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352 我不介意(下)

聽到門子來報,方清之依舊淡定,面上不動聲色,手捧茶盅連一個小小的抖動都沒有。
  但方應物卻嚯的站了起來,忍不住張大眼睛向外面望去。這官校肯定是廠衛的人馬了,敢公然闖大臣家,那又必然是奉了天子詔諭!
  還讓方應物吃驚的是,這些人來得好快!自家父親不過是七品編修,值得如此快速的反應么?不過仔細想想也不奇怪了。
  當今天子并非明君圣主,年幼即位時還好,劣跡不顯。但隨著年紀漸長,各種毛病也就漸漸明朗化了,揮霍無度、濫用私人、崇信佞幸等問題屢現不鮮,并且對朝廷運轉的影響也越來越惡劣,所以朝中忠直大臣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前幾年的時候,在君臣沖突時,那些名望素著的高官大佬是諫阻天子的主力,結果導致被排斥出京的高官很多,例如前首輔商輅、前左都御史李賓、前兵部尚書項忠等人。
  而這些年,朝中執政大佬換上紙糊三閣老、泥塑六尚書這一批后,面對天子的過失,高官們都成了搗糨糊、裝糊涂角色,士林聲望一落千丈,典型代表就是劉棉花。
  至于奮不顧身的諫君主力,則換成了中層官員,比如科道的御史、給事中、六部郎官以及翰苑詞臣,在妖風彌漫的朝中竭力維持著一股正氣的存在,年年都有被貶到外地當知縣的。更具體地說,代表人物就是自家父親方清之這樣的角色。
  但想是如此想,可這事態發展還是有點快啊。方應物忍不住問道:“父親你到底在奏疏上寫了什么?”
  方清之風輕云淡的答道:“沒什么,只是列了圣上十條過失。懇請圣上聞過則喜、納諫糾正而已。”
  十條想必還有不少陳年舊賬,換成誰也要抓狂啊。方應物無語,突然發現他更理解皇上的心情。
  方清之輕輕放下茶盅,起身振一振衣袖,好整以暇的正一正衣冠,無所畏懼的昂首邁出門檻。
  方應物站在父親側后面,望著父親挺直的背影,忍不住激動的喚了一聲:“父!親!大!人!”
  方清之斜視了自家兒子一眼,輕喝道:“大丈夫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問心無愧,為臣盡忠,求仁得仁!為父去則去矣,何須做兒女之態?”
  方應物嚴肅的說:“我只是想說,父親你放心去刷聲望罷,外面一切自有兒子我打點,家中事務也無需父親掛念!”
  “”方清之身形晃了晃,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出戲了。自己明明是抱著家國社稷的情懷,很認真的在當諍臣忠良。偏生這兒子狗嘴吐不出象牙!他都是跟誰學的?
  其實就在這短短時間內,方應物早已經盤算了好幾遍,目前這狀況肯定死不了人,最大的危險就可以排除掉了。
  最壞的情況就是像那些前輩一樣。父親以翰林編修、東宮侍班的清貴身份被貶謫到外地當知縣或者推官。
  但如此一來,聲望就爆棚了,到時候名動天下也不難。待幾年后正人君子反攻倒算時。父親回朝后不給補償個五品學士就簡直對不起天地,有了五品學士。再下一步就可以考慮兼任寺卿或者侍郎了。
  至于自己該做什么?先要使銀子打點詔獄上下,叫父親在天牢中少吃點苦頭。這是當兒子必須做的。
  其實未必會吃什么大苦頭,大臣就是被關起來那也有大臣的體面,除非把天子惹怒到特意下詔虐待的。但現在看來,還不至于到如此慘烈的地步,今上也不是這樣的變態虐待狂。
  其次就是要多方求援,有兩條路子可以走,一個是未來老泰山劉棉花大學士,另外一個就是天子的親信紅人汪太監。過程縱然有可能會很麻煩,這些人都不是吃素的,但一切事在人為,現在局面還能比三年前更困難?
  然后就是造勢了,這更是斷斷不能忘的。那謝遷有貴人全力提挈,固然上升速度快,但要比起節操,有兩下詔獄方清之多么?
  與此同時,也不能忘了自家前程,要在這夾縫中小心翼翼,既維持聲名不墜,又要不惹怒天子,安安穩穩的等待自己任命走完程序
  按下方應物心思不表,卻說他陪同父親出了大堂,卻見十幾名官校已經闖進了庭院內。
  當中一員虎背熊腰的武官迎著方清之父子大喝一聲:“來者可是方編修父子?”
  方清之負手而立,平靜的說:“正是!”
  那武官便大喝道:“奉圣諭當面問幾句話,圣上對你優容有加,不計你三年前冒犯之過,拔你做詞臣貴職,你為何還膽敢上疏非議圣君,文間多有謗語?”
  方清之擲地有聲的答道:“子曰:君待臣有禮,臣事上以忠。正因君恩深重,故而為臣者必然加倍報國,敢不竭盡股肱之力,傾盡肺腑之言,又何來謗語?正所謂忠言逆耳,伏請陛下慎思!”
  那武官默然片刻,便鄭重的對方清之抱拳行禮,以示敬意。隨即又出示文書,并大喝一聲:“駕貼在此!奉圣諭拿人審問!”
  只聽得左右官校齊齊應聲道“是”!然后一起沖上前來,團團圍住。
  方清之闔目不語,任由施為,方應物頭一次親眼目睹這等場面,望著父親偉岸的身影,不由得也生出敬意。
  方應物正為了父親的浩然正氣感動,微微走神時,忽然間幾名官校越過父親身邊,靠近了自己,一伸手卻把自己按住了。
  帶隊武官將駕貼收起,又對方清之“方編修!在下奉命拿令郎方應物審問,你好自為之,這便告辭了!”
  啊咧?方應物目瞪口呆,頭腦中一片茫茫然
  這廠衛官校上門是來抓自己的?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說好的父親大人二進宮,自己在外面搖旗吶喊的劇情呢?
  奉命拿人的官校可不給方應物靜立思索的功夫,直接推著方應物向大門外走去。
  方應物毫無心理準備,一時間措不及防,不知所措。下意識的高舉雙手,不停的叫道:“我為江山立過功!我為社稷流過血!爾等不能如此,不能如此!我要見陛下!我要見陛下!”
  方清之同樣茫然,毫無應變,只能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家兒子被廠衛官校帶出家門去。
  之前的默契不是這樣啊,現在換成兒子蹲天牢去了,自己卻安然無恙那自己應該去干什么?(未完待續。。)
  ps:在下只要腦洞打開,更新一般還是能及時跟上的嘛。。。下一章白天上班時抽空寫,大概下班時候能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