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346 都是方應物的錯

從理論上說,這次獻俘禮中最風光的人應當是以都御史提督軍務巡邊、率師出塞二百里一擊而中的王越王老大人,所有人都可以預料得到。
  但是預料之中的事情肯定遠遠不如意外給人的印象更深刻,方應物險些當著天子和百官面前慘烈殉國就是一場意外,不免小小的搶了幾分王老大人的風頭。
  朝廷事務中,軍機最為機密,有關威寧海大捷的內情一直流傳不廣。但經過賊俘這幾嗓子,獻奇襲威寧海之策的方應物卻浮出了水面,搞得朝中上下人人皆知。甚至還流傳于街頭巷尾,喜歡獵奇的百姓就好這一口。
  卻說獻俘禮成之后,天子下詔,著內閣、部院大臣集議敘功。于是在次日,內閣大學士及六部、都察院堂官聚集在東朝房,議論封賞問題。
  首先議論的是左都御史王越的封賞問題,這個意見比較統一。王大人久在邊塞功勞卓著,這次又指揮了一場數十年未有之大捷,雪了先皇北狩之國恨家仇,理當賜爵,所以擬定封為世襲威寧伯,紀念這場威寧海大捷。
  然后就是出征官軍的封賞問題,這個也很好處置,按照大明典制辦理就是,或者功勞最重者再加一級也不為過。
  但后面就是比較特殊的人了,叫各位大臣很是犯難。據奏,監軍汪太監有個孫姓侍女射殺了酋首,這功績到底該怎么封賞,誰也說不準,大明朝廷沒封過女官員啊。
  有人便提議道。若天子同意,不妨比照邊境蠻夷土司的女首領進行封賞。冠以夫人名號。雖然總覺得封賞一個未婚的小侍女為夫人怪怪的,但也只能暫時如此處置了。
  最后一個便是方應物了。袞袞諸公大約都知道這個難辦,所以很有默契的放到了最后議論。
  本來有大臣在心里質疑,方應物這到底算不算功勞?存不存在虛報的情況?就算不是虛報,那么說破天去,他無非就是提了個不知道靠譜不靠譜的建議而已,反正不用他負責任。
  但是一想到方應物昨日差點被掐死的慘樣,又想起方應物殿試被黑掉一個狀元的委屈,再說方應物好像在內閣誥敕房功績簿上還掛著一兩件功勞,因而質疑的話就有點不好開口——占了道德高點就有這好處。
  有點情商的人都明白。若此時此刻出言否定方應物,那就有妒賢嫉能、打壓后進的嫌疑了,焦點只是聚集在到底如何酬功上面。
  話說最近因為次輔劉珝的緣故,首輔萬安與劉吉走的略近,這次集議時,站得也近。當眾人議論紛紛時,萬首輔低聲對劉棉花問道:“祐之你究竟如何安排的?”
  劉棉花正在沉思自己該如何就方應物的問題表態,這很敏感也很重要。冷不丁聽到萬首輔問話,他頓時頗為茫然。“有何安排?”
  萬首輔輕哼一聲,“明人不說暗話,昨日獻俘禮上貴東床大出風頭,幕后之人非你其誰?”
  劉吉無奈答道:“啊?閣揆有所誤會。那與我無關。”
  萬安并不相信劉吉的回答,“不是閣下還有何人?還有誰能去做?還有誰能做得到?不愿承認就罷了。”
  劉棉花連連苦笑,“此事乃方應物自己做出來的。具體如何我也不得知。”
  “說笑么?那方清之的兒子怎么會做出這種事?”萬安反問道。劉棉花登時滿腔悲憤,但又無從辯解。感到自己比竇娥還冤。
  萬安頗有玩味的又問道:“此事非經過汪直或者王越不可,我只是想知道。你如何勾結此二人的?不妨說來共聞。”
  劉棉花很苦惱,“我也想知道......”萬首輔見劉棉花“嘴風甚嚴”,便不再多問,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抬頭聽起別人議論。
  此時東朝房里議論的很熱烈,雙方有點僵持不下。方應物如果是有職位的官員,那就很好辦,在原官職上升一級或者一品就是,這不會有任何爭議。
  但問題在于方應物現在是觀政進士身份,并無正式官職在身,將來以什么資格做官很不確定。諸公爭議更多的不是品級問題,而是資格問題,該不該給庶吉士資格。
  有大臣認為,應該就地提拔為六品官階,然后隨便給他一個相應官職,這就可以了。
  還有大臣認為,連蠻夷之人都喊出了宰輔之才,那朝廷也要表現出一些愛才的樣子,應該先獎勵一個庶吉士資格才是,然后再說品級問題。
  又有大臣反駁道,翰林院何等清貴,是文華薈萃之地,若能因軍功入翰林,豈不貽笑大方?讓天下人恥笑?
  然后再次被反駁道,方應物是二甲第八的高位次進士,還是會試第一,比在場諸君大多數人要高出一籌,本身就具備館選庶吉士資格,入翰林有什么被恥笑的?
  三個閣老中,萬安本無所謂,劉珝當然是激烈反對給方應物庶吉士資格。劉棉花出于避嫌一直沉默不語,最后看了看萬首輔,見萬首輔仍沒有表態的意思,便開口道:“此事諸君爭論不出結果,故而還是上奏請圣裁!”
  大臣們吵不出結果,那就只能請天子做決斷了,如此閣、部、院集議到此結束,袞袞諸公各回各家。
  卻說又過了一日,方應物和父親方清之一起從家門出來,一起去衙門。不過編修方清之去翰林院上衙,而觀政進士方應物則去禮部打醬油。
  才出了巷子口,卻遇到個在內閣辦事跑腿的中書舍人,姓趙,也是浙江人,與方清之算是認識。他見了方家父子,連忙作揖道:“向方編修道喜了!”
  方清之莫名其妙的問道:“喜從何來?”
  趙舍人哈哈大笑,“我并非向你道喜,而是向令郎道喜!我在宮中聽說,天子批了令郎選為庶吉士,甚至不用坐館,直接任翰林院編修,以此酬令郎之功!圣旨不日即下,所以令郎如今也將是方編修了!”
  方清之大為震驚,連方應物也懵住了,這個驚喜有些意外啊......做夢都不敢想的。原本他的期待也就是庶吉士資格,然后三年散館后留翰林院,萬萬沒有想過一步到位。
  天恩如此浩蕩,必須肝腦涂地吖!方應物熱淚盈眶的站在巷口,仰望蒼天舉臂高呼。(未完待續。。)
  ps:一瞌睡成千古恨,再回首是百年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