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366 襄王神女

朱見深吩咐完事情,卻又有司禮監秉筆太監覃昌來求見,身后還兩個文書房太監,捧著一些奏疏。
  成化天子身邊的得勢太監可以分為三類:一是公務類的,比如司禮監的懷恩、覃昌;二是密探類的,比如西廠汪直、東廠尚銘;三是生活服務類的,比如梁芳。
  見過禮后,覃昌主動稟道:“今日有首輔萬安的密奏。”由于奏疏太多,天子未必有精神認真看,所以要先擇密奏、軍機、災害提醒一下,這是多年慣例。
  “萬先生有密奏?”朱見深聞言便伸手接過來。閣老密奏肯定都是封好的,只能御前開拆,他展開后低頭看去,很是聚精會神,時而微微頜首,時而會心一笑。
  這時候不是什么人都能站在天子身邊的,只有前來送奏章的覃昌侍立在近旁。而此時覃太監按捺不住好奇心,天子看奏章如此入神的時候可不多見,便拿眼角偷偷瞥了幾眼。
  從他的角度恰好能看到奏章開頭一部分,只見得上面寫道:“臣近日收得大同、江南美婢兩人,膚白體嫩細如緞匹,環肥燕瘦各有其妙處,細細研磨品嘗,又新習得房中兩勢......”
  覃昌撇撇嘴,收回了視線。好罷,萬安萬首輔之所以能穩穩當當的做首輔,與天子比較貼心也是很大的因素,能在奏疏中與天子大談很私密的成人話題的,也只有這么一位無恥之人了。
  當然,萬首輔也不是一點正事不講,談完自家最近的性愛心得后,在奏疏末尾鄭重其事的向天子進言道:“臣請罷西廠。”
  罷西廠?天子看到這幾個字。下意識皺起了眉頭。
  西廠之設,應該是朱見深當皇帝搞出的最大動靜之一了,從成化十三年新設西廠以來,不斷的遭到朝臣的抵抗,當然這也說明了西廠工作開展的非常給力。在這四年時間里。彈劾西廠提督汪直并請求罷西廠的奏疏加起來都可以堆成小山。
  萬安當初還不是首輔時,曾隨大流跟著當時的首輔商輅上過一次請罷西廠的奏疏。但是自從萬安坐上首輔位置之后,便對西廠不置一詞,還壓制了朝中許多激進的意見,這叫朱見深很是滿意。
  所以成化天子一時想不明白,今天萬安怎么忽然會在密奏中請求罷去西廠?這不是萬首輔的風格。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萬首輔都會順從的,很少悖逆自己的態度。
  反常之事必有古怪,天子又繼續往下閱覽,萬安很言簡意賅的寫了“以平息輿情”五個字。
  看到這里,朱見深若有所悟。莫非萬安的意思是。現如今君臣之間陷入僵局,請他通過廢掉百官痛恨多年的西廠作為政治讓步?
  天子再次抬起頭,仔細想了想。在這一兩年,西廠的威力確實不如剛成立時候明顯了,就連西廠廠督汪芷也熱衷于邊事,動輒去邊鎮監軍,對西廠業務不大上心。
  朱見深又想道。以前威望極重的強勢大臣比比皆是,比如強人首輔李賢、三朝元老商輅等。當年他年輕氣短,面對元老重臣時內心極其拘束不安,所以才有西廠之設,算是一種下意識的自我保護措施。
  而現如今朝中內閣、部院都是“聽話”的大臣,科道清流嘈雜歸嘈雜,但畢竟掀不起大風浪,西廠貌似不是那么必需了......
  廢掉一個西廠,以換取百官在其他方面的讓步,這可行否?
  朱見深斟酌半晌。覺得萬首輔的建議不是沒有道理,這并非像清流那樣故意對抗式的“請罷西廠”,而是設身處地的提出了一種交換可能,而且看起來是很有可行性的可能。
  按下朱見深不提,卻說汪芷汪廠督在西廠突然接到了圣旨。她不敢耽誤,匆匆忙忙從西華門進了大內,隨后便向昭德宮而去。
  在昭德宮,汪芷可不像在外面那般趾高氣揚、昂首闊步,宛如一只輕靈的小貓,一直飄進了內殿里。
  此刻萬貴妃歪在榻上闔目養神,眼角微有紅腫,確實是哭過一場。汪芷輕手輕腳的走上前去,趴在膝前,低聲喚道:“娘娘?孩兒來看你了。”
  貴妃睜開眼睛,露出幾絲和善神色,伸手輕撫汪芷頭頂,“好孩兒,怎的又變瘦了?這時候也只有你來看我了。”
  汪芷嬉笑道:“娘娘說的哪里話,想看望娘娘的人只怕從這里一直排到大明門也排不完,我只是比別人腿快。”
  萬貴妃也笑了笑,忽然說起別的事情,“萬通前日向我遞了話兒,說是他這錦衣衛指揮使怪沒滋味的,什么事業也做不出來。一是老人不愛聽使喚,二是實在是忍不了你那個西廠了。”
  汪芷故意使小性子道:“這叔叔就會找娘娘訴苦!”
  貴妃伸出手指頭點了點汪芷的額頭,“你這孩子還是樹敵太多,剛才在皇爺那里就有人編排你太跋扈呢。照我看,雖然你從小沒當女子養,但終歸還是女兒家。我們女人,總不是該在外面打打殺殺的......”
  汪芷低眉順眼的答道:“娘娘說的在理,只是孩兒我一時脫不得身。這些年來我倒也聚集了一批手下,他們幫著我做事,得罪了不少人,如果拋下不管,只怕他們個個都要遭殃,所以孩兒沒法立即放手。”
  萬貴妃嘆口氣道:“這也放不下,你這孩子就是善心......你和萬通之間怎么樣,我是不管了,隨意你們怎么鬧罷!反正最后都是看皇爺的念想。”
  汪芷很不在意的說:“孩兒我沒所謂,大不了回宮侍候娘娘一輩子。”
  話是這么說,但汪芷這幾年享受到了宮外自由自在,內心并不想再回到從前侍候人的日子。在宮外多么逍遙自在,何苦回到宮里受那份拘束?
  宮外是西廠提督兼監軍,威風凜凜人人景仰,幾乎可以過上無拘無束、為所欲為的生活;而在宮里不但處處要謹言慎行,還要伏低做小當牛做馬——想想就知道哪個選擇舒服。
  呃,那個有趣的小白臉也在宮外,而宮里全是陰陽怪氣的死太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大劇情通了,但還有個小地方需要摳一下,容我三思!明天上午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