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376 虧空(下)拜

尚銘的事兒暫時是小事,無論怎樣,這時候方應物也沒太多時間去想,眼下還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招呼了方應石歸隊,方應物便繼續向劉府走去。
  方應石一邊跟著,一邊弱弱的問道:“秋哥兒,不先去一下西廠那邊,找汪公公把情況說一說?就算他不放過尚公公,也不要連累小娃。”
  方應物沒好氣的拍了一巴掌,“我是什么身份?若不做好萬全準備,被別人看到去找汪直,會怎么想?所以不便公開去找!你這事不用急,等回了家,修書與汪直說明即可。
  還有,那尚銘派了娘們來找你裝可憐,你就真以為他情勢危急、任人拿捏了?他只不過舍得身段,故意擺出低頭姿態,表示修好之意!你若認為他已經危若累卵,隨隨便便就可能垮掉,那就大錯特錯了,只要天子不放棄他,想扳到他可不容易!”
  方應石摸了摸腦門,愁眉苦臉地說:“真他娘的費腦子,我不想了,秋哥兒你替我操好心就行!”
  卻說到了劉府,劉棉花此時正在書房看書,見到方應物進來,笑容滿面的受了方應物行禮,然后示意方應物在旁邊太師椅上坐下。
  方應物主動開口道:“前些日子,小婿我身陷天牢,與外界不通消息,想必老泰山為了護得小婿周全,在廟堂之上沒少費心費力。今日既然出牢,小婿特意來登門道謝。”
  劉吉放下書,輕輕擺了擺手。“一家人不說兩家話,說這些見外的話作甚?不過你這次確實十分兇險。幸得上蒼眷顧,叫老慶云侯托夢救你,今后可未必就有這種好運了。”
  劉棉花一邊說,一邊暗中打量方應物神態,左看右看也看不出門道......這老慶云侯托夢到底是真的還是他胡編的?
  如果真有托夢的事情,那說明這女婿是氣運加身和有神明庇護的人;如果托夢之事是胡編的,那方應物是怎么知道太后幼弟周吉祥在哪里?
  天子找了十幾年都沒找到,方應物為什么輕易的就能知曉下落?這背后隱藏的能力反而更加可怕。
  以劉棉花的見識、經驗和眼光。以及對方應物的了解,越發感到方應物的背后有一種他所不能理解的神秘力量,也是根本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神秘力量。難道這就是史書上所說的天命?劉棉花疑神疑鬼的想道。
  而方應物當然明白老泰山想知道其中的秘密,但他肯定不會說,也不能說,只能任由他疑神疑鬼。
  又聽老泰山道:“說起來后天就是成親的日子......這些天雖然你人在獄中,但我們劉家仍然一直在準備親事。就算你不能出獄,也會將新人送進牢中與你成親!”
  無論劉棉花是出于政治判斷也好,還是真的重感情講信義也好,有這份態度就足夠了。方應物感動的答話道:“老泰山對小婿的厚愛,實在叫小婿銘感五內、雖竭盡所能也無以為報!”
  本來方應物上門,就是打算先提一提成親的事情。等親事有了準之后,親情更濃一層,然后再找劉棉花談一談未來當知縣的事。要知道,找靠山助拳,也是很有技術含量的事情。
  如今劉棉花自己主動說起了親事。倒省去方應物不少口舌。鋪墊完畢,下面再無他事。方應物便求助道:“小婿前途如今漸漸明朗,只怕過幾天就要去吏部領告身文憑了,上任不必出城,更為簡單。
  只是這宛平縣位于天子腳下、朝廷腹里,想來雜事浩繁。小婿擔心不得要領,有誤朝廷托付,還望老泰山到那時扶持一二,助我上馬啟程。”
  劉大學士并無什么意見,點頭道:“賢婿所言極是。”
  正要深談時,突然劉府管事領著一個滿身灰塵的人急步沖了進來,然后那人撲倒在地,高聲哭叫道:“伯父!家里太老爺沒了!”
  方應物一聽就懂了,這準是劉大學士的父親去世了,子侄輩從保定府趕來報喪!
  雖然他早就聽說過這老先生病危,但拖了這段時間也沒聽到過噩耗,便有點淡忘了。卻沒料到如此之巧,正好在這個關口上去世......真是意外事件!無論怎么看,這對自己而言不是好事。
  再看劉大學士,卻見他神情木然,呆呆的站立在屋中一動不動。方應物不敢去碰他,怕驚出個三長兩短,劉府管事也是如此,一圈人便圍著劉大學士同樣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劉吉醒過神來,傷感的長嘆一口氣。壓抑著悲痛對劉府管事道:“你去張羅府中辦喪,先擺出靈堂遙祭尊親。”
  隨后劉吉走到書案邊上,提起筆要寫點什么,方應物知道這是要寫丁憂奏疏了,連忙上前磨墨。無論什么官員,只要接到父母去世的報喪,就該立刻寫丁憂奏疏,這是規定動作。
  不過劉大學士手抖了抖,寫了幾筆不成字,便扔下筆對方應物道:“老夫口述,你來代筆。”
  方應物便又拿起筆,恭敬的代替劉大學士寫字,盡可能努力寫得工整一些。半個時辰后,數百字的奏疏寫完,劉吉取過來又看了一遍,然后便折起封好。
  方應物內心非常想知道,老泰山現在到底是真要丁憂,還是打算按照歷史上那樣,不惜招致罵名,也要明著寫丁憂奏疏,暗中運作留任奪情?以劉棉花的能力和臉皮,會運作成功的,歷史可以作證。
  雖然方應物覺得自己與劉棉花勉強算是可以推心置腹的關系,但在這個當口詢問這個問題很不恰當,實在顯得不懂事。忍了忍,他還是沒問出口。
  接下來就沒什么事。劉府一片忙亂的準備,而方應物還沒正式與劉府小姐成親。不算親戚,故而不便幫手,只能告辭離開,等另擇時間再前來吊喪。
  臨別之時,劉大學士對方應物道:“天公不作美,這親事不合時宜,只怕暫時不能辦了,不過定親依然有效。”
  好事多磨。一波三折......方應物無奈道:“小婿省得。”
  劉大學士想了想,又道:“此外,老夫心里意欲丁憂。”以劉棉花的眼力,當然看得出方應物心中所想,便主動把自己心思說了出來。
  這時候沒必要藏著掩著,否則可能會導致誤會發生,特別是放在行事風格很有想法的方應物身上。只是劉大學士只說明自己的打算。并不解釋詳細原因。
  方應物愣了愣,再次答道:“小婿省得。”
  本來他對劉棉花是否丁憂的態度是無可無不可——若劉棉花逆反歷史走向,真的丁憂回鄉,那他就可以利用機會擺脫劉棉花的影響,打造屬于自己的旗幟;如果劉棉花不肯丁憂,仍然堅持在朝。那也未必是壞事,起碼有一個非常實用的大靠山。
  但上述這個能左右逢源的前提是,自己在朝廷擔任一個清流職務,那進可以評議朝政,退可以龜縮不出。進退自如便可以證道。
  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自己即將要擔任事務繁雜的京縣知縣。需要應付無數上面人,劉棉花留京的好處顯然大于丁憂回鄉的好處。
  方應物又大膽問道:“若老泰山丁憂回鄉,那么親事如何辦?”劉吉無比悵然的答道:“小女今年不過十四,再過三年也才十七,尚還般配......”
  從劉府出來,方應物沿著巷道低頭前行,一路無言,發現自己陷入了莫名的恐懼之中。
  在生態環境最復雜的京師附郭縣為官,如果不思進取、不求上進,那也是可以混過去的,大不了考核拿一個不稱職或者中庸。
  但他方應物不是這種人,數年來歷經艱難已經跨進了上層建筑,豈能放過力爭上游有所作為的機會,如此方才不負來一遭大明朝,所以并不想尸位素餐。
  不過若沒有強人撐腰,在京縣想有所作為,那是不可能的,甚至想安安穩穩的做知縣也很難。
  在宛平縣一畝三分地上,比他方應物品級高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幾千個,若說官大一級壓死人,那么多少人可以壓死他?而且知縣不像清流閑職,只要不管事不惹事就沒問題,那些雜事破事躲都躲不開!
  就說三個閣老中,除了劉棉花之外,哪個是自己好相與的?沒了劉棉花,那......
  原來方應物沒有什么直觀感受,可是現在一想到劉棉花要離開兩三年,便感到有點心虛了,果然是任何事物只有在失去時,才會知道珍惜么?而且在如今,他方應物再也不是光腳不怕穿鞋的愣頭青無畏少年了。
  這時候天色已經黑了,王英見方應物心情不太好,便說閑話開解道:“大老爺大概已經從衙門回到家了,秋哥兒你回去后應當能見到。”
  不!方應物忽然立定住了,然后轉身朝更北方而去。兩個隨從連忙跟上,追著問道:“秋哥兒要去哪里?”
  方應物頭也不回的答道:“去靈濟宮西廠!”后面的方應石聞言愕然,反問道:“秋哥兒你白日里不是說你要講究身份,不便去找汪公么?”
  王英連忙敲了方應石腦袋一記,“蠢貨!秋哥兒自有主意,你不知道此一時也彼一時的道理么!”
  方應物發現此時竟然無比渴望見到西廠提督,沒了劉棉花,大概也只有汪芷能給他一點安全感和真正的助力了。至于自家父親,不被他老人家坑掉就不錯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這是第四更!我發起飆來停都停不住啊!繼續寫第五更,如果不睡著,大概半夜能更新,請諸君用月票祝福我別寫一半又睡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