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337 風雨欲來

文華殿里已經散場,天子回了深宮,而諸位大臣面色各異的離開了殿中。這些大佬都是縱橫政壇幾十年的風云人物,絕對稱的上見多識廣,但卻從來沒見過如同今天這么詭異的御前讀卷。
  次輔劉珝逾越規矩,利用大學士讀卷機會推舉落選試卷,這簡直已經是赤膊上陣,夠令人側目了。
  誰想到一山還有一山高,該在后面讀卷的第三大學士劉吉竟然在天子面前表示,他放棄讀卷,并贊同劉珝所讀試卷為狀元!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三個閣老兩個贊同某人,狀元還能有跑?于是天子龍顏大展,不再為難,輕松愉快的把張天瑞和方應物換了個位置......想必此刻在天子心中,是十分贊賞劉棉花顧大局、識大體的,不然要吵到什么時候?
  吏部天官尹旻與謹身殿大學士劉珝一同前行,悄聲問道:“叔溫何故如此?為一個張天瑞不值得。”
  劉珝默然無語,尹旻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他能不力挺張天瑞么?不然真讓劉棉花踩著他,把方應物推舉為狀元,那以后他還有什么聲勢可言?
  但是劉珝也萬萬沒想到,他還是低估了劉棉花的無恥程度,最后倒是他成了公然操縱科舉、破壞行規、無理取鬧的貨色!只怕以后在科道那邊,還有麻煩事!
  卻說在長安左門外,名次公布完畢后,眾舉子可謂是各有心思。名次在前的當然喜形于色。科舉結束之后最重要的事情當然是選官,名次越高,選官時選到好位置的可能性就越大。
  至于名次在后的,那就是欣喜中帶著小小的遺憾了。中進士固然是光宗耀祖的喜事,不過若選官選到外地當知縣或者州判、推官,不能留在京師大展拳腳,總覺得有所缺憾。
  不過金榜題名是喜慶場合,大都感慨幾下人生也就過去了。至少目前這里都是同年進士,誰也不比誰高出多少。
  但項成賢義憤填膺的喊了幾嗓子,并怒斥朝廷對方應物不公正之后,便叫眾人的注意力忽然集中到狀元和二甲第八名兩個人身上了。不約而同想道,今科這個狀元仿佛有點不地道啊......
  先前方應物在成績上是鄉試第三、會試第一,在人氣上名聲響亮。賣相又絕好,在朝中也有大學士級別的巨頭大力撐腰,外加是三元首輔的弟子,所以想要一個狀元幾乎是手到擒來,絕對是第一大熱門。
  當時無論別人怎么想,心里服氣不服氣。但有一點不得不承認,若方應物最終獨占鰲頭,那也是按照規則來的,還是在合理運用規則范圍之內的。方應物的綜合實力確實最強,條件是硬邦邦的,這點不服不行,就是有鬼神相助也可以理解。
  可是最后的真正狀元不是方應物。而是已經失去資格的張天瑞,這就有點顛覆眾人認知了。
  在眾所周知的傳言中,這位狀元君明明已經掉出了前十,根本不具備御前待選的資格,最后名次應該默認是二甲第八,如何成了狀元?用二十一世紀高考比喻,此君連一本分數線都沒有過,還想什么清華北大?
  現實里這樣的事情還就是發生了,張天瑞和方應物名次正好掉了過來,張天瑞取代方應物成了狀元。而大熱門方應物卻落到了二甲第八。
  這中間發生了什么?如果說方應物能中狀元,那算是內幕;但張天瑞這個狀元,就絕對稱得上是黑幕了。一個產于于規則之外的黑幕!
  大家都不是傻子和瞎子,當然看得出來,如果不是直接破壞了規則。本該連前十名都沒進去的張天瑞憑什么能擠掉方應物,把狀元搶到手?
  想到這里,眾人看向方應物的目光里充滿了同情,什么叫大熱必死,什么叫木秀于林,這就是活生生的典型。至于張狀元,還是算了罷,只怕這是大明立國以來最有貓膩的狀元了。
  如今看起來,方應物反而顯得很是可憐。有不少人漸漸圍住了方應物,特別是受過方應物招待的同省親近舉子,紛紛開口勸慰。大家也許無力對抗黑幕,但至少還能撫慰一下受害者,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對黑幕的不滿。
  “天意渺渺,非人力能左右,還請方朋友節哀!”
  “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方朋友共勉!”
  “此非戰之罪也,方朋友雖壯志難酬,但無須郁郁于心,畢竟來日方長!”
  猝不及防的,方應物便被這一股腦而來的熱情和安撫給淹沒了。他愕然片刻,心里感覺極其古怪......
  自己好歹也是二甲第八,在三百人中也是高居前列的,比在場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名次都高,到了選官時候,手拿把攥搞一個清流美職也不在話下,怎么大家看待自己好像是看待落榜舉子似的?
  想至此處方應物也真是哭笑不得,一群考了第幾十名、第一百多名或者第二百多名的同年,同情他這第十一名?有沒有搞錯!
  只是方應物到現在還不知道文華殿里究竟發生了什么,劉棉花到底是失手了還是挖坑埋人,所以不好答話,只能支支吾吾的應付著,看在別人眼里更顯得意氣消沉。
  這時候,同省同年、鄉試解元李旻也擠了進來,對方應物鄭重其事的拱拱手,賠禮道:“余先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誤信流言,多有得罪。如今方知周公恐懼流言日,古人此言至理。”
  方應物盯著李旻愣了愣,忽然隱隱悟到了什么,原來這種效果也不壞......與一個有爭議的高調狀元比起來,還是當一個名次略一點但被大家認可的悲情人物比較實惠,縱觀官場,萬眾矚目的狀元其實不太好混。
  此時此刻,什么語言都是多余的,除了作詩......方應物忽然抬頭哈哈大笑幾聲,對著身邊友人抱拳為禮,高聲誦道:
  “卷書零亂筆縱橫,夜夜寒窗待天明。一朝大夢違父愿,三年疏學愧師恩。他鄉酒醒燈前雪,帝都春寒榜下情。世道人心無奈何,滿頭塵土說功名!”
  作詩完畢,方應物揮揮袖,搖搖頭,嘆嘆氣,跺跺腳,便邁步走人,離開了長安左門。
  眾人望著遠去的背影,嘆而惜之,一個十九歲少年狀元的百年佳話就這樣被黑幕摧毀了啊。果真是周公恐懼流言日,先前那個流言是誰放出來的?方應物總不會蠢到自己放出這種流言罷?
  按照獲利者嫌疑最大的原則......難怪有人要指責朝廷不公,如果真是因為流言太盛,毀掉了方應物的機會,導致大熱門居然連三鼎甲都沒入,這樣對方應物真的公平么?
  惜哉!(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