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362 真相大白(下)

不管怎樣,今天這道關口算是過了,方應物抬手擦了擦冷汗。廠衛里黑得很,都不是善茬,在這里面刷聲望需要冒很大的人身風險,若是穿越在嘉靖以后的時代,他方應物畏懼皮肉之苦,只怕也要退避三舍。
  回到牢中,方應物躺在破床上,回想起今天的遭遇,卻仍有一個最大的謎團回旋在腦中。天子殺他給猴看情有可原,但同時還出現翰林院編修的任命就不可思議了。
  在國朝,有坐牢時領到新官職的人么?方應物想來想去,暗暗猜道,莫非是汪芷“義薄云天”伸出了援手?
  自己所認識的人里,若要找出一個能辦這事的,那還真非汪太監莫屬......方應物忽然聽到腦殼后面門聲響動,打斷了他的沉思。這叫方應物很無語凝噎,大概又有人進來了?
  別人坐天牢,往往是幽寂懸絕、內外隔離、消息不通,寂寞的要發瘋;自己坐牢卻不得安寧,天天有人騷擾......這三尺牢房簡直如同公廁,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方應物懶洋洋的回過頭去,卻見汪芷站在門口似笑非笑,身著淡紗外衫,頭頂三山小帽,臉上素面朝天,眉眼清爽利落。
  真是想曹操曹操到......方應物坐了起來,奇怪的問道:“廠督怎么到此?”汪芷不以為意道:“東廠大牢又不是龍潭虎穴,有何不可來的?誰又攔得住我?”
  方應物哭笑不得,這不是別人攔不攔得住你的問題......難道汪芷身上除了膽大妄為、殺伐果斷之外,就沒半點政治人物應該具備的品格么(講義氣應該不算)?他便只能反問一句道:“在下是欽犯,如今又不在西廠被拘。廠督不知避嫌否?”
  汪太監小手一揮,豪氣干云的說:“這有什么?無所謂避嫌不避嫌的!”方應物接口道:“你這話只怕太大意了!今日過堂時,尚公曾盤詢你我在西廠密談之事。”
  汪芷聞言先是一愣,隨即大怒道:“尚銘大膽!”又對門外手下吩咐道:“速速去將尚銘叫來!”
  外面卻答道:“尚公稱病回府去了,并不在東廠。”汪芷便對方應物恨恨的說:“尚銘膽敢窺伺我西廠之事。遲早叫他好看!”
  方應物再次哭笑不得,汪芷也忒心直口快了,就算心里這么想,也完全沒有必要說出來罷?
  難怪歷史上的汪太監短短一兩年間便眾叛親離,遭到八面圍攻后黯然垮臺,從此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真是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具體眼前這位汪芷身上,若就此垮了也挺可惜的,念及此方應物實在聽不下去了,婉言勸道:“廠督慎言,小心隔墻有耳。”
  “怕他什么?”汪芷對尚銘不屑一顧。
  方應物又想到汪芷出手幫忙的義氣。便苦心婆心勸道:“尚廠督今日首鼠兩端、反復無常,背后必有他人慫恿,你應當查出此人再做定奪。另外,你還該先查一查西廠之事是如何泄露出去的,如此方可除掉后患。
  此外即便你有所不快,那也該存在心里,面上不動聲色。更不要隨意在口中吐露心聲。正所謂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
  汪芷拍了拍方應物肩膀,表達善意道:“多謝忠告,你倒是有心了......雖然不能將你放出,但若你在東廠這里受了委屈,盡可道來,我為你做主!”
  方應物也很善意的回應說:“廠督言重了!若無你今日援手,我只怕要慘遭酷刑。”互相釋放了善意,一時間氣氛十分融洽。
  “哦......其實這不算什么。”汪芷轉而問道:“今日在大堂上,東廠的人沒將你如何罷?”
  方應物故作輕松的說:“眼看就要用刑時。忽然翰林院編修的任命消息傳來,那尚廠督就難以動手了,只好暫且作罷,真不知道你是如何說動天子。”
  汪芷微微一愣后,便擺擺手道:“這個不值一提。只是順手......對了,你心里到底有什么小秘密?到底有什么底氣?那日我一時失態,你還沒有來得及告訴我便被東廠提走了,眼下能說否?”
  “原來你是為了這個才來的!”方應物苦惱的抓了抓頭發。她怎么還沒忘掉這事,至于窮追不舍、死纏爛打的跑到東廠來問么?女人的八卦精神實在太執著了。
  汪芷催促道:“不管我是為何而來,畢竟是救了你一次,不然你早被尚銘打到皮開肉綻了!事到如今若你還不肯言明,這做人就未免太不夠意思了,你還是不是男人!”
  我看你倒是越來越像刁蠻女人了!方應物萬分不情不愿的上前幾步,身子靠近了汪芷,又將頭伸過來,眼瞅著磨磨擦擦的就要貼上汪芷的臉頰。
  這把汪廠督嚇了一跳,向后連退兩步避開了方應物,呵斥道:“你要做什么!”方應物正氣凜然的說:“既然是秘密,當然在耳邊悄悄說,不怕隔墻有耳么!”
  汪芷直直的瞪著方應物,咬著牙抿著嘴,好半天才從口中蹦出一個字:“說!”
  方應物臉上帶著曖昧的笑容,再次湊近身前,嘴巴貼近了汪芷的耳朵,呼出的熱氣只讓汪芷覺得十分癢癢。但她仍強忍著,為了方應物心里的那個秘密,一定要忍!
  方應物故意停頓了片刻,然后才緩緩道:“其實.....你是騙人的罷?根本不是你救的我,卻在這里冒充功勞,不厚道啊。”
  汪芷抖然一驚,方應物任命的事情確實與她無關,但她剛才看到方應物主動感謝自己,便靈機一動起了冒領恩情的心思,沒想到被方應物輕易看出。
  正當汪芷被識破而心虛時,她突然感到臉頰被叮了一口,猝不及防的沒躲開,等反應過來時,臉面上還殘存著濕氣。意識到什么后,汪芷睚眥俱裂,指著方應物厲聲叫道:“混賬!我要殺了你!”
  方應物慌里慌張的退到床邊上,神色惶惶然。自己真是鬼迷心竅了,還是在天牢中太過苦悶無聊了?牢中坐三天,母豬賽貂蟬?為什么看到她就忍不住調戲?這可不是女扮男裝的鄰家少女,這是西廠大頭目!
  不過汪芷罵了一句后,卻突然冷靜了下來,若無其事的說:“當然,你要如實交待一切,我就不介意!”(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