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363 三座大山

聽到“我不介意”,方應物便松了口氣,自己真是險些作死啊,一點都沒有階下囚的心態。幸虧這么熟了......熟不拘禮啊。
  這汪芷追問不休,被自己連連揩油,卻還執著不放,難道真要把自己這個好處分享出去?方應物開始考慮起汪芷的靠譜性......嘴上信口說:“廠督!你沒發現你現今處境很危險么?
  只怕你的對手們隱隱然已經有聯手跡象了,你縱然有三頭六臂,若不用心便很難抵住,敗亡只在彈指之間!所以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你卻還在我這里逡巡不去,為旁枝末節糾纏不休,實在不為智者所取!”
  汪芷聞言思量片刻,蹙眉道:“你想不想知道,這翰林院編修的任命是怎么回事?”方應物連忙點頭,這算是他如今心里的最大謎團了。
  “不過在此之前你要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怎么看出我是假冒的?自己先誤會是我幫忙,后面怎么又看穿假冒了?”汪芷很不服氣的問道。
  因為她自覺剛才的演技已經達到了個人生涯的巔峰,連自己都快騙過去了,怎會輕易被方應物識破?自己的破綻到底在哪里?
  方應物得意的一笑,“因為據我所察,你做事比較率性,并不是會明目張膽挾恩圖報、索要好處的人......正所謂事有反常必為妖。”
  這是夸還是損?汪芷心臟跳了跳,微微一亂,這小白臉還挺了解自己的。
  隨后她定了定神。便也答道:“據我所知,你下詔獄之前。天子念及你的功勛和會元功名,的確有意破格拔選你為庶吉士并直接歷事編修。而且敕書已經從宮中下發。已經送到了吏科,不過在吏科暫時耽擱了......”
  方應物知道,吏科就是六科之一,按照法定程序,事關國事政務的詔書須得先經過內廷六科,然后下發至外朝,如此才算“合法”。
  反過來,如果六科給事中認為圣旨不正確,也有執行“封駁”的權限。就是將圣旨退回去,請天子重新考量。這是政治博弈的一種,其中復雜程度一言難盡。
  汪芷繼續說下去:“當時吏科眾給事中對你的任命議論不一:有人以為,因軍功封賞為詞臣不妥,并非正道,理當封駁圣旨;
  也有人認為,你是會元和二甲高位,本來就具備館選資格,軍功之事無傷大雅。兩邊誰也說服不了誰。一時爭議不下,圣旨便在吏科擱置著了。”
  聽到這里時,方應物隱隱的猜到了什么。果然聽汪芷道:“然后就發生了你這事情......自從你下了詔獄,算是身負大義。于是那六科之內便無人再敢反對你。原先擱置的圣旨便順利成章的按照程序下發到吏部和翰林院,你家里大概也接到了,這就是為什么你在天牢里忽然也有敕命封賞的原因。”
  方應物總算恍然大悟。原來不是天子精神分裂,而是一個時間差問題。自己的任命在六科那里卡了一卡。滯后了若干日,結果便恰好和天子下令對自己嚴打同時間傳到東廠。無巧不成書。說巧合真是巧合。
  知道了來龍去脈,方應物終于能確定了自己任職的合法性,便徹底放了心并喜不自勝。
  相比起來,坐幾天牢算什么!哪怕出了大牢就被貶職也無所謂,因為只當一天翰林也是當過!
  這里面重要的是資歷、資格,而不是經歷,有了這個資歷就像有了敲門磚,至于其它那都是次要的。
  汪芷看著心花怒放的方應物,頗有玩味的問道:“你真的沒意識到,這又把你向前推了一步,又要多在陛下心中扎一根刺了?”
  呃......方應物笑容停住,凡事有利就有弊,汪芷所言也是個問題。這種情況好像是清流朝臣利用這種形式公開向陛下叫板似的,而且幾乎可以肯定,某種程度上而言也是故意的......
  自己身在獄中,并沒有目睹外面的場面,對外界的消息也不是很靈通。但是不經意間,自己卻站在了朝臣與天子激烈交鋒的最前沿。
  而且外面的人把自己高高的抬了起來,那自己在天牢里面能掉鏈子么?能玷污別人給他的榮耀么?天堂和地獄只有一線之隔,自己膽敢玷污榮譽,那輿論就敢把自己踩到泥巴里。
  方應物突然記起了古書上的一些故事,有些大臣去上朝死諫時,親朋在家中準備好了棺材,一時傳為美談。
  當時覺得這故事褒揚了節義,故事里的人很值得欽佩,現在想來卻有了新的體會——一旦別人棺材連都準備好時,那么這大臣也就等于被捧殺了,他想反悔不去找死都不行了!不然豈不成了笑柄?
  現狀宛如兩軍對壘,功勛最突出的必然是先鋒,最慘烈的也是先鋒。輿論把自己抬到了這個地步,自己一個不好就是先鋒或者干脆就是烈士......還是那句話,這就是聲名鵲起的負作用!
  見方應物被嚇住,汪芷得意的一笑,拿腔捏調的學著方應物的口吻點評道:“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方先生你不思自救,卻只顧調戲別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么?”
  方應物連連苦笑,汪芷所言不錯,自己已經到了最危險的的時候,天子的耐性絕對是有限度的——這段時間,先有父親上疏,后有毛弘毛大人進奏,又有林俊林大人死諫,六科又在這個敏感時候公然把自己任職落實......
  在天子眼中,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挑釁,一次又一次的遷怒于自己,可一可再不可三,大概已經在臨界點邊緣了。
  說得嚴重一點,找個罪名直接把自己推到菜市口砍掉也不是沒可能!在清流輿論的眼里,大概會認為這是成全了自己,舍生取義殺身成仁也!
  自己的小命是自己的,不是別人的!聲望熬到這個地步也足夠為資本了,不能再繼續玩火了,再玩火就要自己燒自己了!
  方應物心中思量已定,毅然抬起頭,既誠懇又坦率的說:“汪廠督!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你我當精誠合作,攜手前進,共度難關!”
  汪芷側著頭,語氣很輕佻的答道:“我不介意拉你一把哦。”(未完待續。。)
  ps:瞅了一眼,又到月底了。。。月底戰役即將打響,拜托諸君留好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