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372 上任之前


  貌似風波再起,好戲還在后頭,準備散伙的群臣齊齊停住了腳步,瞅向還在中間擺“謝恩”姿勢的方應物......太后這次竟然要罩著方應物?
  在歷史上,不是沒有賢明的太后出面保護忠良,但本朝這位周太后是個什么貨色,朝臣都心知肚明,與賢明兩個字萬萬沾不上邊。
  而且甚至相反,粗魯、無禮、刁蠻、自私這幾個字用在周太后身上那簡直再恰當不過了。這樣的人本該出現在農家小戶里當三姑六婆,但卻因緣際會的坐在了太后位置上。
  話說周太后給朝臣帶來的麻煩真不少,前文介紹過,大明朝第一次大臣集體伏闕就是因為周太后引發的。
  所以這個讓人不省心的太后常常讓執政大臣哭笑不得,并仰天長嘆一句:“先帝是怎么瞎了眼才看上周太后的?”
  當然,周太后對社稷也不是不重要,甚至不可或缺的相當重要。周太后最大的優點就是十分鐘愛長孫也就是太子殿下,并親自撫養,若無周太后這顆大樹在內宮保護著太子,只怕有明君之相的太子早被萬貴妃暗害死了。
  出于這點考慮,所以朝臣對周家胡鬧的容忍度很高,生怕把周太后氣出三長兩短后,太子在宮中沒了最大靠山就要倒霉,那時候江山社稷就不穩了。
  閑話不提,卻說此刻所有人都產生了疑問,這樣的太后若伙同天子與大臣作對。那是在認知范圍之內并經常見的,但怎么會為了大臣與天子對著干。并為了正義而出面袒護某大臣?
  其中必有好戲,不,必有緣故......就連本已站起來的天子也重新坐回了寶座。
  文淵閣大學士劉棉花忽然沖上前去,疾言厲色的對方應物斥道:“說!你到底如何蠱惑了太后?不然休怪朝廷治你一個欺君之罪!”
  方應物仍然不說話,只是低頭不語,劉棉花見狀,便正氣凜然的說:“老夫今日斗膽要代林尚書在這里審一審你!少不得要大義滅親!
  你說汪直主動數次進天牢找你密談,你不想見也無可奈何。這委實令人難以理解!那汪直又不是花癡,無緣無故的怎么會對你糾纏不休?你許給了他什么好處?”
  聽到花癡二字,眾人沒什么感覺,唯有天子無意識的撇撇嘴,用嘲弄目光的掃了群臣幾眼......
  如果說林尚書是第一審,倪御史是第二審,那劉棉花這次就是第三審了。相比之下。第一審的林尚書是有意袒護,所以問的浮皮潦草;而倪御史審的就比較深了,甚至迎合天子做誅心之論;至于劉棉花這次,看來更加深入。
  方應物長嘆一聲,答道:“因為在西廠時做了一個夢。”
  聽到這里,從天子到大臣微微訝異。因為這個答案實在很奇怪。完全沒有讓任何人意料到,是一句本來很常見卻不該屬于這個場面的話。
  劉棉花也愣了愣,繼續詢問道:“是什么夢?”方應物欲言又止,過了一會兒才很糾結的說:“夢到了一位老者。”劉棉花立刻呵斥道:“不要賣關子,自己全部說完!”
  方應物繼續答道:“這老者面目不甚清楚。不過自稱是老慶云侯,托夢前來。”
  此言既出。滿殿人又一次訝異。眾人知道,方應物嘴里的所謂老慶云侯,大概指的就是當今天子生母周太后的父親,也就是天子的外祖父周能。
  周家本是京郊普通農戶,先帝英宗皇帝出外打獵時闖進了周家,遇到年幼時的周太后。而當時周太后面對英宗皇帝的表現有點潑辣,反而引起了英宗皇帝的興趣。
  此后英宗皇帝便把周太后帶進了宮,然后生下了當今成化天子。這故事堪稱是古代版的飛黃騰達野蠻女友,或者是“刁蠻少女誤上大明總裁”。
  只不過在成化天子登基之前,周太后的父親周能就去世了,這個慶云侯是成化朝初年時追封的,所以稱一聲老慶云侯。
  可是問題在于,死了二十幾年的周能與方應物的境遇有什么關系?
  已經消停半天沒有露面的倪御史忽然上前一步,對天子奏道:“方應物敢在君前妄言鬼神之事,實屬妖言惑眾,理當問罪!”
  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由頭,在天子面前胡亂說起托夢的行為很不妥當。鬼神星象之類的事情對皇家而言是很敏感的事情,亂說話稍有差錯就是一項大罪。
  方應物當然不肯認賬,連忙喊冤叫屈道:“陛下明察!臣本不想說,方才也只字不提,可實在是要被逼著說出來!如何能是有意妖言惑眾?”
  劉棉花看天子沒有做出新指示,便對二人分別道:“倪大人先退下,方應物你繼續說。”
  方應物一邊整理思路,一邊慢慢的說:“老慶云侯前來托夢,說是想叫在下幫著尋找小兒子。”
  在寶座上面無表情的天子此時忽然微微動容,忍不住驚訝的“咦”了一聲。他的母親周太后排行居長,共有弟弟三人,方應物所說的“小兒子”,自然指的就是周太后幼弟,小名叫做周吉祥。
  話說當年周吉祥出世后,母親便去世了,所以這個幼弟由長姐周太后拉扯著活了下來,一直到周太后進了宮才分離開。
  后來周太后生下了當今天子,在登基后,周家便驟然顯貴發達。周太后父親周能被追封慶云侯,長弟、次弟也各自封有爵位官職。
  但唯有幼弟周吉祥卻在早年離家失蹤了,一直到如今仍然杳無音訊。論起感情親情,周太后與親手扯大的周吉祥自然最親近,多年來對這個失蹤的幼弟無比思念,而且周太后現在年紀大了,更懷念年輕時的人物事跡。
  天子是個孝順的兒子,也很體量母親心思,這些年連連下過很多圣旨,命令京師以及附近州縣大加搜尋周吉祥的下落,但多年來始終沒有找到人。
  不成想,今天卻從方應物嘴里聽到了這個事兒,難道有線索?到底是故弄玄虛胡言亂語,還是真煞有其事?
  PS:哭,我也不想總是一半一半的發,但是時間支離破碎,寫起來也零零碎碎,只能采取這個節奏了。下午出門,晚上回來繼續補,然后開單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