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8 話不投機

縣衙大門外仍在不停的喧嘩,甚至響起了鞭炮聲。但是在公堂里,沒有人會感到這很吵鬧了,反而是理所應當的。眾人再看向新鮮出爐方解元的兒子,剛才還顯出幾分寒酸的布衣小哥,忽的好似籠罩上了一層淡淡金光,簡直令人不可直視。
  秋日的陽光真晃眼......方應物不動聲色挪動了幾步地方,避免被升起的太陽曬到,于是他身上金光便相應少了些許。
  最初的激動和不能自已過去后,此刻方應物心里可謂是百感交集、滋味雜陳,甚至恍然如夢。眨眼之間,自己這一天三頓都困難的窮小子也變成官紳二代了?
  一個舉人的地位,已經幾乎等同于官員了,算是邁入了統治階級。特別這還是聚全省之望的頭名解元,給個進士都不換,何況從來沒聽說過解元考不中進士的(此時唐解元還穿開襠褲呢)。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大概就是這種感受。雖然可能還沒到那個程度,但境遇的變幻道理是一樣的。
  科舉的特點就是總能造就一夜飛黃騰達的神話,尤其是窮人家考中后立地發達的故事,更是為人民群眾津津樂道。
  親身體會到這出人生喜劇的方應物不得不在心里嘆一句,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是太刺激了!別笑話范進中舉后幾乎發了瘋,剛才他方應物不也人前失態了?
  與只管盡情享受狂喜的方應物不同,與充滿羨慕的其他士子也不同,汪知縣考慮問題的角度不太一樣。首先是疑惑,縣里怎么對方清之參加浙江鄉試的事情一無所知?
  按說鄉試名額有限,不是隨便哪個秀才都能去參加的,只有最優秀的一批才可以。縣學生員必須要先在縣里參加內部科考,成為一等二等生員,然后才能去省城參加鄉試。
  今年淳安縣就只篩選出三十人上解省城,其中絕對沒有方清之這個人。新科解元方清之在外游學兩年沒回來,更不會在縣里參加篩選性質的科考,那他是怎么直接跑過去參加全省鄉試的?
  不過汪知縣畢竟官場中人,很快就想明白了頭緒,鄉試以下的考試隨意性太大了。比如本省提學官還可以在鄉試之前,在省城開一場錄遺考試,所有因為生病、治喪、遠行等原因沒機會參加縣里篩選機會的,都可以去報名錄遺考試,以實現不遺漏英才的目的。
  只要通過由本省提學官主持的錄遺考試,就可以直接參加鄉試。而出門在外游學的方解元八成就是通過這條路子,混進了鄉試考場。難怪縣里對他參加鄉試的事情一無所知,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汪知縣不能不服,這方清之也太逆天了,撿漏入了場,居然也能在天下四大科舉強省之一的浙江奪得解元。就算與全國春闈大比的三鼎甲相較,難度也小不了多少。
  在普通小民的認知里,中了舉就相當于官老爺了,可以和知縣平起平坐了,可以成為錢糧賦役全豁免的人上人,可以銀子、宅子、轎子、女子、租子五子登科。解元就是大號舉人,有神話色彩的舉人。
  但汪知縣卻還知道,一省士林中,解元萬眾矚目,尤其在士紳心目中,本省解元功名僅次于全國狀元、榜樣、探花這三鼎甲了。
  也就是說,解元的話語權很霸道,絕非普通舉人可比,一句頂別人十句。自己這三甲進士又是客場作戰,雖然在淳安縣大權在握,但說話還真未必有解元響亮。而且還只是三十歲的解元。
  想到這里,汪知縣頗為遺憾,自己錯過了一個燒冷灶的好機會。如果自己昨天或者前天點了方應物當案首,即便今天方清之成了解元,那方家也要深深感激自己,方應物在自己面前就要“弟子服其勞”。
  現在再想補回機會,那不可能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可惜自己優柔寡,沒有早下決心!否則一份恩情就到了手。
  即使現在點了方應物當案首,那也是從雪中送炭變成了錦上添花,人情效果差了無數倍。
  可惜,真可惜!想起這一對前途無量的父子,汪知縣突然產生了些許“有緣無分”的幽怨。
  案首兩候選之一吳綽吳公子等得不耐煩,忍不住對汪知縣催促道:“老父母在上,今次加試尚未開始,還請發題。”
  汪知縣醒過神來,又微微思量一番,便再次開口道:“制藝為國家取士之式,特以端正人心,不使誤入歧途也......”
  好像和剛才所說并無不同,只是重復了一遍,難道還是要考八股?方應物微微皺眉,吳綽卻臉色一喜。
  不過隨即汪知縣話頭一轉,“但是士子當勤學淵識,廣博耳目。制藝已經考過,兩人實在不分軒輊,故而今次加試便另考詩詞。”
  聽到這個“但是”,方應物便知道,一個秀才功名到手了!可是在父親鄉試解元的沖擊之下,已經沒了預料中的興奮和驚喜。相比一個解元,秀才這點成就實在太渺小了。
  就是考不中秀才,只靠著父親的光環,再隨便抄點出彩的詩詞文章,那也足以晉身本縣名流,優哉游哉的當二代了。是不是秀才,關系真不大,這叫處士。
  雖然方應物在父親高中解元的沖擊下,已經有些超脫心態了,但對汪知縣而言卻不同。事先沒答應過還好,既然答應了卻不做,那就有可能會結下仇怨。
  若方應物還只是寒門學童,委屈了他也就委屈了,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心里比較之后,汪知縣的天平倒向了方應物這邊。
  吳綽眼見事態如此,知道事情已經不可為了,無論怎么比試,最后必定會輸掉。
  想到這個,心高氣傲的吳公子就覺得不可接受。怎么能輸給這一直被自己鄙視為山野村夫的人?只靠父蔭算什么本事!
  所以與其到那時輸人丟面子,還不如現在就故作大度退出,起碼傳出去不是他輸給了方應物。于是吳公子主動開口對汪知縣道:“學生情愿退出,不與方朋友爭奪案首了。”
  也不等知縣再說什么,吳綽輕輕冷哼一聲,甩了甩袖子,直接轉身出了公堂,招呼書童仆役就此離去。
  成王敗寇,沒人會在意吳公子的態度,他不爽就不爽好了。既然兩主角之一主動退出,那么縣試案首的名頭就正式落在了方應物頭上。
  汪知縣很善解人意的吩咐道:“方應物!本次案首就是你了,本官雖想留你小酌幾杯為賀,但你家中有這大喜事,還是早些回去應付罷!”
  “感謝老父母掛念。”方應物行禮道。汪知縣說的不錯,捷報傳回家中,必定要有人出面,但家中除了自己又沒有別人了。
  今日事情完畢,汪知縣一拍醒木,退出了大堂,并消失在后門中。
  這時候,一同來面見知縣的學童紛紛簇擁過來,七嘴八舌的恭喜方應物。方應物忙忙亂亂的團團作揖,朗聲道:“能與諸位同案進學,亦在下之幸也!”
  進學就是進縣學,也就是俗稱的考中秀才,同案就是同一批進學的人,類似于鄉試會試中的同年。所以方應物這個話,相當于祝福所有人都能考中秀才,很討彩中聽。
  大家紛紛感慨道,方朋友果然是謙謙君子,從品行上也比那目中無人的吳綽強得多,這才是名符其實的案首。
  與同案告辭,方應物走出縣衙大門。照壁上縣試榜旁邊已經加了一張紙,上書“案首:方應物”幾個大字。
  在大門外還聚集著一兩百看熱鬧的人,等方應物出來,陡然吸引了這幾百道目光。這是方應物首次成為公眾焦點人物,不由得微微挺胸抬頭,做出器宇軒昂的模樣給人看。
  人群對著方應物不停地指指點點、議論紛紛,許多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中。
  “這就是方解元家的公子,也是本次縣試案首。”
  “父親本省第一,兒子本縣第一,真乃父子相承也!”
  “花溪方家這次要發達了!出一個解元,那起碼有幾十年氣運!”
  “不愧是方解元的兒子,就是一表人才!”
  這......方應物心里有點異樣的感覺,別人口口聲聲不離解元兩字,那他的案首風頭在哪里?這種心態值得警惕,他可不想被看做只會靠父親的無能二代!
  他前生是個孤兒,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日子過得和孤兒也差不多。所以向來有很強的獨立精神。
  這個縣學案首,雖然不是全靠才華,但他也是費了很大心思和力氣的!
  若沒有前面一步一步殫精竭慮闖到最后,父親這個解元哪有臨門一腳的發揮機會,誰會平白無故將案首送給他?
  總不能讓別人都以為他是只會靠著父親罷,他不介意享受解元兒子的好處,但卻不想變成那種形象。
  他方應物就是方應物,獨一無二的方應物。想至此,方應物信口占詩一首,一邊走向縣城西門,一邊放聲長歌。
  淳安父老在道旁目送這布衣少年漸漸遠去,淡然灑脫,從容自若。
  耳中不停回響著他的歌詞:“兒登案首衙前過,父踏金鰲海上來。辛勤三百六十日,誤作拼爹上天臺。名聲豈為功名累,月照清風入我懷!”
  幾分不羈,幾分自傲,又帶著幾分無奈自嘲,確實是個與眾不同的少年人。
  ——————————
  再說明下更新時間,如果不是補更之類,無另外通知就是晚八點至八點半。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