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89 本官不是炮灰

李士實見方應物還算給自己面子,又開口勸道:“這三千兩是公庫虧空,又不是你個人腰包,何必如此斤斤計較?你初入官場,須得考慮自己名聲,若將前輩逼得走投無路,傳了出去別人怎么看你?”
  方應物點頭答道:“老師所言有理,學生豈不不懂?只是三千兩確實太多,不能不謹慎。”
  李士實轉向孫知縣道:“你看......”孫知縣連忙接話道:“我愿補上五百兩。”
  方應物暗中嗤之以鼻,打心眼里實在瞧不上這孫知縣,呵呵笑了笑,又問道:“數目的事情先不提,我先想知道,這三千兩是如何虧空的?”
  孫知縣沒有正面回答,卻又向李士實看去,不過現在李士實也對孫知縣感到不耐煩了。
  今天要不是看在同鄉淦博士的面子上,他才懶得管這事,更不會幫這總想耍小聰明的孫知縣說話。要知道,方應物對他而言比孫知縣重要多了。
  李大人口氣重了幾分,督促道:“孫大人,事無不可對人言,打開天窗說亮話罷!方應物是你的后任,接替的就是你的位置,前面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查出的?因而你沒有必要瞞著!至于我和淦博士,你還不相信么?”
  孫知縣萬般無奈,便解釋道:“這些虧空,主要是源自去年一次修路。京城西山寺廟眾多,當今太后每年都有數次到西山寺廟進香。
  因為道路殘破,又見往來人流眾多,去年朝廷便發了兩萬兩銀子到宛平縣。責令本縣整修阜成門與西直門城外的道路,三千兩虧空便由此而來。”
  原來為此!方應物已經不想再繞圈子浪費時間了。又直截了當的問道:“朝廷發的銀兩總不會不夠罷?就算略有不足,也不至于缺三千兩。卻不知到底為何虧空?”
  孫知縣很猶豫的想了又想。神神秘秘的說:“方大人還是不要問了,這實在與你無關。方大人若覺得三千兩虧空太多不愿接手,我還可以補上一些。”
  方應物冷哼一聲,起身對李士實道:“學生我抱著誠意而來,怎奈別人不肯實心實意,如此便告辭了。”
  想叫他接手,總要先讓他弄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罷?若話說到這個份上還不肯明說,那就實在沒必要虛以委蛇了。
  許久未說話的淦博士突然對孫知縣高聲道:“孫大人!你有一說一可好?不要故弄玄虛!”
  孫知縣看看在座眾人的神態,忽然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成了孤家寡人。所有人看自己的神色都不甚好。
  憤恨而屈辱的情緒如同潮水一般,瞬間涌滿了他的心頭,咬牙道:“你們非要想知道?這次修建由西廠督工,虧空的三千兩被西廠提走了!”
  西廠?李士實和淦博士齊齊大吃一驚。自從當年西廠在朝爭中把半數重臣清掃出朝廷后,可謂是一戰成名,成為三大廠衛組織之首,其恐怖早已印在了每一個知情官員的心頭。
  李士實也好,淦博士也好,其實本質上都只能算普通官員。腰桿硬度還不如方應物,猛然聽到西廠的名字,確實要嚇一大跳。
  唯有方應物面不改色,若有所思。這個答案雖然沒想到。但也不奇怪,短時間內大筆銀兩虧空,背后肯定有貓膩。無非是誰干的而已。原來是西廠......
  孫知縣看眾人似乎啞口無言,突然又狂笑兩聲。“怎么?你們聽到西廠就不答話了?確切的說,這三千兩就是西廠千戶韋瑛拿走的。你們剛才說得輕巧,那么誰敢去找他要回來?”
  方應物兔死狐悲的輕輕嘆口氣,只覺得這孫知縣看起來不再那么討厭了,反而有幾分可憐。
  很明顯,他這異常表現是情緒壓抑到極限后突然爆發出來的,緣由大概只有一個:他當這個知縣受氣太多了,平時太委屈了!
  像西廠從他手里摳走三千兩銀子,還逼得他把這筆銀子認作自己虧空這件事,只是一個典型例子而已。宛平知縣難做!還不知道有多少別的例子,因而要發泄一下也不奇怪。
  不過話說回來,別人聽到西廠的名字,那真是聞之色變,但方應物并不怕,相反還有點躍躍欲試。他對著情緒明顯不正常的孫知縣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說什么。孫大人你自己補上五百兩,其余等我上任后,再找那西廠去要。”
  李士實和淦博士雙雙再次吃了一驚,就連孫知縣也驚訝的停住了大呼小叫。如果他們沒聽錯的話,方應物說去找西廠要錢?這與虎口拔牙有什么區別?
  方應物見別人都望著他,仰頭傲然道:“若秉持正義,西廠有何懼哉?諸君又何必大驚小怪?”
  李士實還沒明白怎么回事,但淦博士已經萬分佩服的抱拳行個禮,“壯哉,不愧是曾經一身系三獄的方大人,今日一見名符其實!”
  方應物微笑不語,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剛才盤算過,如果銀子確為西廠吞掉的,那就是殺了孫知縣也不能全部追回來。
  還不如讓孫知縣補上五百兩然后放他一馬,留一線人情,在官場傳出去也顯得自己仁義寬厚大度。
  而剩下的兩千五百兩虧空若想找西廠追回來,只怕也不容易,吃進嘴里的再吐出來,那就太難了。
  但不用全數追回,只要回一千兩總該可以罷?千戶韋瑛就是汪芷的一條狗,憑借自己和汪芷的關系,這份面子總該有的。
  這樣一來,三千兩虧空立刻可以補上一半,那也能夠接受了,其余的就在任期里慢慢消化掉罷。
  當然,最大的好處當然不只是解決一點虧空,錢財都是身外之物......最大的好處其實是有利于拔高自己的威望。
  隨便想想也知道,到任后人生地不熟,自己又太年輕,肯定急需盡快樹立起威信。而威信又從哪里來?不同人有不同的辦法,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
  但還有什么法子,能比悍然從西廠要回銀子更令人震撼的?看看眼前李座師和淦博士的臉色就知道,這比什么新官三把火都管用,到時候宛平縣滿衙胥吏誰敢不服氣?
  別人視西廠畏懼如虎,但在他方應物眼里就是個聲望提款機......正好這次又主動送上門來,方應物只想高呼一聲簡直天助我也!
  正當方應物想東想西,樂得險些出聲時,孫知縣激動地對方應物拜了拜,“方大人孟嘗再世義薄云天,老夫忝長幾歲,甘拜下風!”
  “老前輩言重了,言重了!”方應物連忙扶起。于是乎場面和諧起來,賓主盡歡,興盡而歸。(未完待續。。)
  ps:月票!月票!月票!我們要保持住分類第一,覬覦總榜前十啊!!不過本書訂閱基數比周圍的書都差點,維持吃力,前進更吃力,但繼續一起加油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