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326 最終名次


  與劉棉花談完,方應物的疑惑沒有消除,反而更大了。www.booksrc.net訪問78小說網下載TXT小說他又和劉棉花聊了聊最近朝廷消息后,比如最近要舉行告廟獻俘大禮之類的,便打算告辭離開,心里盤算著明日該去拜訪座師徐溥了。
  這時候,有個仆婦在門外道:“老夫人叫奴婢來傳話,有請方公子一起用晚膳。”劉吉抬頭看看天色,對方應物道:“不知不覺時候不早了,吃過再走也好。”
  方應物自然無法拒絕,只得留下,不過他卻想起了沒過門的小未婚妻。說起來也是見過幾次面了,但每次都是驚鴻一瞥,連個仔細端詳的機會也沒有。今晚要是上了桌,那就可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了罷?
  不過夢想雖然是美好的,但現實還是讓方應物失望了。這場家宴里,上桌的有劉棉花夫婦二人,另外還有兩個劉府兒媳在旁邊作陪,包括上次見到的那位略顯刻薄的大嫂蔣氏。
  萬惡的禮教大防啊,真要到成親日才能仔細看清楚模樣么?方應物腹誹道。
  當然,腹誹只是腹誹,作為這個家庭的新來乍到者,方應物表現的很本分,大部分時間都是聽其他人閑談,偶爾附和幾句劉棉花。
  劉老夫人顯然也看出了方應物的刻意低調,對方應物笑道:“看來你與我們這些老弱婦孺說不到一起去,不過也無妨,昨兒得了書信,你兩位哥哥就要從老家那邊回來了,大概過得幾日便會到,你們年輕一輩的總能說到一起去。”
  方應物很謙虛的答道:“早晚要向兩位兄長討教的。”
  這時候,長房兒媳蔣氏對劉棉花開口道:“等夫君回來后,父親便讓他坐國子監去罷,也是一個出身。”
  “去什么國子監?且繼續科舉,過不了鄉試一切都是白搭!”劉棉花雖然在外面屬于綿里藏針類型的,但在家里卻很有一家之主的霸氣。
  老夫人也勸道:“這是何苦來哉?他們兩個這多年了仍一無所獲,不妨去國子監讀讀書,將來有你照看,一樣能選官。”
  劉棉花擺擺手,“你們婦道人家懂什么?監生出身做官,五品同知就算是頂了天,二十歲是這樣,四十歲也是這樣,早幾年晚幾年有何區別?等他們兩個過了四十再考慮去坐監,眼下趁著歲數不算太大時,先繼續科舉。”
  蔣氏瞟了方應物一樣,小聲嘟噥道:“科舉科舉,父親的力氣都使給外人了,自家兒子卻沒半點顧及。”
  方應物置若罔聞,低頭抱著一根雞腿啃著,仿佛外界一切事情都與他無關。但心里卻不停琢磨,難道自己的科舉成績把她刺激到了?
  劉棉花輕輕地敲了敲桌案,“這是什么胡話!不準再說!”老夫人再次勸道:“你就別管那些了,下次鄉試為自家兒子想想法子才是。”
  劉棉花沒有理睬夫人,卻看向方應物,“你說老夫該不該想這個法子?”
  方應物沒想到劉棉花忽然問其他,先是愣了愣,隨即言簡意賅的答道:“人皆有舐犢之情。”
  劉棉花很不客氣的訓斥:“你這想法不對!”方應物感到自己真是躺著也中箭,無奈的放下雞腿,拱拱手道:“小婿愿聽老泰山教誨。”
  劉棉花反問道:“你說老夫身為大學士,自家兒子參加科舉,是否引人注目?”
  “宰輔人家子弟入場,那自然是眾人矚目的。”
  劉棉花點點頭,“不錯,萬眾矚目之下,無風還要起浪,更別說有風了。只怕老夫稍微動動手指頭,各種猜疑就要紛紛出來了。該不該慎重?”
  方應物答道:“世上固然沒有不透風的墻,但就算別人有所察覺,也決定不了什么罷?誰又能奈何得了老泰山?”
  他還有句話沒有說出來,你老人家已經是被輿論鄙視的對象了,難道還在乎多這一項操縱科舉的名聲么?
  “你這個想法很危險,官場終究不是我的一言堂!若一個人從入科場開始,便背上了污名,就算別人敢怒不敢言,就算別人奈何不了他,讓他能順利高中做官,那他也注定不會有前途!一個被公認是通過舞弊過了科舉的人,可能會做到高官么?”
  方應物想了想,很肯定的說:“不能。”
  科舉就是做官的最大依據,也是被輿論神圣化的東西。凡是輿論公開認定科舉舞弊的人,那幾乎可以想象,肯定會被主流排斥,黑幕終究不能見光。
  別的不說,就是紙糊三閣老這樣品性被鄙視的人物,也是從科舉中一步步殺出來的,他們一路做到了宰相,在程序上是無可置疑無可挑剔的。大家可以鄙視他們的為人,但卻無法鄙視他們的考試成績和學問。
  “那你還不明白?如果由老夫想法子,這兩個不成器的東西就算能過了鄉試一關,再過會試一關,那么最終也不過是泯然眾人的普通官員,這又有什么意義?有什么用處?
  方應物算是明白劉棉花的意思了。他老人家已經貴為大學士,層次到了那個高度,通過舞弊讓兩個兒子當上沒前途的平凡普通官員,對他而言簡直毫無意義也毫無用處。
  沒用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去做!
  所以劉棉花寧可繼續讓兒子堂堂正正的賭科舉,即便不中,但起碼保住了清白節操,保住了的有更高追求的資格,保住了最大的潛力——節操一丟掉,就很難再撿回來了。當然,運氣不好的話,也許一輩子都用不上這種節操和資格,永遠是“潛力無窮”。
  這是一種實用主義到了極點的選擇,非有大智慧、大魄力做不出來的,方應物若有所悟,沉思不語。
  但從家庭親情角度來看,有劉棉花這樣為成大事六親不認的父親,對于當兒子的來說何其不幸
  方應物忽然感到,自家父親方清之其實相當不錯的,比劉棉花強多了。那么守正的一個人,為了自己也能在考試前偷偷給自己收集眾考官第388章材料。
  正胡思亂想時,方應物又聽劉棉花喟然嘆道:“宰輔家的子孫輩不好當,只說近幾十年,從三楊相公到李賢相公,再到你們淳安的商相公,又有誰家子孫輩真正出息了?商相公有個兒子進了翰林,算是最有出息了,但也只能止步于此。”
  方應物不禁再次想起了一個反面例子張居正,在兒子功名問題上,張居正與劉棉花的態度幾乎完全相反,但事實也證明,張居正最終還是把兒子坑了。
  這里面的對錯,實在不好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