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351 我不介意


  方應物稍加思索,又對前來傳話之人道:“煩請閣下回報時,再替我向廠督遞上幾句話......”
  那人卻扭頭就走,邊走邊道:“廠公有令,只許在下向方先生傳話,不許在下聽方先生說話,更不許替方先生往回傳話!”
  方應物愕然,這汪太監也忒有性格了!這是要主動與他隔離么?為什么要如此做?
  想來想去,很可能她是有君命在身,為了不受外人影響,所以干脆公私分明!至于在這個時候會有什么秘密君命,大致也能猜到一些。
  方應物本來有個想法,想要再次與汪芷演一場戲,叫汪芷假模假樣的派遣手下爪牙把自己抓進西廠去——對汪太監而言,類似的事情沒有少做。這樣自己暫時被隔離,可以躲開朝廷風波,避免了兩難選擇。
  但是這汪芷出于謹慎,警覺性太高,根本不給接觸的機會,讓他方應物滿腹良謀卻無處下手。完美的計劃卻無法執行,愁煞人也!
  待方應物回到家中,卻見門子叫他去書房,道是父親方清之正在等著他,于是方應物便又去了書房拜見父親。
  方清之看兒子進來,開口問道:“夜色已深,你去了哪里?”方應物答道:“心緒不寧,出去走走散心。”
  “日間你回了家時,我正在堂上與客人說話,當時叫你,你怎的不上前來拜見?”“兒子我頭腦恍惚,確實沒聽到父親的傳喚。”
  “沒聽到?”方清之略略停了停,仿佛是要判斷真假。方應物反問道:“不知父親叫我前來。有何教導?”
  方清之嘆口氣,“你也看到了。今日家中有不少來客。至于議論的是什么事情,你也應該心知肚明。
  這次風波定然不小。常言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自成化十三年累積至今,天子過失甚多,群臣怨氣久矣!”
  方應物沒有接話,不過倒是發現父親見識有長進了,看問題更透徹了一點。
  方清之繼續道:“當年為父從詔獄出來后,你曾對我說起一句圣人之言:三年學,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為父心中深以為然。此后于朝政建言不多,謹言慎行,潛心學習。如今恰好已經是三年,又遇到此等大是非......”
  瞧父親這架勢,只怕又要動真格了。方應物忽然插話道:“我方才在外面看到了錦衣衛官校,貌似清點各家訪客人數,我方家也在其中。”
  方清之目光灼灼的盯著兒子,沉聲道:“那又如何?你想勸止我?”
  方應物沒有與父親對視,很不自然的看向別處。這還能怎么勸父親?三年時間,父親雖然有所變化,不那么愣頭青般的冒失,但棱角或者叫節操仍然還存在。
  天子隨心所欲的濫封官爵。直接破壞官員銓選制度,讓一干只會裝神弄鬼的方士驟然竊據三四品的高位,這當然是昏君的做法。國家公器是用來治國的。并不是兒戲!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種行為豈止是昏庸?對其他人而言。還是極大的不公平,會叫天下人情何以堪。只要心中稍有點正義感和良知。都不可能坐視不管。
  如果放在后世的網上,天子的行徑早就被網民罵翻天了,他方應物也絕對少不了貢獻一些口水。
  就算是當下,方應物主要也是知道未來歷史走向,很清楚這些非法傳奉官蹦跶不了幾年,如此便實在提不起心思進行不惜代價的抗爭,性價比太不劃算。
  方清之忽然又問道:“你不是動輒念叨,要替為父寫奏折么?這次怎的不說了?”
  在浩然正氣面前,方應物當然是心虛......方清之教諭道:“你心中顧慮著什么,為父很清楚。向來你小節瑕疵甚多,但今次是大義所在......你其實也是分得清黑白是非之人。”
  方應物亦嘆口氣,“兒子我下去想一想。”
  離開父親書房,借著月光走在庭院中小徑里,方應物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按照父親的性子,不拉著自己一起上疏就不錯了,最少也要訓斥一番自己覺悟太低、見利忘義,怎會如此輕易就放了自己走人?
  “呵呵呵呵。”想至此處,方應物忍不住輕輕的笑了幾聲,父親大人雖然看起來要不惜自身了,還是存了幾分保全自己的心思啊。
  只是礙于個人道德,他無法宣之于口,無法明確對自己說“行走江湖安全第一,我方家不能全軍覆沒,你還是不要當諍臣了”。
  父子之間的默契,可意會不可言傳吶!在冥冥之中,方應物突然開了竅,仿佛又感受到了另一種暗示,一個他如何應付當前局勢的暗示。
  其實方應物也不確定這是自己的腦補,還是父親有意為之的暗示。若是后者,那說明他老人家的政治智慧真的上了一個大臺階,很值得普大喜奔的!
  閑話不提,卻說到了約定好共同上疏的日期,約莫有二十來個新科進士齊齊聚集在通政司。
  只見得人人手持一封奏章,神色莊嚴肅穆,雄赳赳、氣昂昂的立在大門外,仿佛正在進行一次十分神圣的儀式。
  通政司值門的小吏竊竊私語,“遠遠的一看,便知這必然是今年的新進士。”“何以見得?”
  “大凡新人投奏疏,定是昂首挺胸,用手捧著奏疏,一舉一動有板有眼;做了五年官的,那就是用手捏著奏疏,穩步當車踱步前來;做了十年的,那就是隨隨便便的走過來,隨意的將奏疏丟下;至于做了二十年以上的,就是直接讓家人或者同僚順道來代投了!”
  沒多久,這批新科進士公推的首領人物方應物出現在街角,緩緩地朝著這邊走過來。與別人不同,方應物兩手空空,別無一物,很是明顯。
  “見過諸同年兄長!”方應物對著眾人抱拳行禮,慷慨激昂的說:“朝廷多事,正是吾輩奮起之時,勸諫天子,人人有責,吾輩身負新科之望,更責無旁貸,該向天下人展現吾輩風節!”
  這話聽著讓眾人熱血沸騰,方應物說的實在抬有道理了,吾輩新人意氣風發正該如此!
  方應物大手一揮,繼續說道:“故而......在下今日在此為諸君壯行!”
  我靠,話頭突然來了一個轉折,眾人一時間迷惑不解,齊齊望向方應物。
  什么叫為他們壯行?說好的一起上奏呢?方應物打算縮頭了么?開什么玩笑!方應物可是他們推出的帶頭大哥!
  當即有人站出來,憤怒的指著方應物道:“方應物!你是怕了么?想臨陣脫逃否?若真如此,吾輩羞于與你為伍!”
  方應物苦笑幾聲,“諸君請聽我一言!昨日家父已經率先上疏,在下看過,其間多有直言不諱之處,想來只怕也要遭難!為人子者,豈可自私自利,只圖自身清名,而眼看著父親危險不顧?
  所以在下今次不得不委屈求全,以防萬一,若家父身陷囹圄,還要靠在下奔走呼救,區區一點諍臣虛名,如何不能舍棄?況且我所欲言,家父已經言盡,又何須再重復千言乎?”
  眾人面面相覷,方應物這個理由確實很好很強大,百善孝為先,怎么說也不能說錯。這事不是沒有前例,幾年前方應物不就以孝字名聞京師么?那時候方應物父親也下了天牢的。
  方應物便再次抱拳,與眾人作別。
  當日黃昏時,方應物與父親又在書房閑談。忽然門子跌跌撞撞的闖了進來,驚惶的大呼小叫道:“大事不好!十數錦衣衛官校已經到了前門,點名要見老爺!”(未完待續。。)
  ps:苦憋數日,腦洞終于大開了。。狗血劇情開始上演。。今晚繼續寫,如果沒睡著就凌晨寫完發,如果睡著了就明早七八點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