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85 報國寺(上)

聽到婁天化這個請求,方應物既意外又不意外。雖然他穿越到本時空以來,多是混跡于士林官場之間,少有與底層打交道的時候,但并不意味著他一無所知。
  無論如何,方應物上輩子也是正經做過明史研究的,社會素材也沒少看。他知道在京城有這樣一些人,打聽到有人選了官就會主動依附上來,具體名目不一,可以提供從人力到貸款等各種服務。特別是相對比較實惠的地方官,更受這種人歡迎。
  方應物心里對婁天化并不排斥,不過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只笑道:“你的消息倒是靈通!”
  婁天化答道:“縣尊大老爺說笑了,也不看看在下是吃什么飯的,剛聽到了消息就趕緊來投靠了。”
  無論是誰,身邊使用人當然都愿意找知根知底的可靠人。認識了這么多年,方應物覺得婁天化這人辦事還算靠譜,就是喜歡占個小便宜蹭頓飯什么的,其他倒沒什么大毛病,而且還是識文斷字的人。
  最關鍵的是,他是地頭蛇,而且是做了許多年掮客販子買賣(雖然貌似混的不太成功),對京城各方面都很熟悉。綜合起來看,確實是個很好的人選。
  心里想定,方應物嘴上假意推辭道:“本官倒是看的中你,可是這幕席位置已經另有他人,若是也再請你的話,只怕俸祿微薄銀錢不夠。
  若是拿你當長隨家奴,又實在委屈了你,畢竟你也是讀過幾年書的人。不能太斯文掃地。”
  婁天化苦著臉問道:“在下可是一聽到消息,就飛奔而來。緊趕慢趕的都來遲了?敢問這捷足先登的先生是何方人士?莫非真比在下更合適?”
  方應物故作無奈道:“是我未婚岳家那邊的親戚。有親戚情面在,實在推辭不得。”
  婁天化恍然大悟。便很誠懇的勸道:“縣尊大老爺!無論你用不用在下都無所謂,但你這個幕席實在不妥當,在下勸你能辭還是辭掉他罷!”
  方應物奇道:“你對他一無所知,怎的就敢斷言不妥當?”
  婁天化反問道:“選定幕席之后,如果沒有異常,是否要倚為腹心?大小公事一般都不會遮掩隱瞞?”
  方應物想了想答道:“理當如此。”
  婁天化又問道:“那在下只問一句,縣衙迎來送往時,若召妓娛賓,而縣尊你逢場作戲。而尊夫人親戚幕席就在你眼前,縣尊你心里能安穩否?”
  呃......方應物腦中閃現出這個畫面,確實有道理。但他嘴上仍辯道:“你這例子不對,朝廷是不許招妓的。”
  婁天化扭頭就走,“縣尊你若如此想,那在下就無話可說,只能告辭了。”
  “慢著!”方應物叫住了婁天化,“好罷,你說的在理!”
  婁天化迅速回轉。再次勸道:“在下所舉例子雖然只是例子,但類似事情還有很多,在下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家靠譜的父母官用親戚當幕席的。公事人情可以兩相宜。但萬萬不可與親情相混。”
  方應物煩惱的擺擺手,“你說的已經懂了,不過是這門幕席不可能辭掉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父母大老爺們誰也不是三頭六臂,若想做好。多半都需要幕席相助。不靠譜的難以辭掉也就罷了,但縣尊你同時怎么也得找一個靠譜的。”
  婁天化一邊說著。一邊拼命擠眉弄眼,還挺起了胸膛,就差來一句“此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了”。
  看在方應物眼里暗覺好笑,打斷了婁天化的自我表現:“別裝模作樣了!你若有意投靠,本官自然虛席以待。”
  婁天化大喜,可算是找到一張看起來還靠譜的長期飯票了!他立刻高聲拜見道:“見過東主!”隨即又低聲問道:“這個束脩......能預支否?家里實在揭不開鍋了。”
  方應物笑罵道:“自從相識以來,就沒見你家揭開鍋過!我還沒上任,先倒貼錢給你這幕席?”
  婁天化又很小心的問道:“那總能管得今晚這頓飯罷?”方應物拍了拍婁天化道:“先別想這個,與我出門辦事去,去吏部取了告身文憑!”
  隨后方應物便整裝出門,照慣例帶上了王英、方應石,不過這次又多了個婁天化。
  方應物看看身后三人,忽然覺得很累贅,自言自語道:“帶著三個隨從,會不會有點多?”
  婁天化生怕被方應物留下,連忙接話道:“不多不多!縣尊大老爺出巡,那得是鳴鑼開道,騎馬導行,再有幾對舉高腳牌的前面打著,后面左右還要有二三十衙役扈從。東主你這才隨著三個人,多乎哉?不多也!”
  方應物疑惑道:“你那是外地知縣罷?京師天子腳下,有著數不清的官兒,人人都是老爺,哪能有這大排場?”
  別的不說,他父親方清之比知縣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天天出門也不見有什么排場可言。
  婁天化很積極地解釋道:“縣尊有所不知,在京城里,順天府和京縣的父母官要負責彈壓地方,沒有威風怎么做得來?所以是特許有排場的!不過也僅限于排場大,見到其他上官該避道還得避道。”
  方應物聽得心笙搖動,不勝向往之。想象那一呼百諾、前呼后擁、威風凜凜的場面,他居然有點小激動,不禁對自己的新工作期待起來。
  到了吏部,方應物并沒有受到什么刁難——這很出乎他的預料,順順利利的從文選司小吏手里領到了告身和文憑。
  原來有個文選司官員是商相公昔年門生,昨日看到了方應物的告身文憑,便差遣書辦主動送到門上,結果被方應物不解風情的擋(打)了回來。得知原委,方應物只能連連賠罪道歉,約好了今后的飯局。
  領到告身和文憑后,從理論上說,方應物現在就可以去宛平縣縣衙上任去了!方應物顧左右而言道:“明日可是黃道吉日?”
  王英和方應石都說不出一二三,但婁天化卻出言阻止道:“東主還是慢些,先不要急著去上任。”
  方應物納罕道:“都在京城里,又不用出遠門,不須多加籌備,為何要等?”
  婁天化答道:“東主可以給在下開一張紅票,在下再找幾個相熟的掌柜,先行去過宛平縣衙。”
  方應物更疑惑不解:“你為何找幾個掌柜?你們先去作甚?”
  婁天化便耐心解釋道:“東主有所不知,但凡父母官前后任交接,最重之事便是倉庫錢糧。按著行規,正式交接之前務必要盤點清楚,一旦交接完畢,便前后兩訖再不相干。
  假若前任出了虧空,東主卻貿然走馬上任接掌大印,豈不就等于是平白替前任接下了虧空?
  所以在下要找幾個相熟的掌柜并先行去縣衙,與前任一起將倉庫錢糧盤點清楚之后,再稟報東主定奪。”
  方應物不耐煩的說:“沒虧空就完事,有虧空就叫他補,還需要定奪什么?”
  “若前任有虧空,東主既可以從嚴追索,也可以選擇放人一馬送他個日后好相見的人情。要錢財,還是要人情,這其中當然要拿捏定奪。”
  原來還有這些門道!方應物愕然不已,只今天就被婁天化點了多少次?穿越四年,自己還真混成不食人間煙火的清流了......情何以堪!
  如果自己不被貶成知縣,就有可能從翰林編修一直在詞林文章里遷轉到尚書侍郎甚至入閣......體制問題釀惡果,大明朝就是這么亡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