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369 半日翰林(中)

劉大學士絮絮叨叨說了半天,一會兒說兒女親事,一會兒說老父病危,反正沒有一個字是說到公事,全都是自家的私事,也沒有說倪進賢所奏是對還是是錯。
  如果不是因為眼下正處在非常時期,少不得要有言官跳出來,彈劾劉棉花不務正業、君前失儀、矯情欺君。
  但也正因為劉吉所說全都是私事,這才叫天子為難,公事可以公辦,私事還要公辦就有點不近人情了。就好像有個相識多年的老朋友,用私人關系向你訴苦,你心里為難不為難?
  從天子備位東宮時開始,劉吉也是侍候多年的老臣了,平常又比較和順聽話,這份情面也確實不好抹開。
  當然,劉棉花并沒有直接開口求情,只嘮叨自己作為父親和兒子的立場。他不指望有多大意外之喜,只要能沖散一下天子凝聚起來的殺伐果斷心思,那就達到目的了。
  不然君無戲言,天子在朝會上更是出口成憲,一言既出,那就追也追不回來了。情況確實如此,天子本是下了狠心要快刀斬亂麻,改廷杖廷杖,該發配發配,但被劉棉花這一干擾,又陷入了猶豫中。
  在同一時間,方應物再次被從東廠大牢里提了出來,押到刑堂上面,接受東廠提督尚銘的審問。
  事到如今,尚銘已經沒有退路了,自從進了宮告汪直的狀,那就不可回頭了。只能咬著牙一條道走到黑,從方應物身上打開突破口。
  而且尚公公也能感受得到。這是天子默許的。不然昨日他進宮當面彈劾汪直時,天子為何不加斥責?顯然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默許他繼續追查的意思,只要能給出一個交待就不算錯。
  當然,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尚公公就不信了,首輔、錦衣衛、東廠合力還扳不倒汪直,那汪直最大的靠山無非是萬貴妃。但自己這邊萬通可是萬貴妃的親弟弟。
  壯了壯膽,尚銘拍案道:“方應物,你勾連內宦,圖謀不軌,可知罪否!還不速速如實招來,不然國法難饒!”
  聽到國法兩個字,方應物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一個東廠頭子坐在上面張口國法,也真虧他說的出口。抱拳行禮道:“一日不見。尚公膽氣又壯了。”
  尚銘聞言怒喝一聲:“還敢嬉皮笑臉滑言巧語!真當東廠的刑具是擺設么?左右上前拿下!”
  左右番子也齊齊大喝一聲,又有兩個上前來動手,方應物忽然甩出一記不太規范的回旋踢。搶先踢倒了一人。
  這把尚銘氣的發抖。東廠刑堂之上,何曾有過這么囂張的人犯?連連拍著桌子吼道:“搬夾棍來!搬夾棍來!”
  刑具嘩啦啦的扔在了大堂中間,看著就是簡簡單單的兩根硬木,但方應物倒吸一口涼氣,只覺得自己腳踝隱隱作疼,這比打板子還痛苦啊!便連忙舉手高叫道:“慢著!在下招了!不知廠公欲問何事?”
  尚銘對方應物戒備很深。并沒有太過欣喜,沉住氣再次問道:“這幾日,你是否與某些內宦屢屢密謀?”
  方應物如實答道:“與西廠汪公先后會面數次,多有密談。”
  尚銘聞言一喜,示意旁邊書手迅速記下。又問道:“天牢重地,你又是人犯。不該有陰私之事!到底密談什么?”
  方應物含含糊糊的答道:“密談的事情與宮里有些關系......”
  尚銘不只是一喜了,簡直是大喜,這方應物今天太上道了,簡直令人不敢相信!忍不住又核實一次,“你是說,你與汪直密談某些大內之事?”
  方應物很肯定很配合的答道:“是!”
  哈!尚銘頓時像是渾身輕了幾十斤,只想仰天長嘯,這真真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對太監特別是天子親信的太監而言,最大的罪名除了造反,大概就是隨便向外泄漏宮中秘密了。就算不是秘密,天子也很反感太監隨意和外人議論宮中事情。
  無論是誰,即便權勢滔天,只要安上一個泄漏禁中機密的帽子,那他在天子心目中地位只怕立刻撲街。
  汪直要是在這個敏感時候,與敏感方應物屢屢密談宮中事,這要讓天子知道了,那可就爽大了!
  尚銘狂喜過后,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問道:“你們都談了些什么?”
  方應物想了片刻后答道:“尚公還是不要多事了,與你何干?”尚銘忽然翻了臉,喝令手下道:“左右上夾棍!”
  此刻忽然有數名武官闖進來,領頭之人對著尚銘拱了拱手,開口道:“廠公在上,吾等乃御前軍衛,奉詔前來東廠提方應物!”
  尚銘愣了愣,“皇爺忽的提走方應物作甚?”不止尚銘,堂中眾人皆有疑問,這方應物已經在錦衣衛、西廠、東廠轉了一圈,算是完成大滿貫,提走了后還能去哪里?
  那領頭武官對尚銘簡單解釋道:“陛下早朝御文華殿,眾宰輔部院科道隨從,就于今日御前廷審方應物!”
  如此堂中一片嘩然,沒想到居然鬧到如此地步,竟然要廷審了!方應物也目瞪口呆,扭頭望著來提人的武官,場面怎的會玩到如此之大?
  忽然福至心靈,方應物抬起手,一把拽掉了自己的發髻,登時造出一個披頭散發的形象。
  眾人目光被方應物吸引過去,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然后卻見方應物用力撕扯自己的衣衫,三下五除二的,一件原本還算完整的文士衫變成了幾大塊破布掛在身上。
  此后方應物胡亂在臉上抹了幾抹,仿佛在頃刻之間,原本一個翩翩美少年變成了披頭散發、衣衫襤褸的乞丐。
  這人一聽要面見天顏,便失心瘋了么?眾人不由得想道。
  最后方應物抱著堂中柱,高高的抬頭,作勢要去撞,如果真撞實了,雖然死不掉,但額頭必然血肉模糊......
  不過猶豫了片刻,方應物又松開了手,這叫眾人下意識松了口氣,看來他還沒有徹底瘋掉。
  在眾人不明所以的目光里,方應物仿佛恢復了正常,走到幾個武官面前,淡淡的催促道:“諸位愣著作甚?走啊。”
  領頭武官被方應物一連串莫名其妙動作搞得很迷茫,這才反應過來,點了點頭。
  堂中唯有尚銘尚公公心里產生了些許不妙的預感,方應物難道是打算賣悲情?這模樣叫外人看到,第一印象肯定以為是在東廠被虐待了!
  ps:
  今日大受刺激。。。。哎,拖到現在才寫完,sorry!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