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323 看臉的殿試

東方漸曉,一夜未眠的方應物沒有半點困倦之意,他仍然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充滿了精力,容光也是神采奕奕。
  不過不說,今晚眾人親眼見到了一個科舉界的傳奇。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故而世人很熱衷于對科舉成績進行各種排列組合,比如父子兩進士之類的。
  方應物這當然也是屬于父子進士的小傳奇,而且是前后兩科雙進士。除此之外更大的傳奇是,父親方清之是解元,兒子方應物是會元,比父子進士不知稀罕了多少倍。
  不過再令人難忘的盛宴,也終有曲終人散時,賓客一個個的辭別,離開了醉香樓,只留下了樓上樓下的殘杯剩盞和滿堂狼藉。
  但方應物興奮尚未退去,他看著漸漸空虛的大堂,忽然有點難以忍受這種冷清。
  “走!去禮部那里看榜去!”方應物高聲招呼著項成賢道。但項成賢卻打了個哈欠,莫名其妙道:“結果都已經知道了,還去看什么榜?”
  方應物很有哲理的說:“吾輩為人做事,既要注重結果,也不可輕視過程。也就是說,不要那么功利,要學會享受過程,懂么?不體會一下人山人海、擠來擠去的看榜感覺,就像新年不逛廟會,怎么能算參加過科舉?”
  項成賢聽得頭有點疼,皺眉揉著太陽穴,“方賢弟不要念叨了,陪你去就是。”
  方應物與項成賢正要走,忽然看到店家匆匆趕來,對方應物道:“方公子請慢走,小店承惠銀子一百零六兩五錢,項公子之前已經給過三十兩定金,其余銀兩是現結還是到府上討要?”
  方應物盯著店家良久,萬分疑惑道:“我可是在貴處吃酒時得到中了會元的消息。”
  店家掌柜點點頭,“小的已經知道,恭喜方公子!”
  方應物更加疑惑的問道:“書中故事里,每每這種時候,都是店家大筆一揮,免掉新科貴人所有酒菜錢,并索要詩詞文字以求沾喜氣。怎么到了你這里,非但不免掉,竟然還是一錢不少的索要?”
  店家掌柜臉色一黑,“書都是你們讀書人寫的,當然喜歡編這種讀書人白吃白喝、美人倒貼的故事。若一家老小全靠這個吃飯,誰肯為無親無故的人免掉酒菜錢?再說方公子這次是六十多席面的大數目,那里敢全白賠掉?”
  又想了想,那掌柜便很肉痛的繼續說:“若實在不行,免掉方公子五錢零頭以為賀禮如何?”
  與俗人沒有共同語言啊!方應物揮了揮說,“剩下的銀子,你三日后去西城方編修府上找我討要!”
  隨后方應物與項成賢帶著隨從離開了棋盤街醉香樓,向北面不遠處的禮部而去。按規矩,會試在貢院填好后,要送到禮部張掛。
  等方應物和項成賢趕到的時候,只見得禮部外面人山人海人頭攢動,端的是熱鬧非凡,人流比廟會還擁擠。草草一看,至少上萬人聚集在禮部墻外。
  又有百十個軍士從人群里殺出一條血路,在照壁下面架好一圈柵欄,然后才由十幾名小吏七手八腳的把長長的榜文張貼起來。
  榜文上每個字都有碗口大小,距離稍遠也能看得清楚,但人群仍然爭先恐后的向前擁擠過去。
  項成賢項大公子隨著人群走了幾步,然后便找不到方應物了,顯然是被沖散了。他沒管這許多,在家奴護衛下奮力擠到最里面,抬起頭向榜文看去。
  先看看最末尾,果然在倒數第五排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正是第二百九十名;然后他又費盡力氣的轉身扭頭,向另一端榜首望去,也沒錯,第一個赫然正是方應物的名字。
  有道是眼見為實,耳聞為虛,親眼看到和耳聞相比較,感觸當然截然不同。
  一邊在人群里被擠來擠去,一邊端詳著榜上自己的名字,項大公子這才感到一種難以言表的幸福感充滿了心頭,這是真的,這不是做夢!
  暈暈乎乎的快感中,項大公子醒悟到,方應物說,要享受過程,而且拉著他過來看榜,果然蘊含著深刻的人生哲理不愧是能中會元的人。
  不知不覺從人群中被沖刷出來,項大公子左顧右看,卻發現方應物站在人群外面某處,昂頭負手而立,眼神深邃而飄渺。
  他又注意到,方應物身上衣衫絲毫不亂,好像沒有擠進人群去,只在外面等著似的難道方應物所謂的看榜,就是跑過來站在外圍看人群熱鬧?不愧是會元,高人行事,高深莫測啊。
  項成賢很不解的走過去,可是他一直走到方應物身邊,也沒被方應物注意到,方應物的眼神依然很飄渺的注視遠方。項大公子正要開口說話,忽然從右邊方向有些議論聲傳了過來。
  “這次會元竟然只有十九歲,何其壯哉,國家又多一少年英才,不知道是不是我朝最年輕的會元?”
  “應該算是吧,比他還年輕的李東陽和楊廷和都不是會元。我還聽說這方應物是翰林院里一位方編修的兒子,真是虎父無犬子!”
  “再看上面所寫,原來是我們省的!我記得方編修是上一科鄉試解元,父解元,子會元,堪稱是父子雙元的佳話!”
  “是極是極,這一科又出奇聞了,我朝之前應該從未有過這種事罷?”
  等那邊議論聲漸漸小了,議論之人也走遠了,項成賢正要開口,卻又見方應物滿臉陶醉之色,口中喃喃自語:“父子雙元和父子兩元哪個說辭比較好聽?
  父解元,子會元,父子雙元這句像是一副對子的上聯,下聯該怎么對?回頭要認真想一想。”
  項成賢很無語,所謂享受過程,其內涵原來就是這個么?自己剛才簡直鬼迷心竅,才把方應物想得神乎其神,即便套上會元這層皮,方應物還是方應物!
  眼瞅著方應物自動向左邊挪動了幾步,又靠近了一群人項成賢忍不住重重咳嗽一聲,將方應物驚醒過來。
  “啊,你什么時候從人群里出來的?”方應物訝異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