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361 真相大白(上)


  一秒記住【】manghuangji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如今形勢就是西風壓倒了東風,東廠提督尚銘縱然心里有點不服氣,但面對汪直的積威也無可奈何。他的心態更像是自暴自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敲詐富商撈銀子上面,其他事情都任由西廠為所欲為。
  在背地里時常有人指指點點說,尚銘尚公公簡直就是東廠成立以來最窩囊的廠督。雖然尚公公也有所耳聞,但畢竟沒人當面這樣說過,也就故作不知。
  今天指揮使萬通當著面揭破了這層窗戶紙,直接把“窩囊”兩字擺到了桌面上,叫尚公公一時間臉面掛不住,不由自主攥緊了拳頭。
  萬通的心思昭然若揭,尚銘要看不透也就不配當東廠提督了,無非就是想“聯吳滅魏”而已。不過一想到西廠的兇殘,尚銘不能不掂量一番。
  見尚銘有所意動,萬通趁熱打鐵勸道:“西廠橫行多年,如今宮中朝中對西廠不滿者甚多,人心所向有何慮哉?重重合圍之下,好比當年西楚霸王,縱然力拔山兮氣蓋世,面對十面埋伏也只能自刎烏江。”
  尚銘身為東廠提督,自然不用萬通來給他做形勢報告,只問道:“萬大人方才所言,立于不敗之地是何意?”
  萬通笑而不語片刻,然后再次打包票道:“尚督盡管把心放進肚子里,就算所謀不成,但我也有法子讓汪直自顧不暇,你我仍可安居不動。”
  尚銘暗想,位置到了萬通這個地步,總不會空口白話罷?東廠一家當然不如西廠。若東廠和錦衣衛聯手
  按下錦衣衛與東廠兩家大頭目的密謀不表,卻說方應物見自己擺姿勢真把尚銘趕走。便也沒有多想,只在牢中悶頭大睡。尚銘走人就走罷。若在牢中和東廠提督密談,誰知道傳了出去別人怎么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另一個廠督是另一種情況)。
  可嘆方應物渾然不知道自己扇動了小蝴蝶翅膀,無意中把另一個廠督坑了一把
  如果不是他擺姿勢,尚公公就不會折節去找萬指揮打探情況;如果不是看到尚銘居然能放低姿態,萬指揮也就不會大膽與尚公公談話;如果沒有這次談話,萬指揮就很再難找到勾搭尚公公的一起對付汪太監的合適機會,畢竟人心隔肚皮。
  到了次日,天光放亮。但牢中依舊昏暗。方應物正在半睡半醒時,卻被東廠番子喊了起來。不由分說,便被帶到了大堂上。
  方應物抬眼看了看,高居公案后面的仍然是尚銘,便抱拳道:“今日繼續問案否?”尚銘大喝一聲,“公堂之上肅靜!你這欽犯,沒問到你不許多嘴多舌,否則掌刑侍候!”
  方應物愣了愣,這尚公公氣勢態度與昨日明顯不同。難道一夜之間便能脫胎換骨了?正琢磨時,又聽到尚銘再次喝道:“底下人犯聽著!你在西廠時數次與人密謀,密謀的是什么?”
  這是歪樓!方應物忍不住辯解道:“敢問廠公,在下以何罪名下獄?廠公所問之事與在下罪名何干?”
  尚銘狠狠拍了拍公案。斥道:“既然進了東廠,問什么由不得你!還不速速招來!”
  風向不對啊方應物不禁陷入了沉思。什么數次與人密謀?指的是汪芷單獨進牢中與他密談的事情?這事兒也能傳到東廠?尚銘想故意牽扯汪芷出來?
  尚銘見方應物沒答話,便對左右吩咐道:“左右何在?人犯若敢抵賴。即刻大刑侍候!”
  廠衛里果然真夠黑的!方應物大怒,抬頭道:“此乃欲加之罪!天子命你審理。審得是什么?廠公另安罪名,胡亂栽贓。妄圖矯詔否?”
  尚銘不想與方應物斗嘴皮子,那是以短攻長,橫下心道:“左右動手!打到招供為止!”
  眼看著要動真格的,方應物頭皮發麻,有點色厲內荏,對尚銘高聲道:“吾乃今科會元、待選官身,若無天子詔諭,誰敢用刑!”
  尚銘遲疑了一下,這確實是一個問題,天子雖然把方應物下了詔獄,但并未或明或暗的許可用刑。自己現在這審問算私下里做主的,如果一著不慎,要把自己牽連進來了。
  正當這時,有個太監匆匆邁進了大堂中,惹得眾人紛紛注目。能隨便闖進東廠大堂的人,絕非一般人。
  果然見這太監對著尚銘喝道:“東廠尚公何在?有上諭!”尚銘連忙從公案上滾了下來,一干人等迅速匍匐倒地接旨。
  那傳旨太監便高聲道:“上諭:爾處置方應物,須得從重、從快、從嚴,不得拖延!”
  在場的方應物大驚失色,這他娘的是嚴打嗎?天子竟然想下狠手了,這又是哪一出?
  尚銘則是大喜過望,真是瞌睡時掉下個枕頭!天子口諭雖然沒有明說允許他用刑,但起碼給了他一個借口,可以讓他自行領會精神。而且還可以看出,天子顯然是對方應物真怒了,把握住這個大方向,用刑不用刑這些細枝末節就無所謂了。
  只是不明白天子為何忽然又傳了這么一道口諭?尚銘起身后,對傳旨太監詢問道:“今日有何變故?為何皇爺急忙傳旨到此?”
  尚銘貴為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這點面子還是有的,那傳旨太監如實答道:“今日早朝,有刑部主事林俊上奏,請斬方士李孜省、鄧常恩和僧人繼曉,并請釋放方應物!陛下勃然大怒,當場廷杖了林俊,并命傳旨到東廠。”
  方應物一直在側耳傾聽,聽到這里時,心里簡直像是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什么叫豬隊友,這就是豬隊友!請斬?這是能隨便說的么!
  這林俊林主事是父親的同年好友,時常登門往來的,自己也見過在歷史上林俊就是個不要命的狠角色,險些氣得成化天子破了殺戒,幸虧得到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力保,他才揀了一條小命。
  但那都是兩三年后的事情,方應物萬萬想不到,在當前這個節點上,林俊忽然跳出來冒死進諫,順便還把自己連累了!現在情況很明顯,天子被徹底激怒了,要殺雞給猴看!自己就是那只雞!
  方應物被隊友坑的一口悶氣出不來,直想仰天長嘯一番。林大叔你不要命是你的個人自由,但不要拖著他方應物這未成年人一起不要命吖!
  送走了傳旨太監,尚銘回轉過來,對著方應物陰陰一笑,“底下人犯你招還是不招?”
  招什么?招他與汪芷合伙在牢中密謀?那不可能,作死也不是這么作的!方應物想想便咬牙道:“在下不知自己有什么罪!至于廠公所問,乃無中生有居心叵測,在下更不需答!”
  尚銘再次橫下心來,喝道:“左右動手!打到招供為止!”雖然天子沒有明言可以用刑,但天子的態度很明顯了,即便自己是擅自動刑,也是幫天子出氣!
  方應物振臂高呼:“吾立身在此,閹宦敢爾!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隨即他閉目待刑,仿佛引頸就義的模樣。躲不過這關那只能就挺著了,熬不住時那再說!不知怎的,方應物腦中回蕩著一句話:“鄙報雖窮,還是有幾根骨頭的”
  此時此刻,劍拔弩張,義士遭難,群魔亂舞!忽然有人在外面叫道:“廠公慢著!”
  隨后又有一個小太監小跑著進了大堂,對尚銘稟報道:“方才得到消息,有敕命詔書到了翰林院,詔許方應物免于教習,以庶吉士歷事翰林院編修!”
  什么?堂上眾人齊齊震驚,這會兒怎么又冒出這么一件任命,實在有點莫名其妙。尚銘高舉手臂,正準備指揮動刑,聞言一口老血險些吐出,手臂也忘了放下來,舉著手坐在公案后面發愣。
  庶吉士也好,詞臣也好,禮遇是高于一般官員的。從理論上來說,這也是天子近侍之臣,都是天子身邊人,若無明確上諭,太監肯定沒資格決定動手不動手。
  其次,從影響力角度來看,堂下人犯是普通官員,還是一個“儲相”,那是決然不同的
  打了普通官員,大概也就招致此人親朋銜恨;但若隨便對詞臣用刑,無異于是打所有文官的臉面,那簡直就是與全體文官們不死不休了。西廠汪直或許能扛得住,自己能扛得住么?
  第一次正式聽到自己任職消息的方應物也怪異萬分,這天子是神經病嗎?前面一個口諭要嚴打,后面一個敕命任用為翰林院編修人格分裂的還是怎么了?
  尚銘看了方應物一眼,總覺得此人在嘲笑自己。他忽然又覺得,自己可能被錦衣衛指揮使萬通推了出來當出頭鳥?可是開工沒有回頭箭了。
  但尚公公發現,自己實在不能再一次“橫下心來”了。天子、西廠汪直、萬通指揮使、方應物哪個也不是好相與的,都他娘的欺負他這個老實人,各方面壓力好大
  老實人也有火!想至此處,尚銘忽然狂暴的掀翻了公案,怒吼一聲“我干!”
  方應物目送尚公公退堂,十分不明所以,對旁邊番子問道:“尚公公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忽然急眼了?”(未完待續)(http:www.booksrc.net皮,皮。無,彈.窗,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