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71 可憐天下父母心

果不其然,劉棉花剛剛產生了若干憂慮,便聽到天子在寶座上重重的咳嗽了一聲,顯然對眼皮底下的發生情況很不滿意。
  這是當廷審問,主題是問罪,人犯是方應物,卻被方應物歪七歪八的歪到哪里去了?在這么下去,事情就不是這個事情了,滿朝人物站在這里不是來看方應物擺高大上姿勢的!
  林尚書亦無可奈何,天子有口吃的毛病,不喜在群臣面前說話,而左都御史王越重心又在武事方面,還是公認的汪直親信,所以只能由他這個刑部尚書來主審方應物。
  沒想到幾個回合下來,方應物倒是輸人不輸陣,氣勢逼人的快把提供證據的東廠和彈劾他的倪御史打到地洞里去了......
  如今天子不滿意,林尚書那就只能繼續審問。卻說林大人正在心里琢磨措辭,但另一旁倪進賢倪御史聽到了天子咳嗽,仿佛獲得了新的信號,突然再次上陣,搶在前面質問方應物——這可是在天子面前表現的一個機會,而且萬首輔也在看著,自己要抓不住機會,還混什么朝堂!
  “方應物你休要花言巧語、顧左右而言他!你在天牢時,西廠汪直屢屢進牢探望你,是否屬實?眾目睽睽,你瞞不了別人!”
  方應物無奈道:“確有此事,見了幾次面。不過他為堂上官,我是階下囚,汪公公一定要進來,我能攔得住?”
  倪進賢冷笑一聲。“敢承認就好,那汪直次次都與你單獨密談。屏退了其他一切人,可有此事?”
  方應物繼續無可奈何道:“這汪直定要如此,我這階下囚即便不想見他并談話,又有什么能力可以阻止西廠廠督?”
  倪御史又逼問道:“那你們密談的是什么?”方應物猶疑片刻,沒有說話。
  見方應物貌似不敢回答,倪御史高聲道:“君子坦蕩蕩,圣上在此當面,你若真胸懷光明磊落。有何不可言?
  我看分明是今日廷審突然,你沒有時間與汪直見面串詞,唯恐對答之間出了紕漏,所以才不敢回答!”
  寶座上的成化天子微微頜首,險些就要很不體面的鼓掌喝彩,倪御史果然也有兩把刷子,能被萬首輔派出來打擂臺的。口才確實足夠犀利!雖然一開始這個姓倪的落了下風,但重整旗鼓后,還是發揮出了該有的實力。
  平白放掉方應物,自己這當皇帝的很沒面子;但若用上疏進諫獲罪的名義發落方應物,只怕要遭到全體朝臣的反感,還成全了方應物的名聲;但若以勾結內宦的名義發落方應物。任何人都無話可說,還能保住自己的臉面。
  想到這里,成化天子頓感輕松。不得不說,首輔出的主意確實不錯,大不了再搭上一個作用已經不如從前的西廠。
  只要處理掉方應物。就是殺了雞駭了猴,再拖上一段時間。那么這次風波就可以平定掉了。按照天子多年與朝臣斗爭的經驗,任何話題都很難一直保持在熱點上,總會被時間和新的熱門話題沖淡。
  倪御史問到這里,便不再搭理方應物,轉身對天子道:“臣奏聞陛下,方應物不敢坦承,必然有所密謀,臣所彈劾其內外勾結之罪應當屬實!再奏請陛下圣裁!”
  朝臣中不乏有心為方應物開解的人,但想了想也實在不知說什么好,此人跟西廠提督鬧得不清不楚,這應該是確定無疑的事情了,不知道內情之前怎么開口?
  再說看方應物仿佛被點了死穴的樣子,沒準他真的一時糊涂和西廠汪直勾搭上了,替他出頭就等于是把自己牽連進去......
  倪進賢用眼角偷偷瞥了一眼方應物,見他緊閉著嘴巴木然的站在殿中,到了這個地步仍然沒有開口辯解。
  見此光景,倪御史突然大生快感,把這么一個偶像級人物摧殘掉,真他娘的神清氣爽!
  說實話,從剛才起他對方應物就有點嫉妒,比年紀比學歷比相貌全方位的統統不如......就是比老師,方應物老師是三元相公商輅,自己老師是臭不可聞的萬安!
  要比父親,自己父親是上不了臺面的商人,方應物他爹又是什么?比婚姻,方應物他未來岳父是宰輔,自己岳家只是個農戶!比名聲,方應物是清流后起之秀,自己卻他媽的是洗鳥御史!給首輔洗鳥的御史!
  天子沉吟片刻后,龍目四顧傳喚道:“尚銘何在?”卻無人答應,原來不知道什么時候,尚公公已經悄悄滾走了,就像他悄悄地進來一樣,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狗肉上不了席面的東西!天子暗罵一聲,這種時候,東廠不出來當惡人,難道要他天子親自出面嗎?
  此時文淵閣大學士劉吉排眾而出,對天子奏道:“方應物交通內宦,意圖不軌,不宜為朝臣,懇請陛下早做裁斷,以安人心。”
  所謂不宜為朝臣,算是個好聽話,其實就是被貶謫到外地的意思。劉棉花縱然機謀百出,這時候也無奈,還不如主動站出來當惡人,看在天子眼里起碼也相當于是個自首。
  而他劉棉花與次輔劉珝最大的區別就是,能該低頭時能低下頭,不會與萬首輔硬對著干。既然被敲打,那就接受敲打好了。
  天子拿捏片刻,故作姿態道:“念其年幼無知,姑且不做重責,罷免一切朝職,遷外為知縣!吏部選官,即刻出京!”至于西廠和汪直如何,那是天子的家務事,犯不著在朝臣面前宣布。
  吏部尚書尹旻出列上前,領了圣旨,只待結束后回了吏部,便為方應物選官然后禮送出京。
  到此為止,大明成化朝唯一一次廷審就算結束了,下面君臣該吃喝的去吃喝該玩樂的去玩樂,該去衙門公務的去公務。
  太監覃昌得到天子示意后,象征性的叫了一聲:“有事進奏,無事散朝!”
  群臣當然無事,正要恭送天子先走人,卻忽然有太監在眾目睽睽下疾步進了殿中,對天子稟道:“圣母傳懿旨,要獎賞方應物!”
  什么?滿殿君臣相顧愕然,這又是哪一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這段想寫爽不容易,一直前后改來改去拖到現在,現在連下一章也快寫完了,中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