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87 火爆大事件

話說方應物從吏部取了告身文憑,與婁天化一邊談著一邊往回走,到了胡同口恰好遇到從衙門回家的父親,便連忙上前行禮。
  方清之看了看方應物后面,隨從竟然多達三人,再看看自己身后,只有一個從王家陪嫁過來的老家奴略不爽,不過也沒說什么。
  方應物自然也不敢多話,小心翼翼的跟在父親后面回家,昨天自己屢犯天條,險些挨了家法,今天還是老實本分一點好。
  方清之抬頭望見家門口站著幾個人等候,而且八成是來拜訪自己的,心情才多云轉晴。兒子找一堆隨從壯場面,那都是年輕人喜好場面的低水平熱鬧,哪像自己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完全跟兒子不用一般見識。
  父子兩人一前一后走到大門,卻見先前等候的人嗖得聚集過來,直接掠過方清之身邊,團團圍住了方應物。
  有叫“大老爺”的,有叫“老父母”的,有叫“縣尊”的,還有叫“青天”的人多嘴雜的亂喊一通,一時間方家門前鬧鬧哄哄。
  王英與方應石都沒見過這場面,頓時手足無措,還是今天新加入隊伍的婁天化站了出來,對著圍過來的人群連聲喝道:“肅靜!肅靜!不得驚擾貴人!”
  如此周遭才漸漸安靜下來,方應物很威嚴的咳嗽一聲,正要發表一篇反腐倡廉的講話。可是臨出口時,他忽然眼角瞥見父親正站在人群外頭,四十五角側頭斜視自己。
  “本官尚未到任。何敢招搖見客!諸父老還是請回罷!”方應物言簡意賅的一口氣回絕了所有人。然后三位隨從護著方應物不受騷擾,一直進了大門。
  “本官?你這口吻換得倒是快。嘿嘿”方編修在門廊里對著方知縣搖搖頭,回了自己書房去。
  婁天化很善解人意的對方應物道:“東主且寬懷。知縣必須要住進縣衙里,日后不必擔心出入儀禮與老太爺相沖突。”
  及到次日,方應物便打發了婁天化去找忠義書坊的姚先生,要從姚先生那里借幾個熟練掌柜伙計,去宛平縣盤點府庫。
  然后方應物便無所事事起來,只能坐在家里調戲小妾。“以前都是叫夫君的,昨夜怎么忽然非要奴家叫老爺?”“因為感覺叫老爺比較興奮。”“討厭!”
  忽然得報,道是項成賢來拜訪,方應物便吩咐請進來。項大公子落了座。開口說起來意道:“吾輩三五同年聽說方賢弟遭貶,故而略治薄酒,為賢弟送行!”
  方應物對此暗感好笑,“我又不是去外地,人還在京城里,送什么行?”
  項成賢聞言極其不滿的說:“你配合一點,不要壞了氣氛!正所謂明主蒙蔽,忠臣見棄,楊柳春風。三五知交,依依惜別總而言之,你是我們這科里第一個因為進諫被貶的,諸君都說要為你擺酒。”
  方應物越聽越覺得啼笑皆非。冷不丁的問道:“看你這個樣子,究竟是慶祝還是同情?”
  “哎,這真是個問題。”項成賢苦惱的抓了抓頭皮。“明明是被貶,怎的反倒像是喜事了。
  不過聽到別人統計。成化二年丙戌科共取了三百五十人。到如今,先后被貶黜和棄官的多達一百余人。幾乎就是三分之一數目,為歷年來最多”
  “然后?”
  “然后士林皆贊,近幾十年來,還是這一科國家取士最得人!如此看來,方賢弟你也是我們這科的表率!”
  總有些應酬是避免不了的,方應物連續兩天都在應付這些人情往來。這日回了家,卻見婁天化在門房等候著。
  方應物將他帶到書房,問道:“盤點完了?什么狀況?”
  婁天化很沉重的掏出一疊紙遞過來,嘴里順便答道:“清點出不少虧空,所有銀兩、錢糧、寶鈔總計起來,折合時價現銀三千兩。”
  “多少?三千兩?”方應物大驚失色,當今雖然承平日久,民間經濟還算活躍,但也還沒到商品經濟高度發達的萬歷年間的程度,一般大富商家資可能也就幾百兩,三千兩真是一筆巨款了。
  “倒也不全怪前任孫知縣,這宛平縣地處京師,差役繁巨應接不暇。”婁天化一邊說著,一邊又摸出一張紙遞給方應物:“這是今日打聽來的,都是孫知縣的出身履歷。”
  姓婁的倒挺有眼力,這就叫做想在領導前頭么?正不知該如何表態的方應物心里暗贊,連忙接過來掃了幾眼。
  然后他又想了一想,便對婁天化道:“三千兩銀子,委實不是小數,本官如何擔待得起?你去傳話,叫孫知縣補上虧空!”
  剛才看了看這孫知縣的簡歷,方應物基本可以確認,無論從哪里談起,這孫知縣與自己也八竿子打不著關系;而且此人出身師門都一般,沒什么強勢大人物;最后此人在歷史上默默無聞,也不是什么名人。
  既然背景、人情、名氣三樣里一樣都不沾,那就沒什么必要寬大了,方應物便能毫無羈絆的殺伐果斷一次。
  不是他方應物對前任不仁義,畢竟三千兩真不是小數目,若是僅僅幾十兩,說不定還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放過。
  婁天化見東主心里有數,就答應道:“是,在下明日就傳話過去,讓孫縣尊及早補上虧空。”
  目送婁天化離開后,方應物卻又見門子來稟報:“小老爺你的鄉試座師李士實李大人遣了家人過來,請小老爺你去聚會。”
  咦?方應物很奇怪,這李座師如有邀請,發個帖子來就是,為什么還派人當面請?
  來的人是李士實家里一個管事,進來后對方應物拜見道:“方大人!實不相瞞,我家老爺為的是孫縣尊之事!”
  孫知縣這么快找人來說情不奇怪,但方應物很好奇的是,李座師與孫知縣什么關系?他怎么看不出來?
  那管事又答道:“孫縣尊有一個進士同年淦清淦大人,與我家老爺都是南昌同鄉,便輾轉托到我家老爺這里了!我家老爺抹不開情面,只得叫你去說合說合。”
  方應物撫額長嘆,這就是傳說中的關系網么,官場里的人脈網絡果然復雜。以前自己只在邊緣打轉,沒有什么親身體會,今天這才剛剛進了門,就上了一課。
  自己與那孫知縣明明看起來毫無干連,結果七拐八歪的也能托人找上來。李士實是自己鄉試座師,能推得掉么?
  ps:早晨先上個開胃菜,也請諸君贈我月票當早點!另外,諸君可以去看看月票總榜,距離第十名就差一點點啊,沒準您的小手一哆嗦,咱就幸福的進前十了!那可是前十也!今天計劃再寫三章,中午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