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340 父子默契

成化朝時,庶吉士不是科科都選,大約沒兩三科才館選一次,成化十四年的上一科選過,那么今科便不大可能還選了。念及此,方應物長吁短嘆,唏噓自己生不逢時,報國無門。
  以他的高位名次,再加上昔日功勛,進入官場以六品起家不成問題,但是不為庶吉士,那前途就有天花板,越往上越難,入閣幾乎更沒可能。
  方清之看著兒子一臉悲憤,很有幾分壯志難酬、時運不濟的做派,便感到十分好笑。自家這兒子想得也太多了罷?眼下只不過剛剛中進士,才踏進官場半只腳,就想著將來要當宰輔執政,還為了可能沒機會而憤憤不平?這該說他志向遠大,還是好高騖遠?
  又想了想,積極進取總不是壞事,于是方編修擺出慈父架子安撫道:“一切都是未知之數,也許今科仍會館選,你先不必擔憂。”
  方應物有氣無力的擺擺手,“父親大人不必安慰我了,世道不公,一腔熱血已冷,此生我也只好做到尚書罷了。”
  方清之沒好氣的想張嘴罵一句:你以為朝廷是你開的,想當宰輔就當宰輔,想當尚書就當尚書?但他與方應物接觸的多了,適應性已經有了,能保持著微笑,難得戲言道:“也許天子念你立過大功,又看你是個人才,降下天恩選拔你為庶吉士。”
  “父親大人這個思路不錯!”方應物眼神一亮,點點頭后便很認真的思索起來。
  若自己成了這一科的獨苗庶吉士,那豈不成了這個時間段里唯一的“儲備干部”?這其中的好處,簡直不言而喻!
  別做美夢了!方清之對著魔的兒子十分無奈。這話沒法往下說了,只得拍拍額頭另外岔開話題,吩咐道:“你的親事也說定了,于下月也就是四月十五日成親。這段時間你謹慎些,不要鬧出什么讓人看笑話的事情!”
  “哦!”方應物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這時候,方應物的長隨王英小跑過來。到方應物身邊稟報道:“有人送禮賀喜。”
  方應物與方清之父子兩人都沒有太在意,方應物高中進士后,上門道喜的人不算少,并不稀罕。
  方應物隨意的問道:“是什么人?”王英再次低聲稟報道:“好像拿的是西廠的帖子......”
  西廠?方應物微微驚訝,他與西廠從無往來,又不是同道之人,他們給自己賀什么喜?也太不倫不類了。
  隨即方應物恍然。定要說有什么關系的話,那就是現任西廠提督汪芷了......便又問道:“莫非是廠督的帖子?”
  王英點了點頭,心里是極佩服的。當年在常州時,方應物得罪了廠督,被嚇得連夜分別逃離,轉眼幾年后。這廠督居然就要登門道喜了。
  方應物猛然砸拳,大喜道:“來的正好!真是想什么來什么!”叫完后只覺得氣氛有些不對,他側頭看去,卻見父親眼含鄙夷的斜視自己。
  堂堂一個讀書人,新科二甲第八名進士,聽到權勢赫赫的廠公遣人登門道賀,便喜形于色喜不自勝。這是什么節操?這是什么風度?
  “我......”方應物要去解釋幾句。但方清之搖搖頭,并不打算聽方應物的辯解,一邊念叨“孺子就是不可教也”,一邊唉聲嘆氣、憂心忡忡的離開了。
  方應物無可奈何,轉身對王英吩咐道:“將來客引到西院正廳去,我要親自見他。”
  這奉了汪芷差遣,前來道賀的人是個黑臉中年漢子,相貌平常。從穿著也看不出是什么身份。
  方應物對黑臉漢子示意過,便問道:“在下有幾句話想問問閣下,不知道汪公如今人在哪里?”
  黑臉漢子聞言十分遲疑。廠督汪直從來沒有為了誰家中進士道賀過,今次算是第一遭,所以他能判斷出來,廠公與眼前這新進大人關系匪淺,至少廠督是單方面看重眼前此人的。
  但是他也知道。廠公喜歡隱跡潛行,對自家行蹤的隱秘性十分看重,非常討厭行跡被泄露出去。成化十三年鬧得最兇時,就有個番子因為泄露了廠督行程。從此便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所以方應物的問題讓黑臉漢子十分糾結,這年輕人怎么偏偏就問起這個?
  看到對方的為難,方應物啞然失笑道:“不知道廠督在京城里還是軍營中?若在京城里,煩請閣下回報一句,就說在下有意暗暗謁見廠督,不知方便否?”
  如此黑臉漢子便應聲道:“在下自當回報,若廠公有意,自然派人前來邀請。”
  閑話不提,方應物為當庶吉士絞盡腦汁時,歷史車輪繼續滾滾前進。卻說讀書人中了進士后,不一定就馬上有官做的,朝廷也無法一下子拿出兩三百個合適位置。在等待選官的過程中,新科進士都要被打發到各衙門里進行實習,學名叫觀政。
  大多數新科進士都要經歷或長或短的觀政時期,期間以觀政進士身份慢慢適應官場生活,還要學習政務處理、熟悉朝廷法度,將來正式任職后便可以盡快上手。
  而新進士方應物便被發配到了禮部觀政,光榮的成為了一名觀政進士,應該說這是很不錯的安排。首先,能到六部這種核心衙門實習,總比去那些叫人記不清名字的監、寺好。
  其次,按照官場清濁排位,禮部在六部里是僅次于吏部的清流衙門了,而吏部這種掌握銓選大權的獨特衙門又是不可能安排新科進士觀政的。當然清也有清閑、清水的意思,其實方應物本意倒是想去兵部,考據一下劉大夏到底燒沒燒掉鄭和航海圖。
  到禮部去報道時,方應物找尚書周洪謨,不在;找侍郎徐溥,也不在。于是方應物就撓頭了,禮部下面有四個司,管事的堂官都不在,那么自己到底去哪個司觀政?
  萬般無奈,方應物只好跑到禮部大堂和幾位值守老吏閑聊。“現在比較繁忙,諸位大人經常不在衙。”有個老吏笑道。
  方應物奇道:“你這老匹夫,不要欺負我新人不懂。禮部不是號稱六部中最輕閑么?每日里就是喝茶和看抄報,有什么忙亂的?”
  “平時的確輕閑,但最近事情都攢在一起了。先前接連有郊祀、春闈大比就不提了,現在有北疆威寧海大捷,馬上又要籌備告廟、獻俘......幾十年沒辦過這種大禮了,朝廷上上下下生疏的很,難免忙亂。”(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昨天有不可抗力,今天會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