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70 半日翰林(下)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這個廷審的提議,其實是次輔劉珝在早朝上提出來的。天子聽了后覺得是個解決問題的辦法,便欣然采納,宣布移駕文華殿。
  卻說這文華殿距離內閣不遠,位于奉天門之外的左順門里,從理論上說是天子處置政務和東宮太子讀書的場所,歷代先皇也時常在此批閱奏章和召見大臣議事。
  但今上成化天子習慣躲在深宮里,早朝之外并不與大臣見面,奏疏也只通過司禮監送到御前,一切公務都只靠文牘往來。所以文華殿和早朝一樣,已經失去了實際功用,現在僅僅用作東宮太子讀書。
  天子宣布移駕文華殿,這當場就引起了底下上千文武百官的極大轟動。有記性好的便想起來,天子上次去文華殿,大約還是成化十一年的事情,也就是說,是六年前的事情。
  那一年的首輔是彭時,次輔是商輅,而萬安只能是第三大學士。當時君臣已經很多年不見面,在文華殿會面時,互相都很生疏和不適應,沒說幾句話就山呼萬歲散了場。
  而今日天子這次御臨文華殿,是六年來的第一次,似乎也可能是天子登基以來的第二次,能不引起轟動么?
  這么重大而且罕見的場合,自然不是人人都有資格跟著去的,早朝人員中,只有宰輔、部院大臣、掌科掌道、侍班詞臣才能去參加(看熱鬧),其他打醬油的人只能依依不舍的各自散去。
  寶殿莊嚴,君臣肅穆。香煙裊裊,鐘磬悠悠。在這種情況下,蓬頭垢面、衣冠破碎、仿佛飽受摧殘的方應物踉踉蹌蹌的步入大殿。好像一個闖進來的外星人......
  噗嗤!天子左右有個值殿小太監修養不夠嗎,忍不住笑了場,大太監覃昌便喝令值殿官軍將此人拉下去打板子。
  “有朝一日,咱家定要做那人上人,誰也不能打咱家的板子!”這個叫劉瑾的小太監一邊默默地承受苦刑,一邊咬牙切齒的在心中立下誓言。
  不過其余朝臣看到方應物的狼狽樣子,未免生了兔死狐悲之心,心下皆有幾分惻然,個別消息極其靈通的人比如劉棉花除外。
  在方應物后面。東廠提督尚銘尚公公悄然無聲的也跟著溜了進來。按說尚公公可以不用或者說沒有資格上殿的,但他一來為了在天子面前表現,二來對方應物放不下心,所以定要親自到場。還好此時沒有人較真,非要把他趕出去。
  方應物被押上前去,三叩九拜是不消說了,等行完大禮,廷審便開始了,這種事當然是由刑部尚書來主持。
  太子太保、刑部尚書林聰站了出來。掃視一遍四周,便開口問道:“方應物!有大臣彈劾你勾結內臣、密謀不軌,是否屬實?”
  聽到問話,方應物頓時明白了眼前情況。他是因為“上疏進諫”才進了天牢。被提到這里審問時,應該問他“上疏進諫”的事情,然后進行誅心之論再安上罪名才是。
  然而林尚書剛才卻當頭問起他與汪芷的關系。還點出有人彈劾,這很能說明一些問題了。在有心人的操縱下。事情的重心大概有所轉移......而且是對自己不利的轉移。
  方應物又想了想,這才答道:“不知是何人彈劾?敢站出來對質否?”
  林尚書還算是個公正的人。轉頭看向彈劾方應物的倪進賢,招呼道:“倪御史,可敢與方應物對質?”
  御史倪進賢從班位中站出來,方應物好奇的看了一眼,委實不認識這是哪根蔥,“這位大人彈劾在下,可有實證?”
  倪御史自然是有備而來,答道:“太祖有詔,許言官風聞言事!”
  方應物不在與倪御史搭話,轉過頭去,毫不客氣的對林尚書道:“倪大人所言乃一派胡言!絕無此事!”
  尚銘忽然從大臣班位后面閃到天子身旁不遠處,從袖中掏出一疊紙箋,奏道:“方應物在東廠已經供認不諱,文書在此。”
  方應物感到好笑,這尚銘竟然把東廠的審訊記錄也帶來了。天子懶得費心思,直接叫尚銘把文書給了林尚書。而林聰低頭看了幾眼,再抬頭時滿臉不能相信的神色。
  方應物輕哼一聲,“諸君怎能不明?這東廠制造的冤案還少么?也不差在下這一樁了。”
  尚銘本來不想出面喧賓奪主,但聽到這里,非常生氣!方應物這說法與出爾反爾有什么區別?
  特別是方應物當眾所說的話,簡直就是對東廠專業素質的極大貶低!如果他尚銘不站出來,還有什么威信可言?
  于是尚公公越過人群,對方應物喝道:“方應物!你自己在東廠說過的話,已經記錄為呈堂供詞,這就不打算認了么?”
  方應物瞥了尚公公一眼,忽然哈哈大笑幾聲:“我只知道朝廷有三法司,乃都察院、刑部、大理寺!沒聽說東廠包括在內!
  遍覽大明諸典,法司可曾包含有東廠?連法司都不是,只是代天子問話而已,還談什么呈堂供詞,笑死人也!在下在東廠隨意戲言幾句試探一下,尚公公還真如獲是寶,這份居心在下心領了!”
  尚銘被噎的不輕,正臉色鐵青,一時沒有來得及反駁。卻又聽到方應物義正詞嚴、擲地有聲的呵斥道:“莫非尚公還想把東廠的夾棍和殺威棒搬到這里,對在下再使一次?在下區區七尺賤軀雖不足掛齒,但也是讀過圣賢書的人,斷然不會怕了你們東廠!”
  聲如金石,方應物的形象陡然十分高大起來,一身破衣爛衫和蓬頭垢面也影響不到他的光芒!一干文臣望向尚銘的眼都很不善,大概出于同仇敵愾的心理。
  尚銘那哪里辯得過方應物,此刻腸子都悔青了,自己到這里來真是多此一舉!
  一直沒有退回班位的倪御史突然開口道:“方應物,你被彈劾也并非空穴來風,西廠提督汪直五次探視你,并屢屢密談,這總歸是事實罷?”
  方應物對此萬分驚奇,反問道:“你知道的還挺詳細,從哪里知道的?”
  隨后他用手指頭虛空指點了幾下,恍然大悟道:“倪御史,東廠,原來如此!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有大臣與東廠勾結,聯起手來欲置在下于死地!”
  倪御史本身的名聲就不好,聽到方應物“貌似有理”的反手倒打一耙,大臣人群里忽然響起低低的哄笑聲。
  更有幾道用意不明的目光頻頻射向萬首輔,很多人都知道,倪御史是萬首輔的親信門生。
  只有劉棉花暗暗皺起了眉頭,方應物雖然表現的很激爽,但這種做派只怕會讓天子不喜歡。(未完待續。。)
  ps:困乏不堪,先打個盹去,凌晨起來再繼續補完。另外,這兩天可能要配合起點上一個項目,集資出大明官或者奮斗在新明朝的偏搞笑漫畫冊子,也包含一些番外內容,大家有興趣收藏否?歷史小說沒有什么賺錢的渠道周邊,影視游戲出版統統無望,這吃力不討好的局面很沒意思,漫畫冊子這是到目前為止我唯一能找到的突破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