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39 警告

在長安左門外初次公布殿試名次后,還有一系列后續儀式,當然都是喜氣洋洋的儀式,這不但是個人的喜事,還是朝廷的大喜事。正所謂“天開文運,賢俊登庸!”
  次日,成化十七年殿試的新科進士們赴國子監,領取進士巾服。再次日,便舉行了著名的金殿傳臚儀式。新科進士們穿戴進士巾服,整整齊齊的列隊進宮,至奉天殿朝見天子。
  唱名完畢,執事官在鼓樂聲中捧金榜在先,新科進士尾隨在后,沿御街出長安左門,正式張掛起金榜,以供萬民觀看。隨后順天府以傘蓋送狀元騎馬歸第,這便是百姓口中傳言的游街夸官。
  又次日,天子賜宴于禮部,謂之恩榮宴或者瓊林宴。宴會完畢后,新科進士用三天時間在鴻臚寺學習禮儀,然后正式參加朝會并謝恩。
  此后便是新科進士進入官場前的最后一項程序,眾人要集體到國子監謁孔子廟,禮畢后便正式易官服,表示脫離平民身份,成為官身。
  其余還有一項事務,禮部要奏請命工部在國子監立進士碑,所有新科進士都將留名在此。
  到此為止,對這三百來名新科進士而言,充滿著荊棘、光榮、夢想的科舉道路或者考試生涯都成為過去式,由科舉帶來的榮耀也已是往事,新的生活開始了。
  在自家院子中,方應物捧著新領到的冠服感慨萬分,縣試、府試、道試,再到鄉試、會試、殿試。全部過程仿佛歷歷在目。
  如今終于從考試中徹底解脫了,但方應物卻生出幾許悵然若失之感。讀經義、習八股實在太枯燥乏味了。淘汰率超高的重重科舉關口又給人巨大的心理壓力,所以他無一日不想擺脫科舉考試的束縛。
  真到此刻。猛然松開了這道束縛后,方應物心中滋味反而頗為復雜。無論怎么說,科舉也是給他帶來了很多榮光時刻,沒有這條道路,就憑他那世代貧民的卑微身份,也不可能短短幾年工夫便父子雙雙名列清流。
  不止方應物,所有新科進士,特別是出身寒門的進士大都會產生類似的感慨。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這種身份上巨大的轉變對每個人的沖擊還是不小的。
  所以朝廷會很體諒的給進士們一個過渡期,所有新科進士可以在朝廷各部門觀政歷練,和二十一世紀的實習差不多,稱之為觀政進士。
  方應物心態轉變很快,過去的就讓他過去!他迅速拋開了莫名其妙的傷感情緒,熱火朝天的投入了官場!吃完苦中苦,要當人上人,這里天地廣闊,作為二甲第八名的高位進士大有可為!
  當春闈大比的熱潮漸漸退去時。一個更加重要的現實問題就擺在了新鮮出爐的三百名官場菜鳥面前,那就是選官。
  選官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雖然大家都是進士。貌似現在還是平等的。但一個進六部的和一個外放為知縣的,將來命運絕對天差地別。
  卻說這選官也有一定之規,按照傳統慣例。其中一甲三名直接入翰林院,成為前途最光明的翰苑詞臣。
  二甲進士的待遇也很優厚。在京可選為六部主事,出外可直接選為知州。至于三甲進士的起點則要差一籌了。在京只能選為諸寺、監、司官員,出外只能擔任知縣、推官,進六部是別想了。
  當然,隨機性很大的“一考定終身”對二甲、三甲進士而言也不公平,所以科舉之后還有一次機會,那就是館選。
  進士經過館選,就成了庶吉士,可以到翰林院進修。正常情況下三年后散館,成績好的留翰林院為官,次一等的可以入科道(科道極其清流,很不好進),再次可以進六部。
  如果中進士被稱作登龍門的話,那么被選為庶吉士就是登完龍門再登一個天門,未來就是真正的青云大道,升遷也很迅速,因而庶吉士有個別稱叫“儲相”。譬如方清之,就是庶吉士出身,現在前景很被看好。
  在非翰林不入內閣的潛規則下,對一般進士而言,如果志向遠大覬覦廟堂高位,那么第一步就是要被選為庶吉士。至少從正統年間以來,宰輔大學士大都是庶吉士出身。
  弘治朝之前,館選處于不成熟期,運作并不規范。有時候是天子直接點庶吉士;有時候是考察進士平時所做詩文,擇優選為庶吉士;有時候是朝廷出考題,眾進士答題,答完再選庶吉士。
  但比較流行的方式就是憑借詩文館選。每個有志進士都可以將自己平時所做詩文上交,然后朝廷憑借所交詩文選拔庶吉士。當然,也要出題復試,以證明詩文確實是本人所做。
  對方應物而言,不太擔心自己的官位問題。有名次,有功勞,有背景,無論怎么選官,他不可能差得了,無非是能上幾層樓的問題而已。但最優的選擇,當然還是館選入翰林。
  方應物也仔細斟酌過館選的事情。在他想來,天子欽點庶吉士這種事,大都發生在永樂、宣德這些皇帝比較強勢的時代,這樣的皇帝本身就有強烈的自主意識,想要選擇完全符合自己胃口的人才。而今上成化天子顯然不是這樣的皇帝,估計是懶得費這種心思。
  所以方應物判斷,今次最有可能的館選方式還是憑借詩文,其實這有點類似于前朝唐代的行卷,不知道算不算是古風。
  相對于八股文,這可是他的強項!要是在這上面栽跟頭,那就枉為穿越者了!如此方應物便忙著準備起來。
  詩文詩文,有詩有文,自穿越以來,抄襲過不少后世詩詞,精品也不算少,要挑哪幾首頗為煞費思量。
  比如那首說岳飛的滿江紅,可能符合大臣口味,但怕讓天子不喜;又如隨著八股文選集傳唱天下的明日歌,名氣夠大,也很勵志和主旋律,但太通俗,藝術水平略低。
  至于文章,拿兩篇邊策出來就可以了。一方面這是已經被事實證明正確的、非常有價值的文章,別人誰也比不了;另一方面,也是間接提醒朝廷不要忘了他方應物的昔日功勞,要連個庶吉士也不給,那也太慢待功臣了!
  經過精挑細選,方應物從自己作品中挑出了十首詩詞,連帶兩篇策文,花了一整天時間,用標準的館閣體,認真仔細的抄寫了一遍,力求盡善盡美!
  憑這些在加上其他便利條件,混進翰林院手到擒來!方應物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后的宰輔位置向他招手!
  黃昏時候,翰林院編修、東宮侍班、文華大訓編纂方清之從翰林院回來,剛進了家門就被自家兒子堵住了。
  方清之望著方應物手里的一疊紙箋,滿懷疑惑,“這是”
  方應物豪情萬丈的答道:“這是兒子我將來出將入相、光宗耀祖、報效國家、后來居上的敲門磚!”
  方清之的臉皮忍不住抽搐幾下,“前幾句為父尚可理解,但最后一句這后來居上是什么意思?”
  “順嘴,順嘴說錯話,父親大人恕罪,這句可以略過。”方應物連忙謙虛幾句,“不知今科館選是否還是禮部主持?煩請父親大人幫忙將詩文投遞給禮部尚書周老大人,有你的面子在,館選勝算更大幾分。”
  方清之古怪的望著兒子,“為父仿佛聽說過,上一科選了三十名庶吉士,現在翰林院有點人滿為患,所以朝廷不想在今科館選了。”
  躊躇滿志的方應物好像挨了當頭一棒,頓時眼前一黑
  他才記起來,所謂館選不規范,不但指得館選程序隨意性大,而且每一科是否館選的隨機性更大有時候館選,有時候不館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