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367 這都是命

當夜,汪芷在昭德宮睡了一夜,順便偷偷找人打聽了一些情況。次日又陪著貴妃娘娘說了一上午的話,并一同用了午膳,然后才告辭出宮。
  走出昭德宮大門,汪芷收起笑容,輕輕的嘆息一聲,感到有點兒害怕。在以前,她從未有過這種感覺。
  想當年西廠剛成立的一年,朝臣上下一片討伐,罵她的聲音簡直是奏疏等身。而她從未感到過畏懼。一是當時年幼膽大、無知無畏,反而覺得很興奮、刺激;
  二是當時的她知道,就算自己頂不住了,只要扔下西廠往宮里面一躲,別人就只能徒呼奈何。后面有萬貴妃罩著,有天子慫恿和撐腰,有何懼哉?
  但是現在情況好像不一樣了,連宮中都未必能安穩,而且自己也不想再回到宮中,過那壓抑、無趣的生活。
  汪芷忽然覺得一股愁緒徜徉不去,莫名的傷感涌上了心頭。自己終究像個無根浮萍啊,貴妃娘娘雖然待她甚好,但昭德宮也并不是自己的家。
  走到西華門時,汪芷把自己的不健康小女人呢情緒強壓下去,思考起當前的處境問題。
  東廠尚銘也就罷了,被自己嚇破了膽,跑到天子這里告刁狀在預料之中。而那個阿丑膽敢在天子面前譏諷她自己,一定是受了另外別人的指使,只可惜不便拿下拷打詢問。
  她汪芷在外面敢濫捕亂抓,但在宮中卻很受限制。這里是天子的絕對領域,任何人行事都要加倍小心。若觸動了天子心中紅線,下場將會極其凄慘。何況阿丑還是天子最近比較喜愛的當紅伶人。擅自抓了后果十分難料。
  雖然不便立即拿下阿丑審問,可并不妨礙汪芷猜出是誰在背后指使。萬通、尚銘那邊有沒有直接關系不知道。但肯定與御馬監太監梁芳跑不了關系。
  想到這里,汪芷忍不住揉了揉腦門,難道她真是四面樹敵了么?
  話要從頭說起,汪芷是御馬監太監,梁芳也是御馬監太監,但梁芳是正牌掌印太監,而汪芷只是在御馬監掛個名字。
  御馬監在內廷中的地位,就相當于外朝的兵部。不過梁芳雖然職位是御馬監掌印太監,但實際上所干的事大都是內廷采辦、搜刮珍玩珠寶、搜羅奇人異士之類。連春藥和蓋廟都管,方士李孜省、鄧常恩以及僧人繼曉等都是梁芳的好伙伴。
  說很直白的說,梁太監就是專門為天子的生活和娛樂服務的,是一名最純粹的佞幸弄臣,也就是公務類、密探類、生活類三種太監中生活類的典型代表。當然,梁太監也正是靠著這些才深深得寵于天子和萬貴妃。
  汪芷則相反,雖然她僅僅是掛名的御馬監太監,但卻屢屢在邊鎮監軍,依靠著強大的西廠也成了京營實際上的總監軍。做的事比梁芳更像是正牌掌印太監。
  而且在汪芷在剛出道成為西廠提督時,曾一腔熱血的高舉反貪大旗,因為貪瀆問題狠狠處置過梁芳的親信太監,與梁芳鬧過不愉快。
  正行走在宮廷紅磚綠瓦之間的汪芷不禁打個激靈。這么盤算下來,朝臣、東廠尚銘、錦衣衛萬通、御馬監梁芳......難道真成方應物所言,自己已經處于什么“四面楚歌”的境地?
  自己的心腹。比如西廠掌刑千戶韋瑛、安插在錦衣衛南鎮撫司的吳授,還有自己的盟友。鼎鼎大名的“二鉞”,在此時仿佛都派不上用場。
  汪芷也不敢問計于他們。這種涉及大量宮闈**的局面,他們一樣懵懂不明,實在看不出能問到什么對策,何況還要擔心讓他們知曉內情后自亂陣腳。
  在恍惚之間,汪芷聽到充當隨從的孫小娘子問道:“前往何處?”她抬起頭來,發現已經走到了乾清門角門,又猶豫片刻,便吩咐道:“出東華門,去東廠!”
  汪芷去東廠沒有別的事,還是要去找方應物,至少方應物是長得最像一根救命稻草的人,至少方應物對自己看起來沒有太大惡意,至少方應物看起來神神秘秘的仿佛無所不知。
  踏進東廠大門時,汪芷忍不住苦笑幾聲。那尚銘告刁狀說自己四次進牢探望方應物,分明心術不軌,今天這就是第五次了罷?又讓尚銘有得嚼舌頭了。
  不過回想起這四五次,自己一次比一次氣勢弱,真真情何以堪......汪芷收拾起雜念,做出鎮靜姿態,站在牢房門口,淡淡的對方應物道:“真如你所言,仿佛是四面楚歌了,不過也沒什么,大不了魚死網破而已!”
  還在枯燥無聊的方應物從茅草床上一躍而起,奇道:“你不是一直不服氣么?怎的忽然如此明白了?”
  汪芷便冒著“泄露禁中事”的風險,把這兩日宮中所見所聞一一說出。
  方應物想了想,嘆道:“歸根結底,還是天子對你已經有點不放心了,否則天子不會任由丑角編排你,不會任由尚銘當眾奏報......娘娘也不會勸你放手。為今之計,依我看......”
  汪芷聽到“不放心”三個字,忽然發起牢騷:“這些年我勞苦功高,忠心耿耿,皇爺為什么不放心?”
  方應物心里忍不住吐槽一句,幼稚是病,得治!這汪芷畢竟只十幾歲,雖然出道早,一時因緣際會成就很大,但運氣成分大一點,其本人遠遠算不上成熟。
  汪芷這種說辭,就是典型的女人情緒化思路,眼下是深刻反思的時候么?趕緊想法子應對才是正經!方應物沒好氣的說:“抱怨這些有什么用?我一樣勞苦功高、忠心耿耿,不也是蹲在這里吃牢飯?現在要......”
  汪芷不為所動,很固執的問道:“你應該明白,你說到底為什么?”
  有些話方應物不好意思親口說出,便誘導著反問道:“道理很簡單,你和司禮監懷恩、覃昌,東廠尚銘,御馬監梁芳這些人相比較,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汪芷端著下巴,蹙起眉頭,陷入了深深的思索。過了一會兒,她茫然的搖搖頭,“吾輩各司其職,雖然事務有所不同,但都是盡心為皇爺辦事。皇爺也是個念好的人,對他們都很優容,憑什么對我不放心?”
  方應物萬般無奈了,捂著臉說:“不同之處,就因為你終究是女人,比太監更有可能會勾搭外面男人,而且勾搭的更深!”
  汪芷呆住片刻,突然勃然大怒,伸出巴掌就要打。卻見方應物已經已經先行捂住了臉,一時沒地下手,便又握住拳頭胡亂捶了方應物兩下,又狠狠踢了方應物一腳,口中叫道:“你說誰會勾搭男人?你說誰勾搭男人?”
  方應物挨過三板斧后,重重咳嗽一聲,“說正經的,就算你不是女人,也要被起疑心,二十年前曹吉祥的事情還歷歷在目!”
  曹吉祥乃英宗朝權宦,以司禮監太監兼總督京師三大營,開了宦官起兵謀反的例子,然后兵敗被殺,算是大明里的獨一份。
  汪芷如今是事實上的監軍,京營精銳十二團營提督王越、兵部尚書陳鉞又是其黨羽,在別人眼里形象又是意氣行事、囂張跋扈、胡作非為,不被聯想起曹吉祥就怪了。
  方應物又道:“你的職務無非是提督西廠和御馬監太監兩個,如今你要這監軍名頭,除了好玩還有什么實際用處?你能造反嗎?”
  汪芷怒目而視:“你們讀書人都看不起我,自然要想辦法建功立業!”
  “那現在夠了罷?其實天子最忌諱的就是你的武事,而西廠對天子是完全無害的,你還不明白么?
  我看你不如主動辭去御馬監太監的名頭,這就是以退為進加丟卒保車,至少可以暫時緩解天子的疑慮,保住西廠差事并維持住局面。”
  “你叫我現在上疏請辭?”
  “不,還不到時候,現在上疏只會顯得你心虛,效果不好!”
  “那應該是什么時候?”
  “不好說,且等待時機。”
  “你們讀書人的腸子真是彎彎繞繞。”
  “你們宮里的太監也不差,不然怎么和讀書人對著干?”
  “我不是太監!”
  “......”
  卻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在同一時間,劉棉花夫婦兩人坐在家里,也是愁容滿面,互相長吁短嘆。
  如今讓他們發愁的自然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女兒與方應物的親事問題。眼看定下的成親日期要到了,但女婿方應物還在天牢里住著,這婚還怎么結?
  “親事是不能反悔的,否則就成了笑柄,但日子已經定下,請帖都發出去了,到時辦不成也是笑話。”劉老夫人說著說著,忽然有點心疼,“不知女婿在牢中吃了多少苦,若飽受摧殘,出來了也不便成親。”
  劉棉花安慰道:“我仔細打聽過了,咱家這好女婿雖然輾轉了三個地方,加起來一共才挨了兩棍子,有什么打緊的?卻換得滿朝喝彩,馬上就要名動天下了!”
  說是安慰,但劉棉花這口氣酸酸的,心里委實羨慕嫉妒恨。他年輕時怎么沒有這種機會?現在老了,真賭不起了,年齡在這里擺著,一旦失手就是徹底出局。
  不過想想自己年輕時候,走馬燈一般換了四任三個皇帝,年號從正統、景泰、天順一直換到成化,動輒殺得人頭滾滾,夾著尾巴做人才是正經,哪有現在這樣天下承平的好日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