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32 縣試

今天淳安縣公堂上這場大戲,雖然投入成本很低,但效果相當的好,可謂是小成本大票房的典范。這場戲碼,也是方應物上次與汪縣尊見面時,主動獻上的策劃之一。沒有實打實的真東西,汪縣尊憑什么承諾在縣試中給方應物照顧?
  所以方應物在家中埋頭讀書,很少為自己的債務發過愁,后手就在這里。原本是預備在王大戶撕破臉逼債時上演,卻沒想到陰錯陽差之下,白梅姑娘自己跑出來當背景了。
  汪縣尊從中得到了名望,為自己的名宦之路打開了一個契機。其實所謂名望,就是讀書人嘴里的口碑而已。這次他幫方應物解了圍,至少愛惜人才、重視教育帽子是帶上了。
  而且借著這起小熱點事件推出減緩寒門學子債務的政令,肯定深得全縣讀書人的稱贊。窮學生就不說了,就是家境不錯的讀書人對此事也得道一聲“縣尊仁義!”
  要知道,淳安縣雖然是錢糧小縣人口小縣,但卻是科舉大縣,讀書人從人數到分量都不輕。能博得眾**贊一次,很不容易。
  另一個主角方應物自然也得到了很多。首先解決了迫在眉睫的債務危機,至少可以延緩到明年道試了,如果到時候被取中為縣學生員秀才,有了功名和政治地位,那還用擔心會被抓去當奴仆么?
  其次,公堂上當眾接受知縣考察,做了首不錯的詩,也算打出了些許名氣,在全縣人民心目中樹立起了雖然家貧卻年幼向上、苦學不輟的優良學子形象。也可以說,他被汪知縣當先進典型樹立起來了。
  縣尊要表現出獎掖人才、教化風氣的政績,那就需要有足夠典型的對象讓他操作和落實,而眼下便是讓方應物充當這個典型。
  對秋哥兒而言這可是大好事,有了這個光環,接下來很多事情便可以順理成章。比如在縣試時,照顧下先進典型就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和生硬。
  但不要覺得在公堂上演戲是不對的,政治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和生活一樣從來不缺少演戲。這和正義無關,區別只有演技好不好和效果好不好。
  就例如當某人懶洋洋的躺在家里不想動彈時,有朋友請他去吃飯,他說“我很忙離不開”,這就是演戲。又比如見到了某人,說一句“久仰久仰”,其實從前根本就沒聽說過,這也是演戲。
  閑話不提,滿心報仇卻意外“輸”掉官司的白梅恍恍惚惚的,被她家媽媽扶出衙門去。而被告方應物再次上前向汪知縣表達謝意,之后被叫到大堂后面靜室里說話。
  汪知縣對方應物贊道:“汝雖年少,志氣可嘉,正應了十有五而志于學也。”
  聽到知縣的夸獎,方應物有點一頭霧水。若是別人說出這番話很正常,不是真心也是客套禮節,都可以理解。
  但汪知縣和他算是自己人,今天是什么狀況很知根知底,毫無必要互相稱贊。所以這樣說就有點虛偽,顯得不太正常。
  就像一個父親表揚自己兒子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么勤奮刻苦的少年,讓人感覺怪怪的。
  沒等方應物琢磨出意思,又聽汪知縣敦敦教導道:“學海無涯,大道漸進,連圣人也是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你要始終勤學不輟,盡力攀高,方能有所成。”
  這句話還算正常,是勉勵別人繼續上進,方應物連忙表決心道:“謹遵老父母教誨。”
  汪知縣最后揮了揮手,“下去罷!切記本官今日之言。”隨即先站起來,去大堂繼續審案了。
  從縣衙出來,方應物和方逢時、王塾師兩個被拉來當證人的師長見了面。那兩位對方應物創造的奇跡已經見怪不怪了,沒有什么驚訝之色。
  又等了半天,便見縣衙告示貼了出來,內容大體就是關于學童方應物欠債一案的判詞。當時便有閑人圍著看,又有識字的大聲朗讀起來。
  方應物連忙從王先生手里接過早準備好的筆墨,在告示旁的墻壁上揮筆疾書,寫下了前番打動汪知縣的那首“一枝一葉總關情”絕句,最后落款“學童方應物泣題,敬獻老父母再造之恩”。
  一片叫好聲中,方應物等三人離開了縣衙,向西門而去。三人商量著在廟中吃過干糧后,就回花溪區。
  在路上遇到了兩個士子擦身而過,方應物耳中不經意聽見他們議論道:“今年有一場縣試,我這里有個學童,你給他做個保人如何?”
  縣試?方應物聽到這個詞,猛然一拍額頭,登時恍然大悟了!
  汪知縣沒頭沒尾的和他說了兩段話,話里又引經據典的掉書袋,最后又叮囑道切記今日之言,這是什么意思?這絕不是掉書袋,而是向他泄露縣試題目!
  第一段話里有“十有五而志于學”,語出論語;第二段話里有“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語出孟子。
  兩句話都是四書里的句子,科舉考試題目就是出于四書!而且縣試內容正好也是兩個題目,數量上又吻合了!
  難怪縣尊意味深長的說,切記今日之言!從這個細節也可以看出,經過這次試驗后,縣尊對自己更加信任,要真正當自己人提挈了。
  猜破了此中天機,提前獲得大機密的方應物心里十分癢癢,恨不得當即拉著王塾師,仔細研討一下這兩個題目如何做法。
  雖然他也可寫一篇出來,但王塾師在八股文上浸淫了這多么年,必定比他老道,所以聽聽王塾師的分析沒錯。
  不過他也知道,此事必須盡可能小心,在外面不但有可能人多嘴雜,還有可能隔墻有耳。
  所以方應物只好一直忍著,忍過了啃完干糧,忍過了離開縣城,忍過了十里山路,一直忍到中花溪村附近。
  此刻天色已經是傍晚時分,方應物對叔父方逢時道:“小侄有些學問要討教王先生,所以請族叔自行回去,小侄先隨王先生去他那里。”
  方逢時沒有多想,便自己回上花溪去了,而方應物則隨著王塾師來到他家中。進了院子,方應物迫不及待的問道:“縣試將近,我欲作題練習,方才在路上擬出了兩個題目,愿請教先生。”
  王塾師雖然覺得古怪,但他與方應物如今也算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也不做他想,只道:“好,進屋再說。”
  方應物心急的問道:“一道題為吾十有五而志于學;另一道題為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先生你看如何作答為好?”
  王塾師撫須侃侃而談:“前面這道題,出自論語的為政第四這章;后面這道題,出自孟子的盡心上這章......”
  “然后呢?”方應物又追問道。
  王塾師臉色閃過幾絲尷尬,伸手延請道:“你我進屋再談,正所謂坐而論道也。”
  方應物不耐煩道:“天色將黑,屋里光亮不甚好,在院中即可。豆棚之下夜間談話,也是人之常情。”他不明白,這王先生著了什么魔怔,一定要鉆進屋子里說話。
  正當此時,方應物忽然聽到身后有女子誦讀聲響起:“此所謂學,即大學之道也。志乎此,則念念在此而為之不厭矣。
  胡氏曰:圣人之教亦多術,然其要使人不失其本心而已。欲得此心者,惟志乎圣人所示之學,循其序而進焉。
  愚謂圣人生知安行,固無積累之漸,然其心未嘗自謂已至此也。是其日用之間,必有獨覺其進而人不及知者。故因其近似以自名,欲學者以是為則而自勉......”
  不用回頭,方應物也知道這是誰。但他還是回頭看去,卻見蘭姐兒笑著站在另一邊的屋檐下,很有默契的背誦著經典。
  方應物聽得分明,她所背誦的這段就是朱子集注中對“吾十有五而志于學”這一章的注解。
  方應物與蘭姐兒目目相對,彼此眉目傳情的示意過后,又轉回了頭,重新面向王塾師。卻見王塾師滿臉茅塞頓開的爽快神情,“這個題目,不需發揮,只需守注娓娓道來即可,我已有腹案!”
  方應物滿肚子猜疑,難道這王塾師所學不精,從小只能死記硬背四書,對朱子集注卻不能貫通?
  要知道,八股文說是考四書五經,其實考的是朱子集注。題目雖是從四書中出,但答題必須是代圣人口氣立言,只能從朱子集注中引述闡發。所以看到題目后,必須先回憶起朱子集注上怎么注解的這段題目,才能下筆編八股。
  方應物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疑是很有可能的。剛才王塾師極力拉著自己入屋談,八成是要翻《朱子集注》現看罷?
  難怪自己不進屋,他就卡了殼,而當蘭姐兒背誦出朱子集注相關段落后,他又恍然大悟仿佛有了答案!
  所以他這輩子就是個老童生,幾十年也考不中秀才,只能在山村里教幾個學童勉強糊口;所以自己借書時,他左右不肯把朱子集注借出來,原來他也離不了這個教學參考!
  自覺猜出真相后,方應物十分無語,這王塾師到底行不行?和他研討文章,不會把自己帶進了溝里去罷?
  王塾師沒有注意到方應物的心思臉色,仍在滔滔不絕講述,“破題一句為:圣人希天之學與時偕進也。
  承題為:夫學與天為一,學之至也,然而有漸也。故與時偕進,圣人且然,況學者乎!
  然后起講為:人生之初,渾然天也,少長而趨于物欲則喪其天;故吾于成童之時,用志不分,以其全力而向于學,務求純乎天德而后己........”
  破題、承題、起講是八股文的開頭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很多考官看試卷往往看了開頭就定下等次。
  方應物聽到王塾師講述,又是出乎意料的不能置信。他身兼兩世為人的記憶,還是有點底子,能體會到王塾師編出來的八股文似乎挺不錯的樣子,至少水準比自己高得多。
  這讓他徹底糊涂了,王先生到底是有水平深藏不露,還是沒水平貽笑大方?在胡思亂想中,第一道題目講完了,王塾師再次住口不言。
  正疑惑間,立在方應物身后的蘭姐兒突然善解人意的輕啟丹唇,清脆悅耳的背誦起朱子集注對第二個題目,也就是“登東山而小魯”一章的注解:“此章言圣人之道大而有本,學之者必以其漸乃能至也......”
  敏銳的抓住了王先生側耳傾聽的姿態,方應物突然醒悟到什么,哭笑不得的在心里嘆道,敢情王塾師只是個開卷考試高手——
  他大概只善于編造,不善于記誦。讓王先生帶著參考材料現看現做,估計也能寫出錦繡文章;但若沒有參考書,是真正的閉卷考試,那他就要卡殼。
  王塾師只是個沒門路沒背景的鄉村老童生,各種嚴肅的考試上會讓他帶小抄嗎?很顯然不會,所以他一輩子也沒考中秀才。
  —————————————————
  補更一章,現在有望沖擊周點擊榜,gogogo!對了,另求推薦票,大寶天天投啊!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