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368 半日翰林(上)

天色蒙蒙亮,成化天子朱見深坐在龍床邊緣發呆。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眼看到了早朝時間,但一想到這個,朱見深就感到厭煩。
  應該說朱見深并不是厭煩早朝本身,近三十年來,早朝本身已經成了儀式化的程序,只是由內閣篩選后,象征性的奏對、宣布幾件事而已。
  而當皇帝的人,只需要答幾聲“是”、“下部議”等就可以了。朱見深本身并不反感這樣的刻板程序,每次都是很盡職盡責的到場參加,參加完了后,便可以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但讓天子厭煩的是,最近這幾天,本該莊嚴、肅穆、井井有條、秩序井然的早朝比較亂。圍繞著方應物、傳奉官、外戚封爵等問題,天天吵得不可開交。
  大概是天子平常不見大臣的緣故,所以大臣想要在君前奏辯,只能利用早朝機會。結果把早已程序化的早朝變成了批判會,叫朱見深煩不勝煩,產生了若干找借口罷朝的念頭。
  作為懶人模式的開創者,朱見深大膽的走出了第一步,基本杜絕了與大臣的交往,免得整日不離公務,忙到沒有時間吃喝玩樂享受生活;但他卻不敢走第二步,那就是不上朝。
  主要還是傳統觀念作祟,連朝都不上的皇帝,那還能當皇帝么?遍覽史書,不上朝的皇帝有不少,但個個都是亡國滅種的貨色,看著好生令人怕怕。
  朱見深懶政歸懶政,可是還不想亡國,因而大明想要開創皇帝不上朝的先例,還需后來人進行更大膽的創新......
  和無數普通上班族一樣,朱見深在這個早晨經歷了無數掙扎與糾結,最終痛苦的從龍床上爬了起來。然后就是千日如一的更衣洗漱,出門上班,不,上朝去也。
  寶座高高的設在奉天門金臺上,朱見深淡漠的看著空無一人的廣場。隨后太監鳴鞭,鐘鼓齊鳴,便見上千名文武官員從遠端的金水橋涌現。短短時間內,文武官員便小跑著越過金水河,紅、青、綠三色填滿了他的視野。
  山呼萬歲過,才算正式開場了。班位中一陣晃動,卻見有個御史服色的大臣搶出人群,如同離弦之箭竄上丹墀,叩首道:“臣倪進賢有本奏!”
  朱見深看到是個御史言官,厭惡的皺起眉頭,這些日子快被言官煩透了。他差點就要起身走人,但最終還是忍住了,面無表情的坐著不動。
  朱見深在內宮不清楚外朝的一些事情,但外朝卻有些人知道這位倪御史的底細。倪御史有個外號叫“洗yankuai御史”,據說他的御史職位是靠著向首輔萬安進獻藥物得來的,而這個藥物就是用來洗那話兒的......從萬首輔的表現看,這藥物的效果應該還不錯。
  “方應物下獄,本該隔絕里外,但西廠廠督汪直數次強行入獄探視,臣彈劾方應物、汪直內外交通、勾結不軌之罪!”
  倪御史一言既出,讓距離較近的大臣紛紛矚目。這幾天朝會雖然熱鬧,但天天吵鬧看得多了也就膩了,原本以為今天不會再有什么新花樣,沒想到還是花樣翻新了!
  首先這倪御史竟然敢直接點名彈劾汪直!其次他竟然直接拉了近期的熱門人物方應物一起下水!
  要是別人這么耿直那不奇怪,世上膽大的人多了。但倪進賢是個什么貨色,很多人都是心知肚明,那他這樣做是有何用意?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又聽到倪御史繼續奏道:“臣并請罷西廠!”
  如此才算完畢,卻引起了眾人更大的興趣,罷西廠這個提議,呵呵呵呵......上一次當著天子的面請求罷西廠的人,還是老首輔商相公......
  大學士劉棉花本來站在旁邊閉目養神,等著混過早朝完事。聽到倪御史的進奏,他猛然睜開了老眼,卻沒有去看倪御史,而是側頭看向與自己隔著一個身位的首輔萬安。這個情況,百分之一百是萬安指使的。
  到了內閣大學士層次,劉棉花所思所想自然與別人不同。這萬安不會不知道方應物是他的女婿,所以萬安雖然與方家有隔閡,卻對方家父子一直沒有什么動作。
  但今天這一出,萬首輔有什么目的?別的目的先不用管,劉棉花感覺得到,這其中至少含有敲打自己的意思。沒錯,憑著直覺也能感受到。
  劉棉花并不感到奇怪,自己把次輔劉珝的風頭蓋下去,又與冉冉上升的方家結了親,自然要引起萬首輔的一些心理變化,做出一些下意識的動作。
  天子聽完倪進賢奏事,沒有答話,也看了首輔萬安一眼,腦中想起了萬安的密奏,莫非這就是親愛的老首輔為自己安排的臺階?
  的確是一個一舉兩得的臺階......首先,罷掉大臣的眼中釘西廠,等于是給了文官一個不小的甜棗,能夠緩和君臣關系,淡化傳奉官和外戚封爵的矛盾;
  其次,以“交通內宦”的罪名處置方應物,既可以出一口氣,讓自己不至于下不了臺,又能讓群臣無話可說。道理很明顯,若要以言論罪名處置方應物,只怕阻力會很大,因言獲罪是文官最反感的事情,但要是用勾結宦官來處置,阻力就小得多了。
  想到這里,天子開始斟酌自己的表態問題。是答一個偏向于中性的“知道了”,還是一個略有傾向性的“下部院議處”?亦或是傾向性最明顯的“準奏,內閣草詔”?
  或許是到了快刀斬亂麻的時刻,朱見深剛要張嘴,忽然身前不遠處大學士班位里突然閃出一人,叩首道:“臣有事要奏!”
  這不是別人,正是文淵閣大學士劉吉,這面子不能不給,朱見深垂詢道:“先生有何事要奏?”
  劉吉奏道:“臣與方家早有婚約,要將小女嫁與方應物,原定于數日后完婚。如今方應物觸犯陛下,打入天牢罪有應得,只怕出牢之時就是流放之日,無暇完婚。想來想去,懇請陛下開恩,準許臣將小女送入牢中,與方應物在牢中成親!”
  這是哪一出?朱見深不知該如何回答,隨口道:“先生何須如此心急?”
  劉吉再次叩首道:“陛下有所不知,臣近日忽聞老父陷于病危,本該速速歸鄉侍疾,但又恐因不測事誤了兒女佳期。便想提早完婚,也算了解一樁懸事,伏請陛下開恩準許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