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55 各方心事

汪芷剛下了令,但想了想又重新對手下吩咐道:“爾等且帶著這女子先出去。”如此小院中只剩了汪芷與方應物,看著狀況,方應物便知道汪太監有話要說。
  果不其然,汪芷向后面看了看,確認夾道口無人偷聽,而后才對方應物低聲喝斥道:“記得我提點過你,敢情你都當成了耳旁風?”
  方應物記起來,當初那場會元宴之前,汪芷回京突然殺到時,仿佛對自己暗示過,杜三娘子有點問題。
  還未等答話,方應物便又聽到汪芷劈頭蓋臉的罵道:“你們這種讀過幾本書、會寫幾筆詩詞、長相還過得去的狗屁文人,都是色令智昏、見了美貌女子走不動路的又自作多情貨色!以為全天下的女子都會被你們的名氣和才氣折服,會對你們崇拜的五體投地、死心塌地、床上床下鞍前馬后?”
  一連串不大好聽的詞從汪芷嘴里不停的往外跳,方應物微微皺眉,忍不住揮揮手:“慢些,慢些說,你先喘喘氣再說。”
  “還說個屁!看你的樣子,面對嬌滴滴的美人投懷送抱,只怕被迷得神魂顛倒上當受騙也不自知!”
  方應物感到自己比竇娥還冤,他到底做錯什么了?又不是他主動把杜三娘子找來的。“等等,你這都是無中生有,直到你進來時為止,我做出任何承諾,沒有上任何當、受任何騙!”
  汪芷冷哼一聲,“你們讀書人的話就是嘴硬!就算現在還沒有,再等一會兒也必定有了。莫非你還覺得我來的太早,耽誤了你的獵艷好事?”
  無中生有直接變成有罪推定,方應物覺得與汪芷講理是個很困難的事情,無奈的拱拱手問道:“那就多謝廠督出手相救。就算在下上當受騙,那總要讓在下當個明白鬼,上了什么當,受了什么騙?”
  汪芷對方應物這個態度還算滿意,點點頭道:“杜香琴是錦衣衛鎮撫司的密探,當初就是用來勾搭次輔劉珝家那不成器二公子的!”
  方應物愕然。這個消息可真是夠詭異的!敢情不是劉二公子欺壓教坊司妓家,而是杜香琴一直騙著劉二公子?“為什么?錦衣衛有什么必要與次輔劉閣老過不去?”
  掌握秘密的汪芷優越感十足,故作不屑道:“這么點事你都看不明白?不是錦衣衛與劉次輔過不去,而是萬家與劉次輔過不去。其中關聯,你自己想罷!”
  方應物稍加思索,便理清了其中門道。萬家?首輔萬安是萬家。還舔著臉認了萬貴妃當親戚,錦衣衛掌事指揮使萬通是萬家,與萬貴妃是親姐弟。
  萬安與劉珝勢同水火,那么萬通在后面幫著使陰招實屬正常,用品行不端的劉二公子為突破口更不奇怪。
  想至此處。方應物暗暗心驚,這朝爭看似堂堂正正陽謀居多,沒想到背面竟然也有如此陰暗的手段!歷史書上可沒寫到這些!
  汪芷又補充道:“這棋子本來準備在關鍵時刻拋出來的,作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結果在前月誤打誤撞的把事情鬧大,被迫提前動用了,雖然把劉次輔修理的灰頭土臉,但畢竟沒有致命......”
  方應物又醒悟到,難怪第一次見面,杜三娘子就如此交底,把劉二公子的違法亂紀、胡作非為的底細全交代了。敢情也是為劉二公子埋地雷。只是沒想到,后面出了些意外,將事情鬧大了,大概這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那她今天找到我作甚?好叫人迷惑不解。”方應物很“天真”的問道,不是他故作天真,而是因為這樣與汪太監說話比較省心省力。
  果然,汪芷再次不屑的冷哼一聲,“專騙你們這些糊涂色鬼的!在次輔家二公子那里,戲演不下去了,便找到你這另一個閣老的未來女婿身上。算是安插一個釘子。”
  方應物無語,至于萬家為什么想在劉棉花這邊安插一個釘子,這樣幼稚的問題還是不要問了。老大防著老二,實乃天經地義的事情!
  也難怪某首輔混的人厭狗憎,一換了天子便立刻當不下去了,他這為人處世完全沒有政治品格,誰肯保他?
  隨后汪芷與方應物便從夾道里走出了囚禁人犯的小院落,卻見外面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聚集了百十號人馬,里外分作兩圈人。
  里面這圈人看到汪芷,便簇擁上來,保護性的圍住。如此方應物便看得明白了,想必里面這圈人是汪芷帶來的西廠人馬,而外面一圈敢怒不敢言的則是錦衣衛鎮撫司官校。
  敢怒不敢言終究是敢怒不敢言,西廠緝事官軍護著汪芷順便夾著方應物向外行去,錦衣衛官校不由自主的讓出去路,看著西廠公然將“人犯”搶走,并不敢阻攔。
  到了外面胡同口,卻見有人站在街道對面呼道:“方先生!”
  方應物舉目看去,原來是牛頭馬面二人,便對汪芷道:“那兩位是在下熟識的人,大概有幾句話要說。”
  汪芷也看了看不遠處二人,皺眉道:“那就叫過來回話!”方應物有點為難的說:“還是在下過去說話罷。”
  汪芷笑道:“呵,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不方便叫我聽?那我和你一起過去聽聽。”
  你太不見外了,知道什么叫**嗎?方應物環視周圍一群西廠官軍,便打消了講理的念頭。走過去時,只能任由汪芷在后面跟著。
  牛頭馬面二人見到方應物,便叫道:“方先生!你托我兄弟二人去西廠找汪公求救......”
  聽到這里,方應物尚未表態,汪芷掃了方應物一眼,得意的“呵呵”一笑。
  牛頭繼續說:“但那汪公架子也太大!在靈濟宮周邊尋了幾圈,你說的那個酒家也去了,實在不得其門而入,就是見地下的閻羅王也沒這么難!所以只能空手而回。”
  方應物吃了一驚,回頭對汪芷道:“你不是接到報信并來救人的?我方才以為你收到了他們兩人的報信,然后才趕到。”
  “你們讀書人就是想得美!鎮撫司膽敢搶我西廠的差事,孰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我是來親自抓你回去辦差的。什么報信不報信、救人不救人的,不知道!”汪芷一口否認了。
  隨后她又盯著牛頭質問道:“你說誰架子太大?誰像閻羅王?”
  牛頭馬面看著汪芷的穿戴相貌,又看看不遠處的西廠官軍,恍然大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磕起頭。
  遇到方秀才,準沒好事,還說什么保舉他們調入西廠升官發財,下輩子再也不能聽方秀才的話了。讀書人若可信,母豬也能上樹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