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322 錢財與名聲

不速之客一個個都被解決掉,在方應物和項成賢的招呼下,今夜醉香樓熱鬧非凡。
  樓上樓下燈火通明光亮如晝,來自浙省的六十多舉子匯聚一堂,推杯換盞、歡聲笑語,間或夾雜幾聲美人尖叫......這是放榜之前最后的愜意時光,諸君很有默契的盡情享受著。
  等明天放了榜,那就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了。會試雖然比鄉試錄取率高,但也只有不到一成,大部分人都將“失意”而歸。老天不給報效君恩、匡扶社稷的機會,那就只好戀戀不舍的回老家繼續當土豪去。
  而且,今晚大家是平等的,都是同場考生,都是來自同省的舉人,都是省內老爺階級,但明天榜文一出,新的身份界線又要被細分出來了。
  準進士和舉人終究還是不一樣的,放眼天下的天之驕子和土鱉畢竟不同,能像今天這般勾肩搭背、放浪形骸的機會就很少了。
  樓上樓下都讓方應物包了場子,邀請來的賓客在樓上,由方應物主陪;不請自到的賓客都在樓下,由項成賢作陪。
  方應物坐在主席上,時不時的與眾人談笑,飲酒作樂也是少不了的項目。但他沒有太過于積極,也沒有亮出賣弄詩詞的老本行。因為今晚他是主人,主人要有主人的風度,沒必要去搶著和賓客爭風頭。
  方應物微笑著,目光緩緩的掃過堂中,他看到了王陽明他爹王華,看到了同年解元李旻,看到了本縣名士王宥,還看到了一些本省名人......
  只要能把這些人都請過來,那就是他這主人家最大的臉面了,別人誰有面子能把這么多人召集在一起?他又何必過分積極搶風頭討人嫌?
  忽然間,左手邊不遠處爆出了小小的哄笑,方應物抬眼看去,卻發現教坊司名jì杜香琴也在那邊。
  有人轉頭對方應物叫道:“杜三娘子說了,這次誰名次最高,她便自薦招待誰三日!方公子答應割愛否?”
  方應物揮揮手笑道:“在下是正經君子,不參與你們胡鬧!”
  角落里有人故意幽幽嘆道:“不知哪位同場朋友在會試之前,被朝臣給參了一本尋花問柳行為不端?杜三娘子好像見過此人,是不是?”
  滿堂哄然大笑,氣氛愈發快活起來。笑完之后,樓梯口突然冒出項成賢的腦袋,對著樓上眾人叫道:“杜美人是在下的!誰也不要搶!”
  方應物記起汪芷的話,便想把杜香琴叫過來問幾句。這時候,忽然有個店家小廝走到身邊,對方應物道:“方公子,門外有個叫婁天化的,自稱是你的老相識,要求見你。”
  婁天化就是那個時常在會館打轉,靠打探消息和當中間人為生的落魄文人。
  他來做甚?現在自己這里用不到他罷?方應物雖疑惑不解,仍點點頭道:“請進來罷!”
  沒多久,婁天化出現在方應物面前,行了禮后道:“聽說方公子在此大宴同鄉并候榜,不知想不想提早獲知會試榜名單?”
  婁天化聲音不大,但卻叫方應物周圍一圈陡然安靜下來,目光齊刷刷的射向婁天化。雖然大家表面上放浪形骸,但心里最關心的仍然是會試結果。
  方應物吃驚不已,婁天化這幫人連這么機密的東西也能打探到?貢院封鎖森嚴,這是從哪里泄的密?
  他看了看左右,沉吟片刻后答道:“吾輩讀書人,非禮勿聽,這不法之事還是不做了。”
  婁天化陪著笑道:“方公子多慮了,小的絕對不犯天條!”
  “哦?愿聞其詳。”方應物大為好奇,難道要靠算命嗎?
  婁天化解釋道:“會試榜雖然是明日也就是二十七日清晨或者上午在禮部張掛出來,但實際上是從半夜三更就開始寫榜了,對中榜者一一核準并寫完后,才能送到禮部。
  在半夜時分,所有考官和監臨官都將匯聚在貢院大堂中,而且把所有中式試卷的謄卷和原卷都要搬到堂上。
  然后按照試卷名次,一一拆開糊名,并一一校對正確無誤后,便由書手將名字寫在會試榜上。拆開一個名字,校對一遍試卷,然后往會試榜上寫一個名字,這才算最終確認人選。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貫徹通宵的過程,時間很漫長。前面已經寫在會試榜上的人名,雖然還沒有發布到外面,但實際上已經是被錄取,不可能再修正了。
  而我們這邊有人可以在名字寫上榜后,第一時間把消息傳出來,上榜幾人就報告幾人,叫諸君盡早得知結果,不用等到明天上午禮部張掛榜單。其實這不算違反天條泄密,考試、閱卷都已經結束了,結果也已經塵埃落定了,我們只是想法子早早來報喜而已。”
  方應物聽得很無語,這年頭果然蛇有蛇路鼠有鼠道......一般官員或許顧忌體面不屑干這種狗屁倒灶的事,但小吏們不在乎的。
  最后婁天化補了一句,“當然,想要早早知道結果,銀子是少不了的,小的可以幫方公子去牽線。”
  銀子少不了,一語雙關,一是不能不出銀子,二是出價不能太低。
  方應物環視四周,看到得都是一雙雙渴望的眼神。如果大家干巴巴的等到明天上午,時間久了未免乏味。但若一邊飲酒作樂,一邊有最新的中式消息傳來,會讓夜宴更加刺激,說不定要成一次盛況。
  想至此處,他對婁天化道:“那就有勞閣下了!有了消息特別是浙省消息就送到醉香樓這邊來!錢少不了你的!”
  今晚超支超的厲害啊......方應物有點心痛,孟嘗春申果然不好當。而婁天化做個羅圈揖,對眾人高聲道:“預祝諸位老爺高中!”然后便喜洋洋的出去了。
  宴會繼續進行著,但過了半夜,喧鬧聲就小了許多,很多進取心比較強的人有點心思不屬了,念頭早飄飛到了貢院那邊,大概已經開始寫榜了罷。
  不知不覺,三更天慢慢過去了,到了四更天時候,忽然聽到樓下一陣轟然聲,有性急的人已經站在欄桿邊上,伸著脖子向下望。
  有人扯著嗓子高喊道:“喜報!喜報!第三百名......”
  寫榜有個規矩,是從最后一名向前寫的,名次在后的人出現比較早,第一個出來的就是最后一名。看來本科會試可能也就錄了三百人,不多不少,正好是二百五到三百五的中間數。
  這下滿樓更無人說話了,全都側著耳朵去聽報喜——“第三百名,浙江錢塘縣李旻!”
  好!第一個就是浙江省的,算是開門彩。特別是李旻也在樓上,眾人便一起喝彩,向李旻拱手道喜。
  李旻皺皺眉頭,素來自負的他對第三百名有點不滿意,他可是浙江鄉試的第一名解元!會試怎么才搞了個第三百名?這是上榜人中的最后一名,考官都有眼疾嗎?
  但他再一想,上了榜總比落榜好,再說這只是會試,后面還有殿試可以大展拳腳,那才是最終名次,所以便釋然了。
  隨即李旻又記起考前方應物的預言他落第的事情,忍不住對方應物開口道:“方同年,看來在下無法在下一科中狀元了,但本科還可以試試看。”
  方應物連連苦笑,只能自吞苦果道:“在下繆言了,罪過罪過。”
  預言家不好當啊,歷史大方向雖然沒變,但蝴蝶效應還是產生了,一些小細節方面未免與上輩子有所差異。李旻本該這次落第,但下一科逆襲成了狀元,卻不料,在本時空這一次他沒有落第。
  與李旻一起傳來消息的還有幾個上榜人,都是榜上吊車尾的,但那幾個都不是浙江人,眾人便沒太大興趣關注。
  第一次消息傳來的喧囂過后,醉香樓又安靜下來。堂中沒有喧囂,沒有大呼小叫,眾人三五成群,各自議論起來,酒宴仿佛變成了茶話會。
  過了一刻鐘,樓下再次有響動,報喜人又來了,高聲叫道;“會試第二百九十名,浙江淳安縣......”
  聽到這幾個字,方應物頭腦一懵,陡然站了起來,緊張的屏住呼吸。
  他雖然一直以為自己很淡定,以目前這身份、年紀,不著急中式做官,口口聲聲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但事到臨頭,他發現自己還是淡定不住了。難道是因為他對自己八股文水準比較心虛,所以才那般自我安慰?如果能中,當然更好了,這一輩子最大的門檻就過去了,從此不敢說一片坦途,但沒有什么關口了。對穿越者而言,科舉考試當然是力爭上游的最大障礙。
  “第二百九十名......項成賢!”
  樓下立刻喧嘩起來,夾雜著項大公子得意的狂笑聲:“哈哈哈哈哈哈!”
  靠,這走了狗屎運的......方應物笑了幾聲,并忍不住吐槽一句。就憑項大公子那吊兒郎當的考試態度,竟然也中式了,這不是狗屎運是什么?考官有眼疾嗎?
  在為好友上榜而高興的同時,方應物又有點小擔憂。若都不中還好,萬一自己這次沒中,那豈不比項大公子矮了一頭,以后要成他跟班小弟了?真是令人糾結......算了,還是先下樓去道喜罷。
  在這個不眠之夜,報喜人一次又一次的來報喜,樓中前前后后有七八個中式的人。除了名次比較吊車尾的李旻和項成賢,同縣名士王宥在第四十八名出現了,未來狀元(已經存疑)王華在第三十七名出現了......還有一個中了第十四名的。
  出現的名次越來越高,方應物的心也越來越沉。
  他對自己文章水平沒多大信心,就算能中式,那也估計是吊車尾名次,高名可能性太低了。也就是說,越往后面,自己中式的概率越低。
  天色蒙蒙亮時,會試被取中的三百人里,已經報出兩百九十多個,剩下未出現的都是前十名了。
  方應物嘆口氣,這次會試真沒戲了,在糊名謄卷的情況下,他這兩筆文章要是能中前十名,那考官得眼疾成什么樣子?
  他又揉了揉額頭,籌劃起自己的事業。未來三年就老老實實的當好官二代和狗頭軍師角色罷,這也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職業。
  不只是方應物,樓中大多數人都有點失意,畢竟六十多人里只有七八個中的。長吁短嘆的長吁短嘆,借酒澆愁的借酒澆愁,甚至已經有人提前離席了。
  王陽明他爹見方應物意興闌珊,便安慰道:“方公子何須灰心,還有幾個名次沒出來呢。”方應物擺擺手,“自家事自家知,微末之技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你也是本省前三名,怎么能如此自墮士氣,平白叫人看不起!”另一邊李旻突然插了句嘴。
  這時候,忽然樓下再次喧嘩起來,然后看到項成賢狂奔著跑上樓,上氣不接下氣的叫道:“大喜!大喜!”
  樓中眾人注意力便被引了過去,這時候還能有什么大喜?
  有個報喜人從項成賢背后閃了出來,拿著大紅帖子,低頭一字一句的念道:“成化十七年辛丑科會試第一名會元,浙江淳安縣方應物!”
  我靠!方應物從席位上跳了起來,考官真的眼瞎,不,是有眼疾了嗎?這里面一定有黑幕!
  會元雖然不是狀元,沒有實際性意義,也不會根據會元授官,但會元好歹也是三元中的一元,也是一個天下第一啊!只要是讀書人,誰不想要這些虛名!
  雖然方應物一直自我告誡,無論得失都要要淡定,不能丟了體面,但此時他還是忍不住緊握雙拳高高舉起,狂放的哈哈大笑,聲波繞梁不絕。
  不管里面有什么貓膩內情,先爽過當下再說,過把癮再死也不遲!
  眾人看在眼里,并不覺得失態出格,若換成自己十九歲中了會試第一,只怕比方應物還要癲狂。
  不知誰帶了頭,滿樓人一起鼓掌喝彩起來,猶如雷鳴,響徹醉香樓,估計再傳出去二里地也沒問題。這可是天下第一名,值得所有人為之折服!
  站在樓梯口擠不進來的項成賢在外面高呼道:“方賢弟!此情此景,作詩自賀罷!許久不聽你出手了!”
  真是心意相通的好兄弟!方應物先前的落寞一掃而空,躊躇滿志的環視四周,朗聲誦道:
  “三百人中第一先,花如羅綺柳如煙!綠袍著處君恩重,黃榜開時御墨鮮!足躡青云辭白屋,手攀丹桂上蒼天!時人勿訝登科早,月里嫦娥愛少年!”
  雖然有點詞不達意,眼下還沒到綠袍著處、黃榜開時,而且更像是狀元口氣,還借鑒了古人幾個句子,但卻無可挑剔的應景,會元也是第一啊。
  三百人中第一先,月里嫦娥愛少年,可不就是眼前此人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