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28 內情中的內情

方清之確實很惱火,非常惱火。
  人人都知道會試考官大都出自翰林,在會試之前偷偷收集翰林諸公文稿這種行為很有點不夠君子,至少不夠光明磊落。
  方編修一身正氣,原本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但他被兒子刺激了一次又一次,眼瞅著“父將不父”,為了重新樹立威信,竟然一時糊涂、鬼迷心竅的利用職務之便,幫兒子搜集了幾十篇候選考官的文稿。
  而且大部分文章都是不怎么外傳的,比如副主考官王獻這幾篇文章,都是練筆示范之作,并沒有流傳開。
  本來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但自家這兒子竟然直接照抄了兩句寫到試卷上,還被當事人看到了并當面說起,方編修真是情何以堪、臉紅不已!
  丟人現眼吶,這不明擺著讓別人知道自己偷偷摸摸收集文稿的事情了么?想起這個,方清之再次火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方應物撇撇嘴,還能怎么想?會試第一場,一個白天里要做七篇講究格式的文章,可以說時間很緊張,哪有心思多想什么,當然是想到什么能填進去的句子就用什么句子。
  要知道,會試之前他抱著幾十篇范文臨陣磨槍,最后滿腦子都是這些,下意識抄了兩句不算奇怪。再說他自穿越以來不知抄襲了多少后世詩詞,點習慣成自然了,想起那兩句就順手用上了......
  方清之還想繼續發一發火,但卻發現自家兒子今天很反常,居然沒有還嘴,而且還很老實的聽訓。
  這個發現讓方清之吃驚不小,他很不習慣這種狀況。反而有點擔憂起來......
  自家兒子情緒如此低沉,難道他少年得志受不得挫折,得知取中會元只是因為別人誤會,并非自己真實實力,便受了打擊?
  如此方清之便壓了壓自己的火氣。耐心寬解起兒子:“常言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又有俗語云,三分人定七分天意。所以運氣也是考試的一部分,你大可不必為此抑郁,有運道總比沒運道要好。
  何況你是先進了三百人之中。然后才有機會靠運道取得頭名,會試名次本來就是很隨意的,不用耿耿于懷。”
  方應物仰天長嘆,唏噓道:“可惜!這樣的運道還不如留到殿試去,撿回一個狀元才是真正實惠。會元終究還是沒有實際意義,只是個次一等的虛名。真是浪費了百年一遇的運氣。”
  “......”方清之又發現,自己企圖安慰兒子就是個錯誤——正在風頭上的第一名會元真需要安慰么?
  自己剛才真是腦子進水,還是繼續談談兒子抄了兩句話讓自己丟人現眼的事情罷。
  方應物眼見父親臉色不善,連忙反過來寬解父親道:“方才聽父親說,王學士因為看到那兩句話,誤會我的試卷是故人所作,所以才推薦為第一名?
  如此說來。王學士的文章也是讓那位故人看到過的,所以才有了誤會。換句話說,王學士很有可能也幫著那位故人搜集了文稿用作備考?大哥不笑二哥,所以父親你也不必感到羞愧!”
  “......”方清之再次無語,但這個歪理好像還真說得通。不過至少放心了,這樣善于辯解的方應物才是正常的方應物。
  方應物忽然又問:“王學士沒說這個故人是誰?”方清之答道:“并沒有點明是誰,大概是同鄉之類的罷。”
  方應物感到談完話了,搖搖頭正要離開,卻見方清之反過來問道:“你幫為父想想,王學士為何要與為父說起這些?”
  方應物略加思索道:“在我想來是有兩種原因。一種是王學士故意向父親表功或者邀功,不然我方家不明內情,怎么承他的情?雖然也是他誤會在先并無心為之,但無論怎么說,也是因為他才得到了會元。
  第二種可能。則是王學士不想居功。當前會試已經結束,科場這些消息陸陸續續也會外傳,比如我便是從李西涯公那里知道了王學士的行為。
  本來王學士可以不用說明真正內情,將錯就錯的安然享受我方家的感激。但他偏偏要故意與父親說出真相,明明白白說清楚這是誤會,那就表明他想撇清人情,不愿與我們過于密切,或者為人忠厚不愿無功受祿。
  兒子我對王學士不熟悉,以父親看來,這兩種可能性里,那種可能居多?”
  方清之想了想道:“王學士乃是翰苑君子,做不出故意邀功的事情,大概是后一種不想無功受祿的可能居多,或者還有幾分疏遠意思在內,叫我們不要去感激他。”
  這種做派是典型的君子做法,方應物表示理解,不過他忽然意識到什么,叫了一聲“原來如此!”又道:“今日已晚,明日我便大張旗鼓的登門去拜謝王學士!”
  方清之奇道:“你要作甚?”方應物笑道:“王學士想表示疏遠,不想與我們過多接觸,但偏不如他意!再說王學士也是浙省人,正該多親近親近!”
  方應物知道,王獻是杭州府仁和縣人,與他們方家是同省,按說應該是天然親近,但王獻卻故意表現出疏遠意思,原因在哪里?想來想去,也只能是因為另一個本省名人謝遷了。
  王學士大概不想因為與方家太過親近,導致讓友人謝遷產生什么想法,所以才要故意撇清人情,阻絕方家借著這件事攀扯自己。
  既然如此,方應物就要反其道而行之!他心里有一條準則,父親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示弱,唯獨不能在謝遷這里示弱!對手所不愿意的,就是自己應該去做的。
  這不是意氣之爭,而是關于未來氣運的爭奪!畢竟是上升名額是有限的,在本時空,父親想要打破原有的歷史軌跡,唯有奪走本該屬于謝遷的氣運!
  從各方面因素來看,父親雖然略遜于謝遷,目前成就也比謝遷差了一截,但不是不可以追趕,而且父親也基本具備了取代謝遷的條件。
  同樣是科舉大省浙省人,同樣是科舉達人高位進士,年紀也差不多......但父親的清名可能更大一點,還有自己這么優秀的兒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狀態很差,又因為下面情節中一個地方始終沒有想透,導致拖累了碼字進度,硬寫到現在才搞出第二更,第三更真的寫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