后便早早的睡下。次日天色蒙蒙亮他就醒了,不是自然醒,而是被窗外的聲音吵醒了。
  方應物不耐煩的披衣出門,看是誰在擾人清夢。門外立著一人,探頭探腦的,仔細瞧過卻是王塾師王先生。
  王先生笑顏逐開的對方應物拱拱手道:“老夫早看得出,你們父子都不是池中之物!”
  隨后又將一錠銀子塞進方應物手中,“不成敬意,以此薄禮為賀!”
  方應物低頭看了看手里銀子,十分無語。這錠銀子不就是當初他一氣之下,為了蘭姐兒扔給王家的那錠五兩小元寶么?這王先生倒是會算賬,今天又當賀禮送回來了。
  王塾師提醒道:“前幾個月定下的約定,好賢婿可不要忘了。”他嘴里的約定,當然是方應物出十兩銀子納蘭姐兒為妾室的約定。
  方應物看王塾師患得患失的,感到好笑,戲弄道:“在下還差著銀子,你老人家不是說銀子補足后再說么?現下可湊不出這筆彩禮。”
  “這是說的哪里話,銀子算個什么!莫非你不想認賬?做人不能太陳世美!”王塾師邊說邊向后招招手。
  卻見蘭姐兒抱著一個包裹,扭扭捏捏的從樹后面閃出來,臉色已經紅得像此時天邊的霞光。
  方應物能猜出,這包裹里只怕都是她的衣物和常用細軟罷......瞧這架勢,今天王塾師鐵了心要讓她留在自己房中了。
  王塾師輕輕對女兒喝道:“別站著偷懶,還不進屋去收拾收拾,在夫家勤快些!”
  方應物生怕蘭姐兒難為情,揮了揮手道:“快去罷!屋里亂的很。”王蘭如蒙大赦,邁著小碎步躲進了房屋。
  看著那美好娉婷的背影,再捏捏手里的銀子,又想起即將列入名下的田產,以及準備整修的房屋,方應物嘆口氣。
  銀子、女子、租子、宅子,還差一個轎子,自己就成傳說中的“五子登科”了。不過這個中舉的人不是自己,全是憑借父蔭,少一科就無所謂了。
  想至此,方應物心里很文青的泛起濃濃虛無感,這都算是自己的么?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