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379 西廠追債(上)

方應物之所以到這里來見汪芷,就是因為劉棉花一旦真的丁憂回鄉,那么汪芷是唯一有可能支持他的強力人物,別人都沒有這么重的分量。追小說哪里快去眼快
  鑒于這個重要性,方應物即便冒著一定風險,也不能不來認真談一談,而且越早越好。但糊里糊涂打了一場遭遇戰,黑燈瞎火與汪芷顛鸞倒鳳半個晚上,卻是始料未及的......
  方應物連續問了兩次,都不見汪芷回答,更搞不清楚她為什么如此失常。于是方應物真是百爪撓心,恨不得鉆到汪芷的肚子里,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汪芷與方應物對視良久,這才幽幽的嘆口氣,“昨夜之事,就當成是離別罷!”
  方應物聽到她的嘆息聲時,剛想順口稱贊一句“你真像個女人了”,但隨即又聽到了后面這句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你怎么如此沒有責任感!”
  什么叫離別?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那昨晚又何苦主動投懷送抱?方應物作為一個有小小的大男子主義情結的人,實在不能忍受被“事后無情”。
  見汪芷吞吞吐吐的語焉不詳,方應物急著追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若實在不想說,我可以就當昨夜什么也沒發生!”
  汪芷冷冰冰的說:“今日有京營輪班戍邊,我做監軍去宣大,大概立刻就要出發。”
  這就要走?方應物愕然無語,不是只有小清新們才會搞什么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么?
  為何這汪芷又要離京巡邊?在歷史上,汪直就因為太好武事而長時間出鎮在外,導致京城基本盤全部喪失,連西廠都逐漸萎縮并被取締。最后汪太監迅速而徹底的垮臺了,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雖然本時空歷史因為他方應物的加入而有所改變,汪芷最近其實占了上風,并沒有開始走下坡路,完全可以在京城繼續鞏固地位,那為何還要出外巡邊?難道歷史車輪的慣性如此之大?
  想到這里,方應物提著褲子下了床,忠言逆耳苦口婆心的勸阻道:“我在牢中時,對你剖析過其中利害關系!你應當放棄御馬監和監軍位置,也別再去想什么邊功武事了,踏踏實實留在京城保住西廠即可,這才是你的根本。
  兵事對你而言,就是個食之無味的雞肋,你要它除了好玩沒有實際用處,你又不想學曹吉祥造反!”
  汪芷面無表情的搖搖頭,“我知道你說得對。不過我還是要離京,這一去后,什么時候再回來就難說了。”
  汪芷的態度叫方應物直撓頭,他知道汪芷只是直爽而并非愚昧,在他的勸說之下,不可能看不清楚其中利害。但汪太監仍然選擇一條仿佛錯誤的道路,其中必有外力干擾。
  “你直接得罪了貴妃娘娘,亦或是天子?不會是因為幫周太后找到失散多年的幼弟,而讓貴妃娘娘發怒了罷?”
  汪芷否認道:“那倒不是。我對貴妃娘娘明說了,你方應物知道周吉祥的下落,無論我插不插手,怎么也能找得到人。我不去做,那就有別人來做。
  所以這個功勞與其讓別人撿去,還不如自己賺了,此舉是為了討好皇爺,而不是巴結太后。貴妃娘娘不是不明白道理的人,不至于這點事情都容納不下,同時還能叫皇爺感到貴妃娘娘對太后孝順。”
  方應物繼續推測道:“那就是你昨天觸怒了天子?可是也不對,若真觸怒了天子,你早被捉拿處置了,還有閑情逸致跑出來,并充任監軍去邊鎮?”
  這個猜測仿佛讓汪芷有所觸動,再次長嘆一聲,眉頭高高蹙起,神容漸漸凄苦,低聲叫了一聲:“這都是命!”
  方應物稍稍驚訝了一下,自從認識汪芷以來,她大都是趾高氣揚、不知發愁為何物的做派,像官二代更像過小女人或者太監。眼前這般凄然無助的模樣和語氣,真是從沒見過,不得不說,更像小女人了。
  汪芷平靜無波,好像是說別人的事情:“昨日萬通夫人進宮探望貴妃娘娘,并提出了一個事情,說我相貌酷肖貴妃娘娘年輕時候的模樣,不如送到天子身邊做妃子。而貴妃娘娘......有所意動,試探了我幾句。”
  聽到這樁宮中秘事,方應物震驚無語......稍加思索,就想通了這里面的門道,朝中這些人,果然沒有一個省油燈!
  錦衣衛和東廠聯手要與西廠汪芷爭風,那東廠尚銘留了后手,把干兒子抱來找方應石磨人情;而錦衣衛萬通居然也有更厲害的后手,勸姐姐把汪芷送給天子做妃子!
  雖然萬貴妃與天子仍有三十多年積累下的感情羈絆,是天子后宮的第一號人物,但畢竟歲數半百年老色衰,親自上床爭寵力不從心。
  最關鍵的是萬貴妃連個兒子都沒有,而她年事已高還能活多久?萬家今日看似繁盛,得到了超出普通妃子親戚的待遇,其實像是無根之木一般,明眼人都看得出危機感。
  萬通近年來之所以表現活躍,只怕也是明白這一點,若他不努力掙扎,萬家的局面根本維持不下去。只怕他做夢都想封爵,可惜他姐姐只是個貴妃,也不可能有兒子當皇帝。
  若萬貴妃讓身邊當女兒養大的汪芷代替自己服侍天子,對萬貴妃而言,那真是個不壞的主意。何況汪芷長相脾氣與她年輕時相似,不信天子沒興趣,在爭寵中占上風輕而易舉。
  而且若汪芷成為妃子后又生出兒子,那還可以進一步去爭取東宮太子的位置,這才是萬家一條有可能的長久之計。
  想通了這些,方應物就明白汪芷為何如此反常了。他知道汪芷不想回到宮中,更喜歡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進一步說根本不想嫁給天子這個老男人,然后守著深宮拘束一輩子。
  可是面對這個情況,一邊是根本不可能反抗的天子,一邊是對自己有撫養之恩的貴妃娘娘,汪芷除了趁著苗頭出現,還沒有確定性的時候,早早逃避跑路淡化此事,還能怎么辦?誰又能幫助她?
  至少他方應物做不出勸汪芷順從的事情,也沒有力量能讓汪芷從這個困境中解脫出來。
  正所謂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內而亡,汪芷暫時的出路只能是當監軍去邊鎮,遠離京城躲開這些是非。同時,這也是委婉的向貴妃娘娘表明不愿的態度。
  方應物苦笑幾聲,他幫汪芷設計的道路美好的,辭去御馬監和監軍差事,保留西廠基本盤,若汪芷是個真太監那就成了。但現實問題在于,她終究是從宮里出來的女兒身......
  果然千言萬語匯總起來還是那句話——這都是命!方應物不由得對汪芷深感同情,她這生長環境實在太變態了,完全不是正常人家。他語帶憐惜的說:“可是昨晚......你愁悶歸愁悶,何苦糟踐自己,又不是要你的命。”
  汪芷突然情緒爆發了,對著方應物狂噴道:“你說什么風涼話!你又沒在宮中活過,知道有多壓抑么?想叫我宮中當籠中雀,做不到!反正我現在不是處子之身了,別人愛怎么樣怎么樣!”
  靠!方應物滿腹狐疑的打量著汪芷,她到底是心情苦悶,一時想不開自暴自棄,還是故意找自己破去處子金身,將來或許可以用不是處女的借口,躲過某些事情?如果天子很在意這一點的話。
  若是前者,自己就是情感宣泄的對象,還算是個人;若是后者,自己就他娘的是用來捅破一層膜的工具!
  又想了想,方應物覺得沒必要再細問了。這汪芷正是心思最敏感的時候,一句話說不好又要鬧得她發作......大概還是兩種因素皆有罷。
  不過在感慨的同時,方應物心里也產生了一點小虛榮,至少這時候汪芷甘愿yankuai給自己,足夠證明自己的魅力屬性不錯,至少比天子那個老男人強。
  汪芷又深深看了方應物一眼,轉身道:“我該走了,你若有機會,就到宣大來尋我。”
  方應物依依不舍的抬手叫道:“廠督慢著!”
  汪芷滿懷期待的轉過頭來問道:“還有什么話要說?”
  方應物躊躇著說:“那個,孫小娘子也要走嗎?不如......”
  “滾!”
  御馬監太監、西廠提督汪芷真的走了,仿佛按照宿命一般的去了宣大軍鎮。如果歷史繼續按著既有軌跡運轉下去,她會漸漸的失去一切,然后悄然無息的消失在世間,沒有人清楚她最后是什么下場。除非有人能逆天改命......
  而方應物則從另一條幽靜道路被領著出去,一直把他送到了大街上,人來人往的塵世喧囂頓時撲面而來。
  方應物看著天上,依舊是藍天白云,風和日麗。前天,他在牢中;昨天,他恢復了自由身;今天,卻感到了寂寞。
  自己與項成賢高談闊論,號稱身后有三座大山,當個宛平知縣堪稱固若金湯。卻不承想,一夜之間汪芷走了,遠赴宣大軍鎮,老泰山劉棉花也準備走了,返回保定府守制。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這日子快沒法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