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347 你在想什么


  按照正常程序,想成為士林華選,也就是進翰林院做詞臣,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殿試中三鼎甲,直接成為翰林;另一條是以進士身份館選為庶吉士,學習三年散館后,優秀者留翰林院。
  庶吉士之間也有區別,二甲進士散館進了翰林院,可以直接任七品編修職務,三甲進士散館進翰林院只能擔任從七品檢討。
  當然,做庶吉士并不是一定要滿三年,也有不少提前任職的特例,比如方清之就是提前結束庶吉士生涯的。
  但是若成為庶吉士后,直接跨過學習階段并散館擔任翰林詞臣的,絕無僅有。方應物若真成了編修,那也堪稱是大明第一人了,無怪乎要激動的高呼一聲天恩浩蕩。
  父子兩人都很震驚,一路無言。方清之的震驚在于,他自己三十出頭時中進士并館選為庶吉士,便被視為前途無量,那自家兒子十九歲當編修又是什么?
  就算自家兒子從此什么也不干,單純熬資歷,熬上四十年也能熬出個內閣位置罷?難怪此子最近忽然熱衷于強身健體,時常在家念叨“身體是閣命的本錢”,莫非就是打著這個用生命耗死所有入閣對手的主意?
  更別說自家兒子是個非常規的奇才(方清之終于不得不承認了),仿佛處處洞燭先機的樣子,二十年之內走完官場道路也不是不可能。難道今后大明朝要出一個不到四十歲的閣老?
  方應物的震驚在于,這汪芷辦事辦的也太給力了罷?想來想去,他覺得最大的原因肯定出自汪芷這里,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解釋了。但之前他只是托了汪太監造勢,并沒有過多的非分之想,誰料到驚喜如此之大。
  天子竟然如此寵信汪芷?想到這里。方應物發現自己居然有點吃味的感覺。這么一個特立獨行很有性格的人物,偏偏本質上又是俊俏女兒身,在這清一色的男性(或者前男性)世界里,接觸她接觸得多了,不知不覺中實在令人有點神迷......
  按下父子各自心思不表。卻說到了分別時候,方清之叫住自家兒子,警告道:“為父總感到這事其中有幾分怪異。事有反常,你不要高興得太早。”
  方應物沒有太在意,父親之所以謹慎是因為他不太清楚汪芷出力的緣故,所以覺得事情很詭異。
  本朝大佬中,汪芷有兩個稱得上黨羽之人。原三品遼東巡撫陳鉞因為汪芷力挺,擠掉熱門人選擔任了兵部尚書;而王越也因為汪芷力挺,一方面仍然擔任左都御史這個極品文官。同時還能提督京營并封威寧伯。成為一位文武雙修的奇怪大臣。
  與力挺這兩位的難度比起來。汪芷順手推自己一把,幫自己求得一個編修位置,只是灑灑水的功夫,知道內情就不會感到多么詭異。
  不管怎么說,在這個早晨,方應物的心情是非常不錯的,一直飛進了禮部。此時幾項大事都已經完結。禮部頓時恢復了清閑的常態。
  方應物穿過前堂,進入中庭時,便看到有幾個部中官員站在大槐樹下,愜意自在的閑聊。
  無所事事的方應物便湊上前去,準備加入他們。走得稍近些時,就聽到其中有個年長正說著:“諸君可曾聽說,從內廷有消息傳出,是說天子用人......”
  方應物立刻停住了腳步,可以判斷得出,他們正在談論的這個人事消息,必定是關于自己的!一個非三鼎甲進士直接當翰林院編修,那是值得在任何一個衙門當談資的。
  所以方應物才停步不前,并豎起了耳朵仔細聆聽。要給別人充分的空間,自己這當事人若上前去,那豈不打斷了他們的談興?等他們表示完羨慕妒忌恨,那在上前也不遲,反正方應物堅決不承認,這是自己虛榮心作祟。
  “我也聽說了,今次天子用人實在有失圣明,必是被左右奸人蠱惑!”另外一位官員突然很激動的高聲道。
  這聲調把躲在樹后偷聽的方應物嚇了一跳,然后內容把方應物又嚇了一大跳,這是正在批判么?
  又有人喝道:“朝廷官職皆為公器,豈可濫賞?這樣下去,如何了得?”
  這輿論風向不對啊,方應物只感到頭皮發麻。難道他做庶吉士入翰林不該是眾望所歸順理成章么?
  先前發話的人再次鼓動道:“不循正道,必成大患,日后朝政何去何從?吾輩不能一言不發,不能坐視小人當道!”
  方應物感到自己呆不住了,頭頂直冒汗,連忙轉身就要離開,這情況與他想象的實在不大一樣。
  忽然身后人群里有人高叫:“那不是方會元么?何故來了又去?”
  方應物無奈,只得又轉回去,對眾人拱拱手見禮,但又不知說什么。那最年長者便開口道:“方老弟清名卓著,這次正好與我等一起上書!如何?”
  方應物愕然,請自己聯署上書是什么意思?哪有自己彈劾自己的?
  旁邊有人很體貼的解釋道:“方老弟還不知發生了什么?如今已經有確切消息,天子要發旨用方士李孜省為右通政、鄧常恩為太常寺少卿!仁人君子孰可忍乎?”
  原來他們罵的是別人,不是自己......方應物愣了愣。敢情他們議論的是這件事,也就是引起君臣之間巨大紛爭的傳奉官事情。
  那最年長的官員高呼道:“方士不過是裝神弄鬼之小人,未經學校、未經科舉、亦無尺寸之功便驟得高位,先例一開,后患無窮、朝中永無寧日!吾當不惜此身上疏諫阻天子,請諸君助我一臂之力!”
  眾人便一起答道:“自當助力!”
  那人又轉向方應物:“聽說方老弟當年還是十五六少年時,便能舍身救父忠孝無雙,今日若天子失德,想必方老弟不會袖手旁觀。”
  明知道對方是想拉自己的虎皮造勢,但方應物仍應付了一聲:“大義當前,必不叫前輩失望。”
  他心里卻無奈的想到,天子是下了決心繞開文官,直接安插親近之人為傳奉官,任何文官都應該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精神進行抗爭。
  可是自己的編修官職還在天子手里捏著沒下發,若蹦跶得太積極并惹怒了天子,把自己的編修蹦沒了怎么辦?那哭都沒地方哭去。
  ps:
  枯坐一天梳理故事,我是不是對自己太苛刻了?本來稍微放低一點要求,寫得更快一點,可以賺更多的錢......又到了月底最后玩命時刻,明天干脆請了假,關掉手機,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專心碼字,大家準備好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