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36 天恩浩蕩

大明成化天子朱見深面無表情、一絲不茍的坐在文華殿寶座中,姿態標準的仿佛受過千百次訓練一般,圓圓的中年男人臉龐倒也顯出幾分寶相莊嚴。
  只是這慵懶而渙散的眼神有點不協調,小心翼翼的出賣了天子的內心。這雙眼珠百無聊賴的轉動著,漫無目的的掃視著身前群臣,沒有焦點。
  本代除了朝會和一些大禮之外,群臣基本見不到天子,正所謂“天高簾遠、君門萬里”。在這決定殿試最終名次的場合上,倒是能見到天子一面,只可惜仍是走程序走過場,君臣之間說不上幾句話。
  聽著萬首輔讀卷,朱見深忍住打哈欠的沖動,都是朱家臣民,誰當狀元不一樣?早點結束這場乏味的儀式是正經,還是回內宮打球或者畫畫、看戲比較有趣。
  萬首輔第一個讀卷完畢并退下,又輪到次輔劉珝上前讀卷,等到讀三份試卷后,過場就算走完了。
  劉珝劉閣老是天子小時候的正牌老師,朱見深也不得不稍微認真一些,對著劉珝點了點頭,叫一聲“東劉先生”。
  劉珝拜過天子,卻沒有從御前寶案的十份試卷中取一份朗誦。反而轉身到了旁邊另外兩三百份試卷那里,取出了最上面的一份,也就是原本預定的第十一名。
  其余讀卷官紛紛皺眉,這不合常理。
  御前寶案上十份試卷,是眾讀卷官集體預定的前十名。進呈給天子后,再由天子點出三鼎甲,這是大臣與天子之間默認的權力劃分邊界線。
  當然也有較真的天子對前十名都不滿意,非要從剩余試卷中找出合乎心思的狀元。但這也只是天子的獨有特權,別人是沒有的!
  眼下這劉珝劉閣老擅自跳出眾人先前預定的前十名,另外推薦試卷,這性質等于是推翻了大家先前的共識!他想做什么?難道是想依仗君恩,強行專斷的指定狀元么?
  眾人又記起。劉珝取出的預定第十一名試卷應該是他同省張天瑞的,因為文淵閣大學士劉吉劉棉花力挺會元方應物,所以才把張天瑞擠到了第十一名。
  所謂愿賭服輸,輸了就輸了!但這劉叔溫卻因為不服氣就到御前胡來,分明是恃寵而驕,未免太壞規矩。如果都像這樣,那還要內閣作甚?還要部院作甚?
  其實話說回來,劉珝劉閣老豈能不懂規矩?只是有苦不好說,非常事情不得不行非常事。如果他不來點狠的,那他豈不眼睜睜看著劉棉花捧方應物去當狀元?那到時候誰是內閣老二?
  不顧別人詫異的目光,劉珝若無其事的展開試卷。朗讀出聲。他是講官出身,聲音洪亮端正,兩三千字的論策一氣呵成的讀完了。
  不等劉珝退下,當即就有人表示異議。有大臣從班位中出列,對天子奏道:“劉珝心性狡險,反復無常,舉止誠為卑鄙。理當逐出殿試!”
  又有另外一人出列彈劾道:“劉珝袒護私親,罔顧公義,不循正道,御前挾君恩自重,其罪難赦!”
  劉珝當然自辯道:“老夫為國舉賢,問心無愧!此卷確為上佳,有何不敢言?”又有人助拳道:“名次皆在圣裁,吾輩只各自舉薦賢良而已,諸公又何須喧賓奪主!”
  看著吵成一鍋粥的殿中,向來最討厭麻煩事的宅男天子心生厭感。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真是不消停,吵來吵去皮球又要踢到他這里了。不過自己這老師......一次又一次的惹出問題,實在是有點不懂事啊。
  御前錦衣衛武官中氣十足的大喝一聲:“有圣諭:繼續讀卷!”
  長安左門外,方應物依舊和張天瑞有一句沒一句的斗嘴。
  過了午后,從城門里涌出一隊錦衣衛官校。中間簇擁著幾個宮中制敕房小官員,有識貨的人高呼道:“金榜來了!”
  眾考生不約而同停住了議論或者爭吵,一同去圍觀,路過此地的其他閑雜人物也紛紛圍聚過來看熱鬧。
  其實這不算正式張榜,正式掛金榜要等到傳臚儀式之后才昭告天下。今天只是提前告訴考生名次,讓考生心里有數,做好金殿傳臚的準備。特別是狀元,要代表考生上謝恩疏,肯定得提前準備好。
  制敕房小官掃視了一眼,咳嗽一聲,手捧帖子開始讀名次,“第一甲第一名,張天瑞,山東清平縣!”
  眾聲一片喧嘩,第一甲第一名,就是狀元了!結果居然和傳言不一樣,這張天瑞不是據說連前十都沒入,怎的就成了狀元?
  難道次輔劉珝手眼通天,能一力壓制其他所有人,把張天瑞抬舉到了狀元地位?
  方應物心頭一寬,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變故,但這個燙手山芋可算沒有落到自己頭上,不然自己還真是處境尷尬。
  但他同時又感到些許失落,那可是文魁天下的狀元啊,就這么從手邊飄過了......
  制敕房小官繼續讀到:“第一甲第二名,王華,浙江余姚縣!第一甲第三名,黃珣,浙江余姚縣!”
  這就是榜眼和探花了,眾人一片驚訝,之前的大熱門人選方應物竟然連前三都沒進入!
  方應物也暗暗想道,歷史又出現變化了......這科王華本該是狀元,然而卻成了第二名榜眼,原榜眼黃珣成了第三名探花。
  隨即方應物又患得患失的想起自己,自家到底是第幾名?劉棉花靠譜不靠譜?這老頭別關鍵時刻掉鏈子,把自己坑到榜尾三甲去罷?一二甲和三甲相比,前途和待遇可大不相同的!
  讀完一甲三名,制敕房小官停了停,繼續宣布名次,開始讀第二甲名單。但一直讀到二甲第七,都沒有方應物的名字,也就是說,方應物根本不在總名次的前十名里。
  這下連方應物都緊張起來了,這情況怎么完全有點失控的樣子?隨后便聽到:“第二甲第八名,方應物,浙江淳安縣!”
  方應物長出一口氣,還好還好,這名次仍然是二甲前列,足夠用了!
  但他的好友項成賢忽然義憤填膺的跳了出來,振臂高呼道:“清者自清!流言中的第一成了第十一。本該第十一名,連前十都不能入的人,卻莫名成了第一!
  不知道當初的流言都是哪些小人興風作浪制造出來的,也不知道今日這狀元是怎么糊里糊涂判出來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完全沒狀態怎么破,哎,早日寫完考試,讓主角當官開新副本去!換換環境說不定就有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