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335 怎么辦才能躲開

見不到劉棉花,方應物只得回家,他也真是毫無辦法了。畢竟他缺乏直接干涉的能力,沒有代理人就什么也做不成。靜坐在家時,他只能想想,劉棉花到底打著什么主意?
  此時父親方清之已經再次出門,等到傍晚時候,又見到父親從外面回來,并且帶來了新的消息。
  “今日翰林院中諸君議論紛紛,皆以為劉博野在內閣中蟄伏數年,如今時機已到,他要借此立威,向天下人展示自己的實力!”
  原來如此!方應物若有所悟,不由得感慨翰林院不愧是精英薈萃的地方,分析果然不同于市井小民!
  劉棉花醉翁之意不在酒也,而在于次輔劉珝身上,他蟄伏隱忍六年,如今也蠢蠢欲動了!
  狀元只是個道具!勾引得劉棉花把持不住的,并非是狀元的榮耀,而是更進一步的誘惑!
  方應物腦中閃現出一些史料——劉珝與劉吉劉棉花都是成化十一年同期入閣,年歲也差不多,至今已經六年。
  兩人之間總體條件旗鼓相當,同為紙糊三閣老。但劉珝是次輔,平時也好發議論、時不時與萬首輔爭鋒,而劉棉花是第三大學士,平常處事相對比較低調。所以在聲威上,劉珝是高于劉棉花一線的。
  另外首輔萬安比兩個姓劉的同僚年長十來歲,一旦萬安有變,劉珝接班首輔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前陣子劉珝因為兒子不爭氣,莫名其妙挨了悶頭一棒。成為朝野笑柄,又加上萬首輔的刻意打壓,聲勢消沉不少。
  這次在爭奪進呈御覽的殿試試卷名額時,劉棉花一反常態。也與劉珝針鋒相對的較起勁,最終擊敗劉珝。難道真的是為了自己這未來女婿爭風?只怕意義不僅僅在于此罷?
  如果最終劉棉花真把自家未來女婿捧成了狀元,最大的象征意義的確就是展示實力,或者說展示出不弱于次輔的實力!連狀元都可以制造,還有什么更好的廣告?
  至于是否公道、是否黑幕、或許要遭到士林輿論的攻擊,但對一些立身不正的朝廷官員而言,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在他們的哲學里,有能力制造不公的人才是有實力的人,認準這一點就沒錯。
  可是,這樣對他方應物自己的前途真的好么?明眼人都看得出。對劉棉花而言利大于弊。但對他方應物。那肯定是弊大于利的,誰想一入仕途就背著污名?
  想到這里,方應物背生虛汗。充分感受到了政治的冷酷。以劉棉花的智商,不會想不到這點,但劉棉花仍然如此去做了,沒有顧忌交情,也沒有顧忌未來的親情。
  自己參加科舉,也成了劉棉花用來翻云覆雨的工具,并且容不得自己有半點反抗。這種最高層的角逐,他確實只能干瞪眼。
  父親方清之寬解兒子:“人生之不如意十有**,縱然一時不如意,不算什么。清者自清。”
  方應物嘆道:“父親言之過早,流言也許終究是流言。”
  “從我聽到的消息,劉博野已經征得萬首輔默許了,三個大學士有兩個點頭,誰還能阻擋?”
  方應物苦笑幾聲,自己早就該有這個覺悟了。既然生活就像那啥,不能反抗就閉上眼睛享受罷,最起碼有可能成為真正天下第一的狀元,不是么?
  三月十七日,天子御文華殿,眾讀卷官也赴殿進呈殿試試卷。
  同時,眾考生也齊聚在皇城長安左門外面,等著放出殿試榜,也就是俗語中的皇榜或者金榜。
  方應物本不想去,但是不去更顯得心虛,所以也不例外,清晨與項成賢一同趕到長安左門外等候。三百來個考生其實不算多,很容易就找到了王華等同省同鄉。
  同鄉看方應物的目光都是怪怪的,有點門路的人多多少少都聽到過傳言,看樣子這小同鄉要連中兩元了。
  其他人顧及同鄉臉面,閉口不談流言,但口直心快的李旻就忍不住了,對方應物問道:“傳言是否屬實?”
  能言善辯的方應物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答案,或者說這個問題根本就不該被問出來。
  此刻有位三十歲左右的舉子走到身邊,問道:“當面的莫非是方會元?”
  方應物趁機沒理李旻,側頭反問:“閣下是誰?是哪里人?”那人答道:“在下張天瑞,山東清平縣舉子。”
  方應物頓時隱隱了然,他也聽說過殿試之后兩個劉閣老為一個名額爭執,劉棉花推舉的自己長相好,對方的優勢是名字吉利,最后還是自己靠著臉獲勝。
  眼前此人名字吉祥,又與劉次輔同為山東人,長相亦有點欠佳,大概就是劉次輔所推舉的那一位了。
  這人主動找自己攀談,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啊,方應物想道。果然聽到張天瑞語含譏諷的說:“在下預先恭喜方朋友連中兩元、獨占鰲頭了!”
  方應物有點火大,別人來嘲諷兩句也就罷了,他認賬,這張天瑞有什么資格來嘲諷?
  他就不信張天瑞沒有去走劉珝的門路,不然劉珝憑什么大力支持他?只不過沒有做成而已。總不能因為實力不足作案未遂,就立刻搖身一變成了純潔清新的白蓮花罷?
  如此方應物便開口反諷道:“皇榜未出,閣下如何知道誰是狀元?莫非閣下能替圣天子點了頭名?”
  長安左門外的唇槍舌劍先不提,宮中文華殿里則是氣氛肅穆端嚴。成化天子居于殿中寶座,首輔萬安趨前跪在御前,其余讀卷官分列在后。
  在這個場合中,按慣例由閣老象征性的朗誦三份試卷,然后將其余試卷按預定名次一起進奏給天子,隨后欽定名次就是最終結果。
  第一個出面朗讀的自然是首輔萬安,他手展一份試卷,慢慢的讀了起來。眾人聽了個開頭便知道,這份被萬安第一個朗誦的試卷“疑似”是會元方應物的。
  這份試卷由首輔第一個讀出,象征著什么意思不言而喻。一時間眾人各懷心思,但面色如常,只有次輔劉珝臉色稍稍變了變。
  ps:極其難寫,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