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388 君子一言

送走李座師家的管事,方應物陷入了沉思之中。官場倫理在這擺著,座師的面子不好不賣,但前任留下的三千兩銀子虧空也不是小數目,相當于兩三百戶普通人家一年收入了......若自己不分青紅皂白的兜住吃下了,那等自己離任時,誰又替自己兜著?
  想來想去,方應物決定赴宴還是要去赴的,要是連宴請都不去那也太掃座師的面子了。但是具體情況仍須見機而作,他方應物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爛好人。
  也不知道這三千兩是怎么虧空的,如果連續多少任累積下來的,那倒可以酌情接收;但若是前任孫知縣一任虧空的,自己就要仔細掂量一二了,一般短時間的巨款虧空背后必有貓膩,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按照上任文書里所規定的,方應物一月內到任交接就可以。而實際上,方家距離城北宛平縣衙的路程只有不到一個時辰,所以方應物可以不用著急上任。
  到了次日,方應物優哉游哉的步行出門,到了城東李座師寓居的旅舍,拜見過座師,然后再一同前往約定好的酒家去。
  早有兩人在花園雅閣中等待,其中一個面貌略黑、身材矮壯、看著年近五十的人邁前一步,對著方應物道:“久仰久仰!”
  李士實介紹道:“此乃你的前任孫知縣也,南直常州府無錫縣人,說起來與你也是鄰省。”
  這關系攀的......方應物對座師打趣道:“如此說來,學生與老師也是鄰省了。”
  李士實笑了幾聲,又指著另一人道:“此乃淦大人。現在國子監做教學的博士,與為師同為南昌人士。”
  眾人互相見過禮。便一起入內。落了座后,李士實先對方應物開口道:“我已經選好了官職。是廣東布政使司參政。大概過幾日就要起身南下,但臨走之前,卻有同鄉淦兄請托上門,我不得不出面做個和事之人。
  這孫大人乃是老前輩,又年長你三十歲,依我看,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你若對老前輩過于咄咄逼人,傳了出去未免壞自家名聲,叫別人覺得你無禮。”
  淦博士也開口道:“其實后任對前任稍稍相讓。也是人之常情,官場大抵如此。我雖不才,也斗膽勸一勸,方大人不必為此介懷。”
  方應物不動聲色的轉向李座師,再次抱拳為禮道:“老師高升大參,學生先要恭喜老師了,盼他日再升方伯按司。只是天高路遠,老師保重。”
  卻說這李士實本來的想法是留京師當右通政,誰知道風云突變。天子忽然傳旨授官任命了方士李孜省占住了右通政的坑,群臣抗爭半個多月也沒什么效果。同時吏部尚書尹旻又不待見李士實,只給安排了從三品廣東參政。
  從正四品提學副使變成從三品參政,其實也算是正常套路的升官路徑了。但與李大人的期待值相去甚遠,又是廣東偏遠地方,實在是有苦難言。唯一可慰藉的就是離老家南昌府近。
  情況雖然是這個不太中意的情況,但見了面總要揀好聽話說。故而方應物也只能昧著心恭喜一番。然后才說起正事道:“做人本該有尊老之德,何況又有老師說合。不過這三千兩數目委實太大,學生我也實在為難得很。”
  說到具體的,只能孫知縣自己來開口了。見該自己說話,孫知縣一張臉苦了下來,唉聲嘆氣道:“方大人有所不知,這三千兩虧空放在外地是多,但在宛平未見得如此。
  本縣地處輦轂之側,無論宮中朝中,還是各部院寺監,承應極為浩繁。上司有令,縣中便疲于奔命,年年動用錢糧人力牛馬雜物無算。歷任縣尹都是拆東墻補西墻,不可能沒有虧空......
  說起這些來令人慚愧,老夫年近五旬精力不濟,實在比不得方大人。方大人少年高才,天下聞名,由你來主掌本縣,興利除弊消化虧空應當不難。”
  方應物聽了這孫知縣一通訴苦,突然問道:“敢問孫大人,在當年你上任時虧空多少?”
  孫知縣愣了愣,然后答道:“那時幾年前的事情了,不大記得清楚。”
  方應物見孫知縣顧左右而言他,又更仔細的追問了一句:“若不便明說,那且再問孫大人,當年你上任時,所接下的虧空是比三千兩多,還是比三千兩少?”
  孫知縣猶豫片刻,勉為其難的答道:“比三千兩少.......”
  靠!方應物暗罵一句。從孫知縣的神態口氣來看,他當初上任時,若不是根本沒有虧空,就是只有遠比三千兩少的虧空。也就是說,這三千兩銀子虧空都是在他這一任搞出來的。
  這孫知縣自己搞出三千兩巨額虧空,還想丟給自己擦屁股也就罷了,關鍵是他這言行實在不地道!從頭到尾沒完沒了的說著含含糊糊的虛話,真把自己當成不通人事的小白,想欺瞞哄騙過去?若不是自己追著問,只怕他還不肯說出實在地方!
  只憑孫知縣這個態度,方應物當場就想拂袖而去,不過當著座師的面不好失禮,只能坐在那里連連冷笑,再不說話。
  話說這孫知縣是個喜歡給別人打標簽的人,方才默默觀察半天,再加上一些傳聞,給方應物打上了年少、得志、氣盛、有才華、有正義感、有背景等標簽。
  這樣的人大抵是喜歡聽好聽話,喜歡要面子,吃軟不吃硬。若說幾句苦衷,再找親近人幫腔幾句,在吹捧抬舉他幾句,應當能讓方小才子不好意思拒絕。一個小孩在一群成年人里,實在太容易迷失自我了。
  沒想到方應物雖然年紀不大,當著一干能歲數能做他長輩的人,居然完全可以拉的下臉,這氣場真不像是少年人,是自己錯估了!
  孫知縣在那里尷尬,當中間人的淦博士也不好說話,心里還埋怨孫知縣太龜孫子了。只能是李士實出面打圓場,對方應物道:“孫大人一開始沒有把話說完,你不用著急。”(未完待續。。)
  ps:抱歉抱歉,思路卡殼,拖到現在才更。今晚肯定還繼續寫繼續更的,至于寫多少現在不好說。不過卡殼半天不是沒有收獲,爆笑情節還在后面,敬請期待!!
  那個月票。。。。。能繼續投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